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不是我陪你到最后》·第2章 第二章 带血的记忆


    当死神的气息朝我扑面而来时,我才惊觉原来死亡只是一秒钟的事情,那一刻,我感叹生命竟是如此的渺小

    ——骆晓晓

    2012年6月1日,这个全世界为小朋友庆祝的节日,却差点成为骆晓晓生命中最后一个节日。

    那天早上,骆晓晓还是和平常一样去上班,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没有任何一丝波澜。

    到了医院,一个病人走进来说道:“护士,医生在吗?”骆晓晓摇摇头说道:“不在。”那人说道:“哦,我昨晚在这里打过针了,我叫骆明霞。”骆晓晓听完拿起桌上的病历夹开始翻了起来,找到名字确认之后就去配药室开始配药了。

    一切准备工作做好之后,骆晓晓端着治疗盘从配药室走出来说道:“您找个位置坐下来吧。”那人望着她说道:“小丫头,你给我打?”骆晓晓点点头说道:“恩,是的。”那人听后**惊恐的眼神说道:“那个,再等等吧,还是要医生来帮我打,我怕你打不好。”旁边一个病人说道:“放心,这小姑娘呀,你别看她小打针蛮厉害的,一点都不疼,我在这里打过好几次了,都是她打的。”那人半信半疑的说道:“真的吗?”旁边那人说道:“真的,不信,你试试。”那人听后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伸出手来说道:“小丫头,**,我怕疼。”骆晓晓一边帮他消毒一边点头道:“恩,我会的。”

    当针贴着皮肤的那一刻时,骆晓晓看着眼前的病人因为紧张而紧闭着的双眼,骆晓晓在一旁说道:“放松一点,您是做什么工作的啊。”病人见她还和自己聊天,于是睁开自己的眼睛说道:“哦,我是一名老师。”骆晓晓说道:“哦,是吗,那,您是教什么的啊?”病人说道:“语文。”骆晓晓说道:“我最喜欢语文了。”病人问道:“你这么早就出来工作了,你今年多大了啊?”骆晓晓一边收拾治疗盘一边答道:“我今年20.”病人一副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她说:“你20了,真看不出来。”骆晓晓笑了笑问道:“疼吗?”病人这时才知道,针早已在她们两人聊天中不知不觉打上去了,病人笑着说道:“没想到,你打针还挺行的,一点都不疼。”骆晓晓笑了笑但这治疗盘转身朝配药室走去。


    很快医生就来了,那病人说道:“你那里请来的小丫头,打针挺能的。”医生笑了笑说道:“这不是我请来的,这是我侄女。”病人点了点头说道:“这样也好,小丫头,在这里多学点,以后也像你姑姑一样当个医生。”骆晓晓只是笑了笑没有继续说下去。

    这时,走来一个走来一男一女,男的扶着女的对医生说道:“医生,能不能帮我老婆打一针黄体酮啊?”医生点了点头,那男的说道:“那个,我们在别的医院已经买了黄体酮。”医生说道:“恩。”然后指向骆晓晓说道:“让她帮你打吧。”那男的看向骆晓晓说道:“她,可以吗?”这时其他人说道:“她可以的。”那人看了看自己的妻子之后说道:“好吧,就你帮我老婆打吧,不过,要**哦。”骆晓晓点了点头说道:“恩,会的。”

    打完针后,那男的扶着自己的妻子从治疗室走出来说道:“医生,你这能不能出诊啊?”医生点了点头,那男的说道:“我老婆做的是试管婴儿,开始几天不能下床,你能不能让这个小护士去我家打啊?”医生点了点头说道:“可以。”那男的扶着自己的妻子道过谢后慢慢走了出来。

    不一会儿,来的病人就多了起来,各种哭声说话声,整个就像是走进菜市场一样。

    这时,走来一个男孩,病人们顿时安静了下来,有人在那男孩背后指指点点,至于说的是什么骆晓晓也没时间去听,因为,她要换药水,即使,自己有时间也不想去听,因为,她不是一个喜欢凑热闹的人,可如果,让她知道这个男孩会对她有所不利的话,估计,她有时间再怎么不想凑这个热闹,也还是会去听的。

    男孩停下来问道:“医生在吗?”骆晓晓这时已换好药水看向男孩说道:“请问,你是看病还是买药?”男孩抖了抖身体说道:“看病。”骆晓晓说道:“你稍等一会,我去叫医生过来。”说完朝治疗室走去。

    不一会医生出来了,那男孩看见医生后抖得更厉害了,仿佛要摔倒一样,骆晓晓看着她颤抖的身体问道:“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吗?”那男孩说道:“没有,我只是习惯这样了。”医生问道:“那,你是来?”男孩说道:“我喉咙疼,有点流鼻涕,你看我是打针好还是吃药好?”医生看着她说道:“最好还是打针。”那男孩问道:“能不能不打针啊?”医生说道:“可以啊,不过感冒好的速度要慢一点。”男孩想了想叹了口气说道:“算了,还是打针吧。”开完处方单后,骆晓晓看了眼男孩的名字,安小沫,当时,骆晓晓还为这个名字而感到小小的欣喜,因为,她从不曾像今天这样关注一个人,可她并不知道,危险已经出现了。


