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价》·第3章 第一章,3


    第一章,3

    天阴又逢连阴雨,此比喻针对良棚镇粮管所仓管陈大仓来说是再恰当不过。

    粮站要散伙了,据说街面上粮管所的大门面要折价卖出抵拖欠员工的工资。因门面太大,大得几乎无买家问津,这可难坏了曾经威严粮管所老主任。更让他着急上火的是,员工们不拿到工资,带着大人小孩来找他闹,闹不算多难受,最叫他难受的是,还得把来要钱坐在办公室当茶馆打牌消磨时间的员工按上班算。本来会计算的好好的,卖了家当低工资刚刚够,房子却一时难卖出,还得一天拖延一天把本来欠下的工资再往上垒。债务像一堆假想的票子,又像座山,压得老主任吐不出气来。遇上这样火上加油的事,主任就是扛不住也得生扛,硬撑着。他满以为局里派驻的清算副局长和成员能帮他解围,没想这些人遇上难缠的事,一个个稻草包黄鳝……溜之大吉。可怜这个还不知道自己命运如何安排的大主任却坐在自己小办公室里、听着外面大办室里大呼小叫,吵吵闹闹声的出牌声急得直搓手。

    “4个三,炸了!开钱吧!”

    “大仓,你这就不够意思吧?昨天我炸了你,你说欠一把再来。要开可以,先把昨天算清楚了再开。”老郑舍不得的用指头弹了一下手上一把好看的牌不阴不阳的说。


    坐在老郑对面小张接下老郑话,理直气壮指着满脸得意的陈大仓说:“开钱可以,先叫主任把我们这几天工资发了我再开给你。”

    “你这说的是么话,男子汉玩得起,就输得起,也不是我欠你的工资。我陈大仓昨天亏了老郑,老郑这把算抵了。我可不欠你小张的。开呀!开呀!”陈大仓说话间把手伸到小张鼻尖上,指头一勾一勾的冲着小张凶狠的叫了起来。

    小张如办公室里,一窝又一窝打牌、唠家常的人一样,半年没拿上工资,老婆这几天为钱不搭理他,威胁说再买不回来米就跟他离婚。是男人,摊上女人跟他提离婚这事儿就会烦恼,莫说有血性的小张。这当口陈大仓却为一元钱不知趣的冲他登鼻子上脸,他那里受得了,一怒之下,小张把牌朝桌子上一甩,从板櫈上站了起来……

    小张这狗脾气粮管所的人无所不晓,没想到平时棒槌打不出个屁来的陈大仓为一块钱跟他认起真来,这下有好戏看了。大家停下手上玩的牌,到嘴边没说来得及说出的话,刷的站了起来,一个个像树桩子立在自己位置上等着看热闹。

    看小张那张泛红得要吃人的凶神恶煞的脸,有人手心里捏了一把汗与身边的人忐忑不安犯嘀咕,“千万别打起来。”有的人却幸灾乐祸的对身边人说,“打出人命来才好呢。打出人命来我们工资才有指望。”


    为了利益,一屋子含有矛盾的眼神,同时向利器一样投向小张充满血丝、气势吞人的脸上。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这群起的眼神,无疑是一种无声的鼓励和挑唆。

    掉了面儿枉费了我这一身男儿气,小张此刻只有这个念头。说时迟,那时快,趁陈大仓不防一拳头打在陈大仓眼角上,“老子给你,不嫌少吧?”

    陈大仓个头虽说大,人却反应迟钝。只有**之力,却没有招架之功。再说,陈大仓要他赢的一元钱在情在理,只是缺乏要钱方式惹怒了对手,牙根儿没想到对手蚍蜉撼树竞敢对大象下手。而且上前一拳头打在致人死地的眼角上。顷刻之间陈大仓只觉得眼面前金花灿烂、刹那间又变成昏天黑地,只见他晃动了几下,身子踉跄一歪,轰隆一声撞歪了板凳。情急之下,他一只手撑在桌子上护住几乎要倒的身体,另一指手揉着火辣辣眼睛,偏着脸用一只眼看着小张恶狠狠的说:“你他妈还来真的。老子眼睛要是瞎了咱们有账算。”说罢顺手抓起歪在地上凳子腿向小张砸过去。小张机灵的把身子一闪,板凳顺着方向不偏不正恰巧砸在主任办公室门上,只听见又是一声轰隆,门被砸了个大窟窿。

    陈大仓不要命的一家伙让平时发横惯了的小张吓出了一身冷汗,“我的妈呀,要不是我闪的快,脑壳恐怕被这一板凳开了瓢。”


    老郑虽说坐在闹翻了天的战场中央,却丝毫没有受到误伤,反而被这难得的精彩场面渲染得兴奋不已,唯恐天下不乱地惋惜陈大仓这一凳子没有砸中小张,要是砸中了这个小混混那才叫真出了一口气。

    老郑幸灾乐祸的从烟盒里掏出一棵烟放在嘴吧上,眯缝着眼扒拉一下汽油打火机上轮子,蓝火苗旺盛的伴着汽油特别香味在烟上袅袅跳跃,他快活地抽了一口,看着鼻孔里冲出两股香喷喷浓烟便关了打火机。然后抬起头欣赏起小张吓白了脸的狼狈样儿心里好笑的挖苦说:“你他妈的就是个纸老虎,遇上狠人没招了吧?”

    老郑怕他们俩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自己脱不了干系,不如送个人情让他们摆战,摆战后说不定还能在敌与敌人中间换杯人情酒吃,便讨好的向小张递了个眼色,意思是说;事闹大了,还不快跑。再不跑大仓上来不生撕了你才怪。

    小张觳觫的杵在原地仿佛看懂了老郑冲他使去眼色的用意,蹽起腿子就往门外跑。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第一章,4”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一章,4』第一章,4 陈大仓见没有砸到小张,反而把~办公室的门给砸了,~发~自己冤。冤的惹出了事。赔门不是事,砸了~的门不好向老~~待也不是事,自己的眼睛被打肿了回家不好向老婆~待才真~事。 他~苦的~着眼睛想事,突然发现小张占了赢,想溜。情急之~,容不得他多想雪~加霜的仇恨,~起~边~被自己绊倒了的另一把凳子,黑着脸~过去堵办公室的门。 眼看~堵住~~
     >> 阅读第4章 第一章,4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