真是老季·个人文集

2012年10月29日至今共创作了 64 篇短篇文学作品,精华佳作 33 篇。
个人签名:什么都没有留下..
全部作品(64) | 精华作品(33) | 推荐作品(28)
[小说·小小说] 《漠风
[2014年3月31日著] 都说这个县城的标志物就像一坨屎,特像一个肠胃功能良好的人拉的屎,打着弯盘旋而上,最后有一个细长的尖,直刺刺指向天空,有人说,它像冰淇淋、像火炬,我看不像,它的形状就是一坨屎,不像别的。我这不是讽刺、挖苦现实,不是愤青。我真不知道一个县城的地...全文>>
[小说·小小说] 《心殇
[2014年3月24日著] 老蔫惹上麻烦了。老蔫生活在镇子上,镇子不大,老蔫也无一技之长。每天天亮,老蔫就骑着那辆三轮车,去镇子热闹的地方揽活。围着镇子转悠,每天捎几次脚,也能挣个十块八块的。年轻人是不坐他三轮的,害怕人骂,“年轻人就懒...全文>>
[小说·小小说] 《橙瓣如花
[2014年3月18日著] 燕和辉成亲了。他们的婚礼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简直就是裸婚。辉能提供给燕的也仅是一所宽敞的两居室楼房,一个私密的两人空间,尽管楼房是租来的。燕不在乎,燕在乎的是辉能否一辈子对...全文>>
[小说·小小说] 《棉花树上结葫芦
[2014年3月11日著] 娘从老家来了,芝麻、白豆、绿豆、红豆、玉米榛子疙疙瘩瘩装了半蛇皮袋子,除了粮食外,还背了一个长老的葫芦。自打娘进门,儿子就围着娘转圈,看看娘带来的鼓鼓囊囊的袋子里有什么新鲜玩意,看了半天,没有儿子喜欢的糖果和玩具,很是失望,就不停的把那个葫...全文>>
[小说·小小说] 《苦旅
[2014年3月9日著] 我是一个人离开村庄的。在不干农活的季节里,村子里多一个人,少一个人是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的。我出门时,娘从灶房里走出来,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嘴里嗫嚅了一句什么,我没有听清楚,自管自的出了门。娘额前花白的头发被风...全文>>
[小说·小小说] 《误入歧途
[2014年1月25日著] 丑子好久没见老婆了。丑子每年的大部分工作时间,都是在离家很远的荒郊野外,沙漠戈壁,只要是修路架桥的地方,肯定少不了丑子的身影。作为西北路桥建设单位的龙头企业,一年承担着西部重要工程的多个项目建设。西部大开发中...全文>>
[小说·小小说] 《看不见的爱
[2014年1月18日著] 今天是蛇年的节气小寒,过了今天,天会越来越冷,当然年关也会越来越近了。寒风扫过树梢,树枝便左晃右晃,几片干枯的叶子坚守着光秃秃的枝头,似蝴蝶般扇动着翅膀,呼呼作响。几个红色或者蓝色的塑料袋夹杂着纸片、纸屑,在风中被旋起,又落下,又被吹出老远...全文>>
[小说·小小说] 《尴尬的机灵
[2014年1月16日著] 还没到约定的时间,智睿的手机就响了。“智睿,快到医院来,我娘刚被车撞,住院了。”电话那头传来莉莉急促的略带哭腔的声音。“莉莉呀,别着急,告诉我是哪所医院,我马上就到”智睿应道。...全文>>
[小说·小小说] 《大山支教录
[2013年12月26日著] 黄昏时分,文雄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庙沟湾小学。太阳西斜的余晖渐渐黯淡下去,山峦叠嶂的群岭雾茫茫一片,早已没了清晰的分界线,丛林缥缈在雾气之中,若隐若现,青灰的蓝天和雾气相接,若海天相连,混成一体了。薄薄的雾气从山间漫下,越压越低,渐渐地...全文>>
[小说·小小说] 《一地鸡毛
[2013年12月11日著] 吃罢早饭的老顺,听得自己家的那个半大的壳郎猪在圈里哼哼直叫,知道它是肚子饿了。“饿死鬼托生的就知道吃,还不长膘。”老顺心里骂了一句,左手拿起镰刀,用右手拇指轻轻在镰刃刮试了一下,试试镰刀是否锋利,老顺感觉镰刃子有些钝,“磨刀不误砍柴工”,就...全文>>
[小说·小小说] 《政工员退休之后
