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主·个人文集

2014年1月12日至今共创作了 38 篇短篇文学作品,精华佳作 13 篇。
个人签名:什么都没有留下..
全部作品(38) | 精华作品(13) | 推荐作品(19)
[小说·小小说] 《坎儿(1)
[2014年3月20日著] 在俺们东北,老话讲,腊七腊八冻掉马下巴,这不眼见得离腊八近了,铁硬的西北风,挟着雪花子,嗖嗖的满世界尖声怪叫着,以千钧万马奔腾横扫一切之势,一路狂歌,铺天盖地杀将而来。万家老太太,按照三闺女的吩咐,牢绑地蹲地她的炕头上,身上搭着她那条盖了五...全文>>
[散文·叙事] 《鬼连连(1)
[2014年3月11日著] 蓓蓓和蕾蕾是一对孪生的姐妹。长的象秀兰邓波儿,聪明又可爱。过了年她们俩已经是九岁了。爸爸妈妈决定把她们从农村转到县城的重点小学二小上学。这不急急火火,打了一个车就来了,可是没有选好日子,正好是星期一,到学校办手续就是半天,班主任老师说教室里...全文>>
[散文·叙事] 《似此星晨
[2014年3月8日著] 那是很多年前,他对她说,地上一个人,天上一颗星,我不知你是天上的哪颗星,如果我知道你是哪颗星,我一生只注视它,不会再眨眼睛。她对他说,无论你在哪里,我永是你头顶的那颗星。那一年,她还在为高考苦战,他已经在大学...全文>>
[散文·叙事] 《淡如水
[2014年3月6日著] 昨天上午天空还是艳阳高照,中午时忽然阴暗下来,不一会儿,窗外已是春雪纷飞了。没有事情做,在网上听歌,霍尊的《卷珠帘》,霍尊的空灵之音似从天籁而来,小桥流水一样,流淌在这个初春寂静午后。……细雨落入初春的清晨,...全文>>
[散文·叙事] 《我的白翅膀
[2014年2月24日著] 网友进了我的空间,看过相册之后,多数人时常万分不解地问我,你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弄的我常常哭笑不得,只好重申本人确系半边天之列。然后人家就又追问,那怎么你的相册叫“我和我老婆”,你老婆系何人于是本主公不得不回答曰:我老婆即我书也。大家才算肯息...全文>>
[散文·抒情] 《【 梦想】你存在
[2014年2月21日著] 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我的梦里我的心里我的歌声里...全文>>
[小说·小小说] 《【梦想】PK村长(9)较量
[2014年2月18日著] 一连阴了几日,傍晚时雨终于落了下来。北方那种早春的雨,纷纷扬扬,阴郁而又阴沉。一辆深灰色尼桑肖克驶进了盛世花园小区。齐万江下了车,疾步向四栋走去。来到四栋楼门口,直接按下了的电子门铃,说了一声,大哥,我是万江。电子门开了,齐万江驾轻就熟上了...全文>>
[小说·小小说] 《【梦想】PK村长(8)密谋
[2014年2月15日著] 吹面不含杨柳风。虽然已是四月的上旬,河沿边柳树条子上的毛毛狗儿,早已肥嘟嘟了。可这北方的小县城依旧是春寒料峭,傍晚时,西天边彤云密布。冷风时不时嗖嗖地刮过来。卢书记下班回家来。上了四楼,回到自己家中。妻子杨淑梅早下班回来了,正在厨房中做饭,...全文>>
[小说·小小说] 《【梦想】PK村长(7)探 风
[2014年2月14日著] 上回说到,大苹果张艳香正在那儿苦思瞑想她的心事儿呢。就听见窗外有人当当当敲玻璃的响声,抬起头一看,一丝微笑挂在了大苹果的嘴角上。你道来的是谁呀。是大苹果的老相好的王铁柱。这王铁柱四十七八岁,一米八的大个子,身材猛实。长的是浓眉大眼。最重要的...全文>>
