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良文·个人文集

2014年1月1日至今共创作了 13 篇短篇文学作品。
个人签名:什么都没有留下..
全部作品(13) | 推荐作品(8)
[散文·抒情] 《[光阴]打湿的人生
[2014年4月12日著] 写下这段文字完全发自内心,从来没有这样执着的心态和坚定的信念,本来像我这种天边的枯草本不配写这样的文字,无奈我已经被文字所吸引,已经身不由已,也许是上苍可怜我,可怜我也曾经是这红尘中的过客,于是让我说说红尘的那段烟雨生涯,于是我写下这段话,...全文>>
[散文·抒情] 《[光阴]我写下的光阴
[2014年4月7日著] 看到征文是光阴的故事,我不由得笑了,是苦笑,是无可奈何,也是心酸心痛,在自我解嘲中静思往日的是是非非,思考明日的春来冬去,你说人生如戏,又说人生如棋局,到底谁为真,到底谁为假,也许生活会教给你我答案,于是无巧不成书,无巧不成文,如此在下这篇...全文>>
[散文·抒情] 《[光阴]花样年华
[2014年4月2日著] 其实现在写花样年华可能已经晚了,对于花样年华大家印象最深地怕就是电影花样年华,其实我写这篇小文的想法也是来自电影花样年华,只是在电影外加了我对生活的一些想法,所以这一篇既是观后感又是我对花样年华人生的思考,所以如果写得不好还请大家不要见怪,...全文>>
[散文·抒情] 《铅笔
[2014年3月24日著] 其实我只是一只铅笔,很普通的,就是他们口中的二,呵呵,可能算是一个老一点的二少年吧,曾经那时我站在无人的高台想过自已的青春岁月,但不幸的青春总是与我擦身而过,青春二字对我来说太贵了一些,我实在消费不起,只好选择平庸又平淡的生涯,好在我总算是...全文>>
[散文·抒情] 《冬雨一场,一场冬雨
[2014年3月20日著] 其实这个冬天的天气是与众不同的,在我做好一切准备准备接受生命中的一个寒冬时命运却与我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在进入冬季的前三个星期天气达到了一个极佳的状态,一连十几日阳光普照气温直逼夏季的高峰,以致于我简直怀疑季节是不是走错了航线,误把寒冬...全文>>
[散文·抒情] 《小写保温杯
[2014年3月13日著] 在不经意间寒风吹过了我的窗前,我这才发觉日子已经进入了冬天,随手拿起身边的杯子才发现这竟是一个保温杯,原来早在冬季之前我已经进入了冬日,只是我自已浑然不觉。以前从未想过一个普通的杯子有多少意义,也许见得多了也就麻木不仁起来,对这生活中容易感...全文>>
[散文·抒情] 《心情
[2014年3月10日著] 忽然想起心情,就如同一片秋叶始终要落下,早与晚都是这世上憔悴的浪花,潮涨潮落。记不起第一次的心情,也许说着情话绵绵,又可能阳春白雪一片风光,而其实心若倦了便是苍茫,大地雪白一片又在说着谁家女子的心里话。你是河东的读书郎可写过河东狮的呐感声吗...全文>>
[散文·抒情] 《伤口
[2014年3月6日著] 夜深,伤口在无声的提醒我,我受过伤,伤在一个天荒地老都遗忘了的海边,海风很苦,我是清醒并痛苦着。其实有人说伤口是美丽的,它长在人的身上发出炫目的光芒,人们对于这种美丽的事物总是特别喜爱的,伤口其实是一道红色的痕迹,它是人们岁月的见证,我们习...全文>>
[散文·抒情] 《一,画,影
[2014年3月2日著] 一点愁写下一的世界:春来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夏至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秋去一年明月今宵多,人生由命非由他,有酒不饮奈若何。冬走一事无成两鬓丝。四季流转,我眼中只有一片芒心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回首间一折青山一扇屏,一...全文>>
[散文·抒情] 《纸船
[2014年2月26日著] 其实我是江南人,又或是梦里水乡,其实我自已也忘了我从哪里来,将去哪里去,这天地苍茫何处不能为家,何处不能容我停下,我只是住在水中央的无家可归,上天给了我一个美丽的开始却没让我有一个安稳的过程,我这一生风雨不断,悲愁相伴。又其实水中的生活也很...全文>>
[杂文·杂谈] 《我看《东山学堂》
[2014年2月10日著] 最近刚看完了一部不错的电视剧,名字叫《东山学堂》,主要是说毛泽东小时候在东山学堂学习的一段经历,个人认为这部电视剧拍的很不错,有不少值得我们思考的内容,以下在下就大胆说些对这部电视剧的一些看法。其实东山书堂是当时学校的一个代表,最初东山学堂...全文>>
[散文·抒情] 《无题
[2014年2月6日著] 其实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写点自已欺骗自已的文字,思考过人生,想过许多现实与梦想的问题,只是找不到人生真正的方向,我犯的错许多,但我并不是很后悔,我希望我所有的糊涂可以换别人的一点幸福,让这世界只有快乐幸福,没有惩罚,没有罪与仇的美丽国度——...全文>>
[杂文·杂谈] 《我看宝黛钗
[2014年1月1日著] 最近看了网上一篇关于红楼梦的文章,个人认为过于传统保守,虽然说红楼梦是古典文学的代表,但是行文过于老成,以读书而读书,没有自我的观点与主张也是万万不行的,自然天下看红楼者极多,小生所知所会也是极为有限的,本不该胡言乱语,不过一时心血来潮也就...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