[2013年12月1日著] 政工员老朱退休了。带着自己百万字的古诗词、赋、快板、散文,带着未创作完成的长篇小说,离开了工作岗位,回乡下去了,那里有他的一亩三分地,有他向往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半事工读半农桑,忙在田间闲文章。赤日树下知荫贵,长夜灯前闻书香。麦...全文>>
[小说·小小说] 《不悔幽情
[2013年11月22日著] 天很蓝,没有云彩。太阳像个巨大而明亮的乒乓球一样,高高挂在天空,明晃晃的刺眼。太阳迸出的万道白光抖落着一浪高过一浪的热量,王英杰也不知道这灼热什么时候才能停歇一阵,空气都似乎有些焦糊的味道,整个城市似乎都像架在炭火上的蒸笼,蒸腾的雾气波浪般...全文>>
[小说·小小说] 《考核
[2013年11月18日著] 严守一知道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这个错误是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犯的。这源于他的孤陋寡闻、懵懂无知和所谓的坚持原则。“同志们,年底我们这次对职工考核,一定要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进行,不打人情分,不看面子,一定要严肃,本着对企业负责的态度,把那些...全文>>
[小说·小小说] 《爽约
[2013年10月29日著] 林峰知道,今天晚上的赴约会意味着什么。屋外的空调机嗡嗡卖力转动着,丝丝凉气从出风口呼呼地吹出来,尽管屋里很凉爽,也似乎不能冷却林峰那躁动的心。林峰在屋里子踱着步子,从门到客厅,从客厅再到门,鼻尖上已沁出蒙蒙细汗,心也不安份地突突跳着,衬衣黏...全文>>
[小说·小小说] 《山神猎奇(故乡轶事)
[2013年10月20日著] 牛彪是个心黑手狠的家伙,他曾为他的一次壮举差点弄折了他的右臂。北方的土山,崇山峻岭,山峦叠嶂,林密草旺,苍松翠柏,郁郁葱葱,颇有一派青山千古秀的美景味道。川道里,孔孔土窑散布其中,山民凭借山势,缓坡靠岩处,掘挖出孔孔土窑,赖以繁衍生息。山涧...全文>>
[小说·小小说] 《村子里来了女妖精(故乡轶事)
[2013年10月15日著] 没有人晓得清叔是什么时间回到村子里的。黎明时分,几声鸡啼,打破了沉寂的乡村。北风还刮着,冷飕飕的。荘稼地里没有多少活计,懒汉懒婆娘们贪恋被窝的温暖,一觉就能睡到日上三竿,即使有屎有尿也强憋着,是睡懒觉的好时节。冬季么,这时候不睡还要等到啥时...全文>>
[散文·叙事] 《初识韩勇飞
[2013年10月9日著] 昨天认识了一位新朋友,他的名字叫韩勇飞,“定边县陕之荞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创建人。韩勇飞是定边县杨井镇人,地地道道的陕北人,这从他浓浓的乡音即可辨知。昨天,闫勇(中国某摄影网站陕西分站负责人)来找我,说摄影群里...全文>>
[小说·小小说] 《孽情(故乡轶事)
[2013年10月5日著] 村里人都知道,仓娃娶了个狐媚子媳妇。那时土地刚承包责任到户,饿过肚子的人都知道只有在土地上多用功,才能多产粮食。仓娃手气好,在抓阄确定责任田时,不但选了块能浇水的“福地”,旱涝保收,这还不算,令仓娃更兴奋的是,这块地里还有六株一抱子都抱不拢...全文>>
[2013年10月5日著] 狗娃是他大(爸)在五十岁时,捡了一个疯疯傻傻的流浪女人做老婆后生的儿子。狗娃他大(爸)军社是个单眼,左眼失明,没了眼珠子。这不能怪怨任何人,只怪他自己。那年给生产队干活,套车拉粪土,本来驾辕的那匹枣红马就非常...全文>>
[小说·小小说] 《盛娃和菊梅(故乡轶事)
[2013年10月4日著] 天刚麻麻黑,鸡鸭进笼,牛羊进圈,人们陆续从地里干活回家。菊梅像往常的日子那样,下地回来,进了自己那简陋的家,想要点灯照明,又想到自己就一人,也就没有点灯。一斤煤油还得三毛八分钱呢。菊梅是个典型的农村妇女,五官端正,身材匀称丰满,虽说不上漂亮...全文>>