[散文·叙事] 《我这个大侠
[2014年2月12日著] 大正月里,与我家老头子(我老公,我结婚之后就这样美其名曰他)干呆着无事,上网也是抢来抢去的,最后我俩达成和平共识,上网点个电影看,我现在喜欢看《雷神》《[**]与速度》这样的片子,可是老头子对这样的电影不感兴趣,于是我俩又争的不可开交,最后...全文>>
[散文·叙事] 《我认识的一颗北极星
[2014年2月12日著] 大哥叫先二哥叫末他是老三因为生在一九七年一个很热的夏天,父亲给他起名叫炎...全文>>
[散文·抒情] 《雪无止
[2014年2月10日著] 连日来暴雪,已经是雪拥家门,雪依旧是纷纷扬扬,铺天盖地而来。街上行人稀少,隔街炒货行里放着高音喇叭,背影音乐是《萍聚》放了一夏天,让人听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真是烦死人了。街上人如鬼影,没事情可做,决定坐下来写一写自己的心情,可是又不知道标题...全文>>
[散文·叙事] 《【梦想】我亲爱的生活
[2014年2月8日著] 身在洞里,身在洞底,处于几乎绝对的孤独中而发现,只有写作能救你——杜拉斯...全文>>
[散文·叙事] 《那个遥远的鞠躬
[2014年2月8日著] 这是我上小学四年级时的一件小事情,离现在也整整有三十几年了吧。...全文>>
[小说·小小说] 《【梦想】PK 村长(6)
[2014年1月31日著] ()鬼子六搭船出海话说那天一把手从齐万江家出来,骑上他那台电动三驴子,美滋儿地从齐家屯经过小付屯,不一会就跑回到了常胜屯。他没有直接回自己的家,而是直奔常桂凤的金三角。这常桂凤我忘了介绍了,她是常河的三姑,常河平常管她叫老姑。一把手为啥跑她...全文>>
[小说·小小说] 《【梦想】PK村长(5)翻脸
[2014年1月30日著] 齐万江排在自己家的沙发上,正自己在那里思谋着。别看齐万江只有小学文化,可是脑袋瓜子那可不是空地。他只所以能在这小小的三合村混的风声水起,虽然只是一个不起眼的支书村长,可人说县官不如现管。实际上他就是这三合村的土皇上。掌控这里一切的人。齐万江...全文>>
[小说·小小说] 《【梦想】PK村长
[2014年1月28日著] ()大苹果投石问路(下)上回说到,大苹果从常桂凤的金三角出来,晃着溜圆的驴腚,扭着水桶的老腰,五彩山鸡抖了毛一般,一路鲜艳归家而去。按下话头先不表她。咱说说这大半天一把手刘贵嘛事去了。就在今个上午,几乎是大...全文>>
[小说·小小说] 《PK村长(3)
[2014年1月27日著] ()大苹果投石问路又是一个晴空万里,艳阳高照的好天头,早上八点多钟,常胜屯村中集市路上,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正向着常桂凤的金三角饭店走来,只见她脚上穿一双纯白高跟半截小牛皮靴,一条酒红色紧身裤子,把两只萝卜样粗腿勾勒分明,尤其从后边看,那著...全文>>
[小说·小小说] 《PK 村长(2)鬼子六深夜对策
[2014年1月27日著] 俗话说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来常孝家帮传料子的人们,都忙活了一整天了,在常孝家吃饱喝得后,已经是中视一套在播天气预报了,见时间不早了,大家纷纷起身告辞,常孝也一一把大伙送出门去。最后,客厅里只剩下了一把手。这一把手本也想走,是被常...全文>>
[小说·小小说] 《【梦想】PK 村长(1)
