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开》·第3章 第二章:樱花开在相遇时


    樱花开了。

    操场边,樱桃树上,樱花像一个个小喇叭,白的可爱。有的正含苞欲放,**儿四个五个地挤在一块,有点等不及的样子,似乎在瞅准一个机会,要一下子舒展开来,然后一起喊出:“春天来了,春天来啦!”

    鸟儿赶来了,它们知道这樱花开了不来点歌声,会很遗憾。所以你在这唱几句,我过来和几声。

    轻风过来,想把花香带到远方去。梦无痕有意识地吸一口气,就嗅到淡淡的香味,花香向四周飘散开来,空气也有了淡淡的香味……

    梦无痕的眼前一片黑,是一双手蒙住他的眼睛,后面有一个娇细的声音说:“猜,你猜我是谁?猜到了我就放开。”

    “若仙。”梦无痕叫她,她就放开了,有点失望:“你都知道了。”

    梦无痕笑一下:“我看见你的,只是没想到你会蒙我的眼睛。”刘若仙听他这么一说,很为自己的做法高兴。她握起一个小拳头来,在梦无痕眼前摆一下,鼓了腮帮子威胁梦无痕说:“还假装没看见我?”梦无痕看她那样子,就笑了,没有笑出声却憋红了脸。

    刘若仙见他笑红了脸却而不说话,就说:“你咋一个人在这……发呆。”说着拉过一枝樱花树,凑过鼻子去嗅一下,不禁喊:“好看,这花好看耶!”梦无痕说:“我看到这有樱桃树开了花,就来看一下。我们那边还没开的。”若仙要梦无痕也嗅一下,梦无痕凑过去,嗅到的香不知道是樱花的,还是刘若仙袖子上的香,就说:“香。”

    这时他看到若仙的脸像樱桃红了那样好看,却不敢看她的眼睛,梦无痕想转移注意力,就说:“蜜蜂来了,花更香的。”若仙却不同意:“蜜蜂来的时候,花就快谢了。还有那时花味都很重。”这点梦无痕倒赞同,因为他往年就嗅过,时间长了头有点晕乎乎的。

    梦无痕伸了手想摘一朵花,若仙忙说:“别、别!摘了就不结樱桃了。”说着要拉梦无痕的手,却僵在半空。梦无痕打住,他看到刘若仙脸更红了,像成熟了的石榴子一样红,说不出的好看。当然,那时候梦无痕还不知道古人用八个字形容过女子的好看:“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否则就要引用了。

    梦无痕突然想一个问题:“刚刚我叫她怎么是若仙,而不是刘若仙?”想着想着他感觉心脏那有一只小兔子跃跃欲试,随后暗暗庆幸刘若仙没发现这点。

    刘若仙猜不透梦无痕在想什么了,就嗔怪道:“又发呆了又?我看看你的试卷。”梦无痕递卷纸过去,看一眼刘若仙:“没想啥。”刘若仙接过卷纸:“你的语文85分,我从没考过这么高哟。你的语文和数学都是第一!我看看你的奖状。”

    梦无痕递奖状给她,不好意思说:“运气好吧?考试的时候我觉得数学做错了好几个题,没想到还能考88分。”若仙这时说:“梦无痕你看,你的这个‘痕’字成墨巴了,真是难看。肯定是个不会写毛笔字的人写的。”梦无痕今天高兴着呢,他不想去管上面的字写得怎么样。

    有老师走过来了,刘若仙说:“我走了。”梦无痕急促地笑笑。几个老师边走边说:“今年的樱花开太早了。”这时一个老师看见梦无痕:“梦无痕,你还不回去?”梦无痕大点声:“老师,就要回了。”刘若仙转过头来,手做了个拜拜的动作,梦无痕学着她也做个拜拜的手势手伸出去像投降的小鬼子,却满心欢喜。

    一个老师的声音:“这花,还没过年就开了。”另一个声音说:“开得太早,要打点霜或下一场雪咋的,樱桃就没了。”

    梦无痕听到老师们在说自己:“梦无痕。”


    “嗯,梦无痕。”有一个声音像是回答。

    “三年级他第一。”

    “肯学,有上进心。他数学前个学期我教,差得很。”