[小说·小小说] 《黑妹
[2013年10月3日著] 若你能许我一世欢颜,我定会为你,绾长发,洗尽铅华;摆袖起舞,舞尽锦瑟年华;青春韶华,只为你一人绽放;繁华落尽,依旧与你相依相伴,或生,或死。——黑妹看着葛根头像黑乎乎地离线状态,黑妹给葛根这样留言。...全文>>
[小说·叙事] 《卫茅之恼
[2013年9月16日著] 当子苓拉着行李箱走出家门,楼道“吧嗒、吧嗒”清脆的脚步声由近及远渐次变弱的时候,卫茅狠狠一拳砸在墙壁上,呼呼地喘着粗气。子苓竟然要卫茅好好的冷静一下,两人暂时先分开一段时间,等气消了,两人再好好谈上一次。出差回家的心情总是令人愉快的。卫茅觉...全文>>
[散文·叙事] 《夜半惊魂
[2013年9月12日著] 当我酣然入睡进入梦乡的时候,没想到我的卧榻之侧竟然有人默然无语站立,这样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我从来都没有经历过。那是一个非常平常的日子。太阳在散尽最后一丝光辉和炙热之后,悄然消失于西山之后,天空一片暗蓝色,西环路上的路灯早已点亮。我像...全文>>
[散文·叙事] 《靖边丹霞地貌波浪谷
[2013年8月27日著] 摄影达人老闫在向我展示所拍摄片子时,我被他的一组颜色鲜红、造型奇特、层理分明、线条状似波浪的红色片子所震撼,赶紧打听是在何地所摄。老闫告诉我,就在咱的家门口——靖边县的龙洲乡拍的。想不到,定边距靖边这么近,竟不知有如此美景,真是遗憾。决定择...全文>>
[散文·叙事] 《大沙头之行
[2013年7月15日著] 身居定城四载,一直在毛乌素沙漠边缘徘徊,看惯了黄土高原和向鄂尔多斯荒漠过渡的盐碱戈壁滩,感受了沙尘暴的肆虐与疯狂,品尝了来自草原牛羊肉的肥美鲜嫩,想亲眼目睹毛乌素沙漠的壮观与雄浑,却一直没有机会。单位小张一直在乌审旗和定城之间行走,一次,兴...全文>>
[散文·叙事] 《小李的丈母娘
[2013年7月12日著] 我见识过了,小李有一个厉害的丈母娘。小李,单位职工,后,参加工作四年。那天傍晚晚饭过后,窗外都黑严实了,定城华灯初上,街上霓虹灯熠熠生辉,显得热闹非凡。家家户户都结束了一天的忙碌,正是下班后一家人团聚的时...全文>>
[散文·叙事] 《有用的证件(百姓生活)
[2013年7月8日著] 老闫走这条道至少不下五次了。这是通往作业井场的唯一通道。今天刚从井场返回经过一老乡村庄,就遇到了堵路。朝前望去,拉水罐车、固井车、水泥灰罐等排成了长龙,这条道还能堵车,真让人想不通。老闫,单位司机,在鄂尔多斯盆地已征战八年。...全文>>
[散文·叙事] 《我的忏悔
[2013年7月5日著] 我们知道,有石油的地方无不是荒山野岭,大漠戈壁,盐碱不毛之地,常年奋战在野外生产一线的同事们,他们冒严寒、战酷暑、风里来雨里去,默默的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我们从生活的侧面走近他们,不去说他们的英雄事迹,那是岗位职责所...全文>>
[散文·叙事] 《小林的婚事(百姓生活)
[2013年7月4日著] 我们知道,有石油的地方无不是荒山野岭,大漠戈壁,盐碱不毛之地,常年奋战在野外生产一线的同事们,他们冒严寒、战酷暑、风里来雨里去,默默的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我们从生活的侧面走近他们,不去说他们的英雄事迹,那是岗位职责所...全文>>
[小说·小小说] 《柴狗大黄
[2013年6月17日著] 柴狗大黄已经很多天都没有吃东西了。它蜷卧在院子的大槐树下,为了抵御辘辘饥肠、头晕眼花的强烈刺激带来的不适,把腰再弓了一下,头更深地埋进腹部,以减少肠胃蠕动而增加的饥饿感。大槐树已经有孩童手臂抱拢那么粗了,枝繁叶茂,绿荫遮蔽,透过枝杈微隙,隐...全文>>
[小说·叙事] 《雨桐和苦楝
[2013年6月11日著] 苦楝认为自己这辈子最幸福的事,就是娶雨桐做了自己的妻子。早几年,苦楝大学毕业,那是刚刚放开大学生毕业包分配政策的年代。工作相对来说还算是不难找,凭着不错的毕业成绩和市级优秀毕业生的证书,很容易就签约了一个国营企业单位。苦楝的行李仅仅就是一包...全文>>