[2014年1月24日著] ()小河才露尖尖角北方的阳春四月,正是好天气,冰消雪融,艳阳当空,空气热呼呼,暖哄哄的,土里的草芽子仿佛听到了春的讯息,开始悄悄地拱动了。俗话说开江开河犯老病。这不,一向身子骨硬梆的常家七爷,几天前感了一次风寒,就一病不起了。这几天眼见着病...全文>>
[散文·抒情] 《乡居简事——回到我的村庄
[2014年1月22日著] 阳光穿透云雾,照在春天的大地上,我坐在这安静的屋子里,悠扬的小提琴似山溪潺潺而来,厚重的排箫如大地孕育生命,一边听音乐一边写字,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呢二一三年四月十日,平凡的一天;周围广阔的大地,都是黑龙江——我的家乡。我生活在一个叫...全文>>
[2014年1月21日著] 陈叔是我的西邻。认识他还是在二七年的春天,我家买了我现在居住的房子,要写文书,在农村,买房子要先写文书(就是买方与卖方的契约)前后左右院的邻居作为证人是要来给签字画押的。陈叔是西邻就要到场做个见证,我那天忙着张罗饭菜,也没有太在意这位老人,...全文>>
[散文·叙事] 《节俭的日本人
[2014年1月21日著] 我在高中上学时,学校里发生的两件事情让我至今记忆尤为深刻,一个是有一次,学校食堂的下水道不知何因堵塞了,一时间用水相当的不方便,后来经过找人通圩,总算又过上了正常的生活,听班主任老师说,是学生们在涮碗时倒的大米饭把下水道半米多粗的管子给堵上...全文>>
[散文·叙事] 《山林之歌 ——自由之角
[2014年1月20日著] 在神密的大自然面前,我们人类是卑微而缈小的,万物生灵是最可敬畏的,它们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对于生的渴望,对于自由的向往,唯独没有人类对于金钱的占有,还有各种各样无尽的贪欲,与之相比有时我们人类真的是垃圾。据说科学家在电脑上做了一个有...全文>>
[杂文·杂谈] 《商道——细节决定成败
[2014年1月20日著] 夜幕降临,离我住处不远的烧烤一条街,浊烟滚滚,人声鼎沸,馋嘴的风,有时趁人不备一把抢夺了牛羊肉,海鲜以及各种佐料的厚重味道就远远的跑掉了。烧烤一条街在这里落地生根成长已经有七八年的时间了,其间几家欢喜,几家忧,生意场,如戏台,总是你方唱罢我...全文>>
[散文·叙事] 《爸爸去哪儿
[2014年1月20日著] 爸爸去哪儿,这是时下最热火的一个名词,我把它讨来放在这里,也想沾一下这热名词儿的光。挌在往日此时此刻,我老爸正在我的电脑前,津津有味儿地听着他的东北二人转呢,什么《黄氏女游阴》什么《罗章跪楼.》什么《梁赛金擀面》什么什么……那些个神调哼哼呀...全文>>
[散文·叙事] 《山林之歌 ——大地绝唱
[2014年1月19日著] 从前,一个初春的傍晚,一个年青的放牛人经过一个荒凉的小山坡,这个放牛的年青人曾经是一个很优秀的猎人,此时他注意到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土丘上,有一个獾住过的洞,洞口有新扒出来的土,这就说明,这个洞住着獾,而且经过一个寒冷的冬天,獾出来觅食。年青的...全文>>
[2014年1月18日著] 在三轮车要把我颠的支离破碎的最后关心,终于停下来,哎呀我的妈呀,终于到了人们好象海难里落水的人,看见了救生的船只一样,兴奋得欢呼起来。马姨伸了伸两只胳臂,挪动了一下身子,同志们,战场到了,下车今天扒苞米的战斗马上就要打响了人们如冬眠的虫子,...全文>>