    有人说,护士这个职业是世界上最清闲的,骆晓晓很想揪出这个人,然后对她(他)说一句:“要不我们换换。”一个上午就这样在忙碌中度过了,那个男孩也早已打完针走了。

    中午吃完饭后一个病人发来信息说道:“小骆,我是住在洪福家园的叶梦,现在还忙吗,能不能到我家来帮我打黄体酮?”骆晓晓拿着手机询问完医生收拾好东西后,回复道:“现在不忙,现在就去你家,到了之后打电话给您,到时您给我开门就行了。”

    打完黄体酮后,骆晓晓走出小区,在回医院的路上,意外的遇见上午在医院打针的安小沫,安小沫也看见了她,她朝安小沫点了点头,不过,她并不曾仔细的品味安小沫是用什么样的眼神看向她的,如果她够仔细的话,应该不难发现安小沫眼神中的仇视。

    回到医院后,骆晓晓走向配药室,开始检查有什么药是需要补的,有什么药是需要订购的,一切都做好之后,骆晓晓走出配药室。

    医生问道:“有什么药是需要订购的?”骆晓晓拿出药物订购单说道:“需要订购的药品全在这个上面了。”医生点了点头,然后拿出手机开始发短信订购药品了。

    下午也像上午一样在忙碌中度过,一切仿佛都和平常一样,没有任何一丝异常,直到那件事情的到来,眼前的平静瞬间被打破。


    骆晓晓事后想到,如果,当时没有发生那样的事情,自己应该抱着对安小沫和其他人一样的想法吧。

    21:58分的时候,骆晓晓依稀听见有人在喊医生,当时的自己正要帮一个病人拔针,下意识的应了一声,接着就听见外面声音有点大了,然后,感觉身后有人站着,骆晓晓以为那人是要上厕所,所以让了让位置,就在骆晓晓拔完针要转身回头时,突然,感觉有人在背后抓着她的肩膀不放,接着背后冰凉的,冰凉中还伴随着一丝疼痛,她叫了那么一声,这时的她知道自己遇见了什么事,她想反抗却发现一切都是徒劳的,她只能求助身边的人,但其他人都因为惧怕那人手中的刀,而一个个在一旁干着急,这时一个人说道:“去报警。”于是,有人开始去报警了。

    医生不知从什么地方冲出来朝那人喊道:“你要干什么?”那人捅了几刀说道:“你这个贱人,我要让她死。”说完后就跑了,医生冲出去追那人,骆晓晓,还在刚才那惊险的一幕中没回过神来,这时一个声音说道:“完了,我的药水打完了,谁帮我把针拔了啊?”骆晓晓,听到后默默的走出来,帮那人把针拔了,那人说道:“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伤得重不重?”骆晓晓忍住要掉下来的眼泪说道:“没事。”其他人纷纷向她投来同情的目光。

    医生回来后说道:“你不用做事了,休息一下,我给你打针破伤风。”说完就去拿破伤风了,这时其他病人纷纷说道:“这小姑娘挺坚强的。”也有不知道内幕的人问道:“出什么事了?”这时就会有人小声的对她(他)诉说刚才那惊险的一幕,于是,那人也会向她投来同情的目光和关心的话语,骆晓晓一直忍着不让自己掉一滴眼泪,可是,关心的话语听多了,自己有种再也忍不住了的感觉,就在她还在想该怎么面对接下来的事情时,医生走到她面前说道:“做个皮试。”说完把她拉像一边,这种尴尬的情景才得以结束。

    皮试做完后医生说道:“当时,你怎么不知道反抗?”骆晓晓说道:“我想啊,可那人抓着我的肩膀。”医生没说什么了,十五分钟到了之后,医生说道:“看下皮试。”骆晓晓伸出手看了看说道:“可以打。”打完破伤风后,骆晓晓问道:“捅我的那个人是谁?”医生说道:“安小沫。”骆晓晓疑惑了,自己和他没有任何恩怨,为什么他要那样对自己?医生见她一副疑惑的样子说道:“待会儿去警局做笔录。”骆晓晓点了点头。

    做完笔录早已是凌晨两点了,回到家后,骆晓晓洗完澡却怎么也睡不着,晚上那惊险的一幕还在她脑海里回想着。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第三章 许久不见,十分想念”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三章 许久不见,十分想念』这世~什么~都有颜色,如果,思念有颜色,那将会是什么颜色? ——骆晓晓 生活并没有因为那件事而有所改变,骆晓晓每天依然还是那么忙碌,时间不知不觉就转到了2012年的6月17日这天。 骆晓晓常想是什么原因,让~许久都不曾有联系的人,突然有了联系,若自己那天不曾登qq,是不是就不会有~发生的故事了。 那天晚~~班后,骆晓晓和平时~~
     >> 阅读第3章 第三章 许久不见,十分想念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