[散文·抒情] 《轮休一瞬
[2013年6月4日著] 清晨,天已大亮,太阳还没露出红红的嫩脸,一切都在安宁静谧之中,鸟儿清脆的声音打破了沉睡中的世界,在枝头鸣唱跳跃,呼朋引伴。嫩绿的草坪、翠碧的树木、盛放的鲜花、矗立的楼宇、小镇都还沉浸在梦的香甜中。除却喧嚣与浮躁的相伴,清晨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空...全文>>
[散文·叙事] 《定城印象记
[2013年5月21日著] 光阴如白驹过隙,匆匆而逝,掐指算来,在定城混迹已是四个年头。定城位于毛乌素沙地南缘,是黄土高原与内蒙古鄂尔多斯荒漠草原过渡地带。塞外干躁少雨,沙风呼呼吹,池州草绿绿,牛羊满地跑,居民粗狂豪迈,给人印象深刻。定城也像我们曾经过往的安塞、志丹、...全文>>
[散文·叙事] 《憨三石
[2013年5月11日著] “三石,肚子吃饱了没有”有人问三石,三石憨憨地拍拍自己的肚皮,“你看,吃得肚子都大了,肯定吃饱了。”“要不,再给你来一斤排骨”“我吃饱了”,三石乐滋滋地眯着眼睛,“等下一回你再给我买吧。”三石是某单位门岗,人长得粗壮高大,只是脑...全文>>
[散文·叙事] 《那些熟悉的往事
[2013年5月3日著] 多少年过去了,那些早已忘却、曾经令人尴尬、熟悉而无奈的往事,我以为将像尘埃般地被沉淀,被覆盖、被遗忘。不曾想,却时常被偶尔的境遇勾起、演绎,让人回味和无奈。五月一日,是劳动者的节日。但我们行业特殊,项目部所有职工还奋战在测井一线,不能像大城...全文>>
[散文·叙事] 《[人生有味]怀念我的父亲
[2013年4月26日著] 昨夜,我又梦到了我的父亲。在梦里,我看不清父亲的脸庞,只记得,父亲叮咛母亲:“娃回来了,赶紧给娃做饭去”这是父亲常说的一句话。我急着想和父亲拉上几句话,便使劲朝父亲跟前走,双腿好像被捆住了一样,想走就是走不动,想说的话干着急说不出来。母亲进...全文>>
[散文·叙事] 《我们的朱“县长”
[2013年4月23日著] 我不清楚,大家为什么给朱师傅起了“县长”这个名号。我来单位也快二十年了,也没弄清楚。反正大家都这么叫他,我也这么叫,也就习以为常了。朱“县长”真名叫朱勇才,因专职企业政工工作,写的一首好毛笔字和文章,兼名字里有个“才”字,又被上了年纪的人称...全文>>
[散文·叙事] 《扎针絮语
[2013年4月20日著] 我无力地坐在凳子上,看着白大褂大夫在我跟前晃动,似乎在准备明晃晃的银针和蘸着碘伏的棉签。我头痛欲裂,好像血管要收缩挤拧在一起一样,缩放式的痛感一阵接一阵,潜意识里好想找个锋利的东西刺进头皮,剜出那让人不得安宁的血肉组织。我咬牙强忍着疼痛,穿...全文>>
[散文·叙事] 《不再走那条街巷
[2013年3月31日著] 我每次都要穿过那个街巷到沙滩去散步。街巷是由不规则的建筑物之间留有的空隙组成,弯弯曲曲,凹进凸出,一眼看不穿。漫步街巷,足以给人留有无限的遐想:转过弯是遇到步履蹒跚的老人,还是苛求蝇头小利做生意的小贩,还是扎着红领巾蹦蹦跳跳背着书包刚放学的...全文>>
[散文·抒情] 《旷野里的测井车
[2013年3月16日著] 峰峦叠嶂的群山,空旷荒芜的四野,蜿蜒曲折的山道,急速奔驰的测井车。测井车逶迤穿梭在其间。车后扬起阵阵密集细碎的粉尘,在空间漫散开去,又渐渐飘落,路边的杂草重重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土黄色。没有绿色生命的旷野显得寥落而无生机。...全文>>
[散文·叙事] 《感受沙尘暴
[2013年3月10日著] 月日,大约十点左右,定边城上空一霎间便天昏地暗,一片昏黄,肆虐的狂风卷扬着黄沙铺天盖地,遮天蔽日,飞沙走砾。天好像已被完全撕裂开去,到处播撒着沙尘,空气里弥漫着呛人的沙土固有的土腥味,使人窒息。定城模模糊糊的湮没在昏暗当中,楼房、树木、路灯...全文>>
[散文·叙事] 《又是一年出征时
