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乱村医》·第1章 ~门前


    吴二用出生不久,年轻力壮的父亲突然得了一种怪病——无名高烧,浑身酸痛——能去的医院都去了,能看的大夫都看了,能吃的药物都吃了,可是,还是不见好,眼瞅着人就面黄肌瘦,形容枯槁下去,不到半年,就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了……

    都说有病乱投医,大概是本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想法吧,听说跑马镇有个吴天良,虽然是个兽医,但却时不时地治好那些得了疑难杂症的人类,于是,人背肩扛,就把吴二用的父亲给弄到了兽医吴天良开在跑马镇的兽医诊所。吴天良一看病人的样子,就一惊一乍地说道:“唉,咋才送来呢,要是早半个月,我保证能把他救活!”

    尽管听吴天良这么说,吴二用的娘还是孤注一掷,将家里几乎所有的钱都押宝在了吴天良的身上,实指望能有老天爷眷顾,让自己的男人能起死回生,奇迹般地活过来呢……

    然而,吴天良已经有言在先,病人晚了半个月才送到他的手里,所以,也就无力回天,呆了不到半个月,就死不瞑目在了吴天良的兽医诊所里……

    爹一死,成了年轻艳寡的娘,门前的是非就多了起来。村干部动不动就以慰问为名,送一些粮油米面什么的,就趁机来揩油吃豆腐;地痞流氓也时不时找上门来,调戏狎渎;就连村里的半大小子,都趁机围前围后,一心把火地想偷窥到娘给吴二用吃奶的时候,**的洁白胸脯……


    不知道为什么,那年夏天的雨水特别多,屋顶就开始漏雨。村支书发现了,立即召集人马,冒雨前来帮忙。等雨停了,居然凭借村支书的权力,命令有求于他的包工头,将吴二用家屋顶上的瓦全部换掉,而且不用吴二用的娘出一分钱。

    这还没完,村支书一看外墙有风蚀现象,马上让包工头抹上了厚厚的水泥,然后,外边还贴上了防冻瓷砖;再到屋里一看,墙皮脱落,又让那个包工头将屋里全部刮了大白;从屋里往外一瞧,还都是老式的木格子窗户,立即让包工头给换上了铝合金拉窗……再后来,顺便连院子里的鸡架羊圈猪舍牛栏驴厩茅房都给修缮一新……

    吴二用的娘心里明镜一样,知道村支书这么做最终要的是啥,再不把身子舍给他,怕是物极必反,回头还会用同样的执着,来坏自己吧!所以,赶紧做了几个硬菜,烫上一壶烈酒,就把村支书给让到了炕头上……

    三杯酒下肚,村支书就借酒劲儿一把拉住吴二用娘的手,放在他的心口窝上,急不可耐地说:“我有老婆,不能娶你,可是,这里却天天都想着你呀……”半推半就,吴二用的娘,只好从了村支书……

    可是呢,没过多久,一块石头丢进来,咣当一声,就将新换的铝合金拉窗给打破了一扇。吴二用的娘赶紧抱着吓得哇哇大哭的吴二用跑出院子,看看到底是谁扔石头砸玻璃——结果,却看见村里著名的臭无赖于宝发站在那里嗤嗤地坏笑。

    “干嘛要砸我家玻璃呀!”吴二用的娘当然要质问。


    “谁说是我砸的!”臭无赖于宝发却矢口否认。

    “这里没别人,不是你是谁!”

    “我对天发誓,要是我干的,天打五雷轰!”臭无赖于宝发刚说完,不远处真的有雷声滚动响起,竟立即改口说:“我打你家玻璃,不为别的,就是想引起你主意——看,我已经带好玻璃来了,马上就帮你换上,行了吧……”

    “见过臭无赖,没见过你这么臭的臭无赖!”吴二用的娘一看于宝发一脸的流氓相,再听他前后矛盾的说法和做法,边这样骂道,边抱着吴二用往回走。

    “我可是诚心要对你好啊……”于宝发跑到墙根处,将早已准备好的一扇铝合金拉窗搬起来,就跟进了院子,直接将打碎的那扇卸下来,将自己带来的给按上去,居然严实合缝,正正好好——看来,一定是事先下了很多功夫,所以,才想出了这样一个办法来引起吴二用娘的主意……


    只是吴二用的娘一点儿好脸子也不给于宝发,让他无地自容,尽管将打破的窗户给换上了新的,但却无法获得自己想要的任何东西……最后只好悻悻地离开了……

    然而,到了第二天,另一扇铝合金拉窗又咣当一声被石头给打破了!吴二用的娘抱着又被吓哭的吴二用出来一看,居然还是那个臭无赖于宝发!刚要开口痛骂,却见他直接搬动一扇备好的铝合金拉窗,进了院子,就将砸碎的卸下来,将新的给按上去……气得吴二用的娘,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到了第三天,第三块石头又砸了进来,吴二用的娘,抱住再次吓得哇哇大哭的吴二用也跟着失声痛苦起来……

    等到了第四天,第四块石头砸破窗户的时候,吴二用的娘不再痛骂,也不再哭泣了,看见臭无赖于宝发换好了那扇铝合金拉窗,就冷冷地对他说:“求求你,别再砸了,我知道你想要什么……”说着,就褪下**,趴在了炕沿上,将嫩白的屁股,亮在了臭无赖于宝发的眼前……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三番五次”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三番五次』从了村支书,屈了于宝发,吴二用的娘不止一次想一~了之,趁自己的~还不算太肮脏,赶~到那个世界去追寻自己心爱的~吧——可是,一看还不到周岁的吴二用,就断了~~的念头——自己~了,这个可怜的孩子可咋办呀,没有亲娘~养他,那命运得苦到什么程度吧……吴二用的娘,~着啥都不懂的吴二用,就哭成了一个泪人儿…… 正这工夫,传来一个惊人的消息——那个兽医吴天良的糟糠之妻,莫名其妙地就~~~~
     >> 阅读第2章 三番五次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