[小说·小小说] 《成仙记
[2014年1月18日著] 从前,有一个神仙,住在海上仙山上,仙山一年四季,树木郁郁葱葱,鲜花绽放,鸟声啾啁,鲜果飘香。可是时间一长,仙人却觉得有些寂寞,于是决定到人间找两个有缘人度化成仙,来此仙山与之同住做伴。于是神仙起驾,离开海上仙山,来到人世间。在一个小镇上,神...全文>>
[2014年1月18日著] 当人战胜了肉身的苦痛巨创后,灵魂毕在天堂飞翔明天就要上阵了,头天,我在家里厉兵秣马,穿的戴的衣服鞋子头巾手套口罩,吃的喝的面包矿泉水苹果梨阔佬榨菜,晚上三姨又跑来给了我一个苞米钎子,我特意向她请教如何戴,原来是戴在右手的中指上,始终拿在手心...全文>>
[小说·小小说] 《烟(2)
[2014年1月17日著] 他满眼燃烧着阴暗的毒,跑开。他再也不会相信什么。而且他不可以受到伤害,他要报复。他把那条兔毛围脖烧了。他开始和她做对,他买来一本黄色书藉,一页一页的撕开来,等她来上课,一个...全文>>
[2014年1月17日著] 有一个传说,说的是有那么一种鸟儿,它一生只唱一次,那歌声比世上所有的一切生灵的歌声都更加优美动听。从离开巢窝的那一刻起,它就在寻找着荆棘树,直到如愿以偿,才歇息下来。然后,它把自己的身体扎进最长、最尖的棘刺上,便在那荒蛮的枝条之间放开了歌喉...全文>>
[小说·小小说] 《烟(1)
[2014年1月17日著] 我们都是生活汪洋中的泅渡者,用尽气力奋勇向前,却又常常把一生淹没在冰冷的海水里。马上就要爬上去了,他却好象没有了任何一丝丝的力气,心里只是一闪念的灰心丧气,却不小心这要命的一点点溜号,两只正在用力的手,松滑了下去,他从高崖上掉了下去,啊他高...全文>>
[2014年1月16日著] 江南是柔媚的。疏烟淡雨,阡陌田野,稀疏房舍,与我家乡,遥远东北黑山白水,高天厚土有着炯然不同的世俗生活景象与观念。恬静暮色里,后屋细瘦的三宝打着一把旧式黑伞缓步走过村前青石小桥。到他田里的两间小平房里去住宿过夜。第二天早,又打着伞,手里总是...全文>>
[散文·叙事] 《路过上海
[2014年1月16日著] 上海,是太平洋里的水妖爬上岸,变成的一朵妖艳的夜花,在桔黄色夜空下有水妖娇媚歌声,吸引四方英雄豪杰。中午和一个上海的网友聊天,问他现在上海的天气怎样回说阴,小雨,度,闷热。这让我想起了那个离我遥远的城市。一个人对于一座城市有没有感情,有什么...全文>>
[散文·叙事] 《从前
[2014年1月15日著] 从前,村子就在这儿,四面青翠欲滴屏障一样的群山,六户人家,象摇篮里娇嫰的婴儿一般。六月里碧绿山风吹拂满山柔嫩枝条,摇啊摇,荡啊荡……一条窄窄的泥土路翻山越岭,坑坑洼洼艰难地爬往山外另一个遥远的村庄。夏天,鲜艳的野花妆饰了这个丑陋的麻婆,有成...全文>>
[散文·叙事] 《南京卖水人
[2014年1月15日著] 二二年到二三年,南京都在大拆迁,大建设中。在仙鹤门,住满了拆迁户,外来务工人员,整个一个小小的村子好象是热闹的早市,满满地塞了一村子的人,拥挤,逼仄,就连空气也被各种声音割裂,撕扯,弄的残破不堪,每个人都很窘困地生存在自己狭小有限潮湿闷热的...全文>>
[2014年1月14日著] 听着哗哗巨大的划浆水声,仿佛又坐在了从陶辛去往夕阳的小船上,悠长的河道,两岸茂盛水草在清清流水中自由舒展舞蹈,平展的堤岸,绵延翠绿水田村郭。船家悠然自在的划水,我则舒畅地欣赏着这浆声里小诗一样引人无限遐思的真实的江南水乡,想,一叶扁舟,寄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