[2013年3月8日著] 年月日,又是个特殊的日子。天还没大亮,龙凤园里就敲起了震天的锣鼓声。锣鼓声穿透寂静的黎明,穿透了厚重的防盗门和精心擦拭过的双层玻璃,进入了园区的家家户户,惊醒了酣睡的花草树木,惊飞了栖息在枝头的鸟雀,敲碎了酣睡人美梦。淡蓝色的天空,星星还在...全文>>
[散文·叙事] 《会画弧线的狼
[2013年2月14日著]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那只灰狼蹒跚着脚步出了自己的老巢,向村子里缓慢走去。野猫沟一片寂静,蛐蛐以及不知名的虫子在夜色的掩护下,放开嗓子酣唱,偶尔猫头鹰也会吼叫几声,使整个野猫沟显得阴森恐怖。月亮半弯鹅黄,散发着淡淡的清辉,树影婆娑,互相交错的树...全文>>
[散文·抒情] 《凯娃
[2013年2月13日著] 凯娃是三婶的大儿子,三婶是我们村小学里为数不多的公办教师。在我上初中那年,三婶一家因工作调动搬到城里去了。三婶的父亲据说是三婶老家那一带赫赫有名的土地主。出身无法选择,由于三婶的成份高,在三婶初中毕业后,被安排到农村小学教书。三婶始终喜欢城...全文>>
[散文·叙事] 《酒醉如猪
[2013年1月16日著] 昨晚我又喝多了,被人摇醒时,迷迷糊糊地根本不知身处何方。眼前雾腾腾看不清东西,下意识的去摸眼镜,眼镜却找不见了,还好,摸摸衣服口袋,感觉硬硬的,手机还在。偌大的雅间里空无一人。我拿起手机,摁下那一串最熟悉的数字。电话通了,“老婆,接我,”话...全文>>
[散文·叙事] 《路口
[2013年1月8日著] 四通八达的道路相互交汇就形成了路口。在畜流、物流、人流、车流比较集中的城市主要干道就形成了一个城市的主要路口,这个路口也可能成为一个城市的名片和象征。在十字路口,车流、人流会随着红绿灯红黄绿三色的交替、指挥交警手势的不断变化,时停时行,红红...全文>>
[散文·叙事] 《涩冬
[2013年1月7日著] 又是一个冬天,和以往的寒冬腊月相比,没有多大的变化。照旧是寒风凛冽,冷风扑面,偶尔艳阳普照也能驱走一些寒冷,但在冬日阳光下的暖意也只是稍纵即逝,寒气会拐着弯的钻进人的裤脚、脖领。路上急匆匆的行人,尽管穿着臃肿厚重的服饰,也会不停地伸出冰冷的...全文>>
[小说·小小说] 《改制
[2013年1月7日著] 当李增润和李维利哥俩在平城最豪华的三秦大酒店相聚开怀畅饮时,已是这哥俩来平城工作后的第五个年头。那年,哥哥李增润文科本科院校毕业后,不愿意去教育行业发展,随报考了当时西北炙手可热的某院校硕士学位研究生班。弟弟李维利不甘落后,步哥哥后尘也报考...全文>>
[散文·叙事] 《再回马家滩
[2013年1月3日著] 我是在十月初因事回马家滩的。马家滩和马家湾只是一字之差。有趣的很,这辈子和马结了缘,不是马家的滩就是马家的湾年我们从马家滩举家迁移到了现在的马家湾,整整九年过去了,每每做梦还能忆起在马家滩生活的点点...全文>>
[散文·叙事] 《佚哥
[2013年1月1日著] 收工冬休半个多月了,这可能是一年中最舒适惬意的时光。没事时,不用去单位上班。整天可以待在一年也住不了几个月的家里,蜷缩在房间里无事可做,拖拖地,收拾收拾房间,陪母亲聊聊天,回忆回忆以前的时光,尽尽当儿子的孝心。老婆忙着带儿子上兴趣班学习,自...全文>>
[小说·小小说] 《选先进
[2012年12月24日著] 渝北露天煤矿北田项目部年还要召开一次例行班子会,会议将选举本年度矿务局的先进个人和班组。渝北露天煤矿是一家以生产优质燃煤为主的国有大中型企业,北田项目部是其下属的一个以项目管理为组织架构的一个生产矿区,级别大致是一个科级单位。...全文>>
[小说·小小说] 《三民
[2012年12月6日著] 三民,姓黄,是季家沟的村民。季家沟是平城管辖的一个极小的村落。沟里大部分住户都姓季,据传季姓家族由于某种天灾原因,于是拖家带口,逃难来了这里。最早的时候,沟上沟下无一住户,季家最早的先人来到沟里以后,开荒种田、挖窑凿洞,遂定居此处。...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