    ……

    梦无痕已经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了,开始往回走,走着走着,他想到了一件事。

    那是一天中午放学的时候。

    梦无痕也是这样一个人走在放学的路上。一个小女孩突然摔倒在地上,她自己爬起来,胡乱拍几下衣服。看到站在她身边不动的梦无痕,害羞地笑了一下。很快跟上前面大一些的女孩子们,不多久就消失在竹林后去了。

    梦无痕有一种感觉,她就是今天自己班上的刘若仙。梦无痕他不会用比喻,只觉得那个摔倒的女孩也是说不出的好看。在心里,他是愿意将这件事想到一个人身上去的。

    梦无痕被猛推了一下,好不容易站住了。看时,是一个高个子的姐姐站在身后,姐姐还看着一只狗夹了尾巴向远处逃去。

    高个子姐姐回过头来,教训的口气说:“你咋一个人回家,狗要咬你了都不知道!差一点狗就啃你脚后跟了。”梦无痕着实惊了一下,心里很是感激这位姐姐。

    一路上,他没再敢想他们班的刘若仙。

    梦无痕回到家。

    他把卷纸和奖状放到平日里写字的桌子上。妈妈看见桌上的奖状,眼睛一亮一亮地发光:“痕儿,你那是啥本子?咋是红的?”

    “不是本子。”梦无痕口气有点怪他们见识少。

    “老者,快下来看咱痕儿拿了啥回来?”妈妈向着楼上喊,那高兴劲儿就像梦无痕抱回来个金元宝,梦无痕偷笑她称呼爸爸为老者。

    听见楼上有人走动的声音,爸爸扶了梯子下楼来,他等不及了:“在哪在哪?我瞄一瞄。”


    “在桌子上,眼睛长在后颈窝的。”妈妈指一下,责怪他。

    “奖状?”说着走到桌旁仔细看,随后更加肯定了:“奖状,是奖状!”爸爸的眼睛里也闪着光,用粗糙的手把奖状轻轻拿起,却又一下子放下去了,搓了搓手说:“手还没洗。”就去洗手了。

    洗好了,将擦手的帕子也放到桌子来,继续端详一会:“有字。这个红圆圈里也有字。”

    梦无痕好笑他:“这是学校的公章,什么圆圈?”

    爸爸不好意思地笑,像犯了错。接着他说:“那这些字咋念?”刚说完,见妈妈白了他一眼:“急啥子(什么)急?等痕儿吃完饭不行?”爸爸这才发现自己是急了点。就说“痕儿,快吃饭。”

    他拿起卷纸来,做老师发试卷状:“梦无痕,语文85分,数学88分。”妈妈笑他在那臭美,他却兴致不减:“你懂啥?老妈妈家。”梦无痕笑了,想他们说说笑笑的本领怎就不遗传给我呢,害我今天在刘若仙面前只有腼腆的份儿。

    “第几名你在你们班?”爸爸问。

    “第几名?第一名吹。”梦无痕尽量轻描淡写,说着掏出一张二十无的人民币:“这是奖金,第一名奖励二十元钱。”爸爸接过去,想不到的样子:“还有奖金。”妈妈边把菜往锅里放,说“这是菜心,叶子多。我煮给你吃。”接着:“痕儿别听他的,老师奖给你的钱,我们不要!是你的。”

    爸爸递钱给梦无痕,他的样子颇有点小孩子得到糖果又要将糖果还回去的不情愿:“对对……老师奖的。我们不要。”接着:“快吃饭,等会菜煮碎了。”梦无痕想他其实是想等我快吃好饭念奖状上的那些字,他才不会关心菜煮的怎么样了,他平时就反对梦无痕母子俩吃他所说的“半生不熟”的菜。

    见梦无痕放了碗,爸爸果然等不及:“快来,痕儿。念上面的字我听。我只认得几个。”梦无痕其实不想念,他觉得自己这么一读也有点臭美的味道了,但看爸爸这般高兴,就勉强念了:

    奖   给

    在期未统考中荣获全班第一名的梦无痕同学,奖金是20元人民币。特发此状,以资鼓励。

    爸爸似懂非懂的样子,他想象着,说:“老师在上面念,你就上去拿了。”

    梦无痕说:“在操场上,念我的名字我没听见,是有人说念到我名字了,我才跑上去。”

    “那人很多的,全校的学生。”爸爸充分发挥自己的想像力。

    这时听见狗急急地叫,梦无痕预感有人来自己家了,想收起奖状也来不及了,那人猛推开门,手里提根棍子。他缓一口气,嘿嘿笑着,**发黄的牙齿来:“都在家的。”爸爸就去门边骂狗:“死狗,瞎了你眼了。”随后关上门,他拿起遥控换电视频道:“家里放电视,没听狗叫。”那人笑,掏一支烟点上,也递一支给梦无痕父亲,梦无痕父亲接过去,却不抽。


    梦无痕知道父亲不抽烟,接烟只是表示对人的尊重。父亲站起来,从柜上提半瓶酒,是姑姑送来的茅台,父亲一直没舍得喝,现在却大方得很。

    他将两杯子往桌上一放,就开始倒,边招呼:“来,老林,喝两杯。”老林也不客气,端了酒杯到嘴边,却只抿一小口。他这时看放有奖状的桌子:“那是奖状吧。你家小无痕读书有出息,是个料!像我家小梦云他们,读这么几年就没考上六十分过。读到牛屁股里去了。”

    爸爸高兴,他又开始倒酒了,老林赶忙挡:“够了够了!老梦。这酒好酒,我喝不了那么多。”他接着:“看老梦你前些年,哪知会发起来,电视买来了,房子刷白了。小无痕读书也有出息,胖猪也能杀四百来斤,杀两个。到明年过年还有的卖。”

    爸爸边倒酒边谦虚:“哪里哪里……”老林一本正经起来:“老梦,你看我家小梦云跟小无痕咋样(怎么样)?”梦无痕假装什么也没听到,爸爸却是有点醉了,嘴里嘀咕:“好说好说。”

    梦无痕有点急,但不顶用,他想到了刘若仙。梦无痕搞不清楚自己,偏偏这种时候想到了她。老林看来兴奋得很,他说:“我讲个谜语你猜。小无痕他读书当然能猜,我说给你猜。”

    梦无痕假装看电视,注意他说的什么谜语。他一说,梦无痕就反感起来了:“我姑娘脚勾你儿子的脚。”梦无痕心想亏他想得出来,他问梦无痕猜不猜得着,梦无痕摇头,眼睛盯住电视。

    老林自个说:“好,是好字。”梦无痕暗自庆幸父亲不识字,不然老林来一句“我姑娘脚勾你儿子的脚,”父亲接着来一个“好!”那自己岂不死定了,到时候想不勾都不行呢。

    老林开始盘算了:“到时候,我跟无痕大伯那是亲家,跟这也是亲家。”梦无痕父亲再倒了酒,却不说话。此时梦无痕倒希望父亲喝醉了的好,免得又说话。

    老林这时问梦无痕:“你觉得小梦云她怎么样?”梦无痕无语,这要对一个人发表什么看法,他梦无痕还从没做过。他有点答非所问:“林梦云她很能割猪草听说。”

    梦无痕本想敷衍过去,老林却当梦无痕是回答了,他在那老王卖瓜了:“我家小梦云读书成绩不好。可她能干家务,女娃娃家,只要将来找个好人家,持得了家的里里外外。”

    电视上,那女人很逞强,大声喊:“别只把你们男人当人,我可不是你请的家庭保姆……”

    老林走后,妈妈说:“就他那林梦云……”爸爸打断她:“你管人家。痕儿你好好读你的书,媳妇这些,你有本事多的是!”

    妈妈叹口气:“想我家痕儿,当年谁瞧得起,一个个都要把他送人。”

    爸爸说:“都过去了,提了干啥?”

    妈妈却不依:“我就提,当年是他们真要把痕儿送人的。”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第三章:追梦小孩(1)”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三章:追梦小孩(1)』~~陷~曾有过的辛酸往事里去了。 “那年也是冬天,痕儿快~一岁了。一岁的人了,从生~来就哭,哇哇哇张个大~巴,白天也哭,晚~也闹。哭了一年了,还哭不够。”~~沉默了一会:“那时你大伯二伯,还有我们都没分家,一大家子~你~~家,老老小小十几个人,你二姑~都还没嫁,只许给了一家八圆池那的。那天我从地里回来,天冷,~刮风,你~~家住的还是茅草房,房~~的草被哗哗哗刮~来。” ~~
     >> 阅读第4章 第三章:追梦小孩(1)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