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谋和强暴下的玫瑰》·第2章 夜夜噩梦缠~


    夜夜噩梦,折磨得思品眼圈黑黑的,那个活泼快乐的女人、大方得体的老师不见了,愁眉苦脸郁郁寡欢长吁短叹的她,就像残花败柳一般,不几天人脱了几层壳,瘦了几圈,像一具木乃伊,煞是怕人,同事朋友亲人见了,无不担心她病了。

    而且思品想到那罪恶的一幕就反胃,最后这反胃倒成为习惯性的了。郑义看不过,坚持要思品到医院看看医生。

    思品说:“看什么医生?我知道我的病因在哪里,当时那歹徒上了我的身,我就反胃着了,现在一想起来还是反胃,这是心理问题,不是病理问题,看医生有什么用?”

    “是心理问题咱看心理医生,总不能就这样干耗着?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

    “看心理医生我怎么说?说我被**了,因此反胃,他们能治了被**的疾病吗?”

    “那就看肠胃科,看看有没有因为惊吓而引起的消化不良!”

    “你烦不烦?我烦!你根本不知道人的疾病在哪里,病急乱投医!”

    在郑义的一再劝说下,星期天的上午,郑义陪护着思品走进肠胃科,医生询问病状,问了一句,身上多长时间没来月经了,她才记起这月的经期早已过了,医生说大概有喜了,你们到妇科检查一下小便就确切了。


    思品听了这样的医诊,就像平地一声雷,又一次把她击倒。她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在半信半疑驱使下,他们来到妇科,她在心里一次次祈祷:这不是真的……她把在肠胃科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女医生更肯定说,恭喜你怀孕了。思品还是不愿起身,女医生看出了她的迟疑,就说如果你还不相信,你可以做一个尿样检查,这很简单,一查便知。她看看郑义,郑义脸上没有表情,她要彻底明了自己有没有怀孕,这样好早做决定,她检验的结果成弱阳性,医生告诉她怀孕了。她真是喝凉水塞牙,怕啥来啥。她就问医生什么时候做手术合适,医生告诉她妊娠6至10周,她问不能早些吗?医生说早了做不净。你真要想做,过一阵子再来吧。

    思品不知道怎么回到家的,知了的叫声密集而嘈杂,知了知了的叫声,仿佛向整个世界宣告一个秘密,这秘密让思品无地自容,生不如死……

    郑义端着一杯凉开水,轻轻地递过去,温柔地对思品说:“听我一句,我不以为这是坏事,上帝把孩子送给你,你该高兴才是!”

    思品猛地墩下茶杯,用尽全身力气推向郑义:“你疯了,那可是歹徒的种子?那样我们永远洗刷不了耻辱了!”

    郑义揉揉生疼的肚子,整整零乱的衣服:“你是老师,讲台下没有一个是你的孩子,你还是那样热爱他们,你看他们的眼神是亲切的,你为他们付出是不喊苦和累的。再看看你肚子里已经孕育的生命,他假如喊你一声妈,你还忍心抛弃他吗?有这样想法你都会脸红。”

    思品抱着郑义的腰,发疯似的摇头:“我有什么办法?留着他对你对我都是伤害,一生的耻辱!”

    郑义要急了,摊开双手说:“人的一生那么漫长,谁没有个七灾八难的,就此消沉不能说你是弱者,起码生活没有了质量。这些都不是你的错,你是教哲学的,懂得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说不定是好事!比如这半杯水,乐观的人怎么看?悲观的人怎么看?你是知道的。知道还不行,还要指导你的生活才对。”

    思品抬头端详一会郑义:“亲爱的!”“唉!”郑义紧跟着答道,仿佛那是隔世的福音。

    思品好像亏欠了郑义的:“你可知道,我怎么想你吗?”


    郑义等待着她的想法。

    “你要么是天使,要么是魔鬼。”

    “此话怎讲?”

    “这样的侮辱你都能接受,不愧为天使!”

    “那什么情况下,我又成为魔鬼呢?”

    “如果,我是说如果,这些都是你有意而为的,你就是魔鬼!”

    郑义打了一个寒噤:“你这样想,真让我三伏天打寒噤,不寒而栗!”

    思品歉疚地笑笑:“我错了,我给你做饭去!”

    郑义说:“你坐下,只要你好好吃饭,就是我的节日了!”


    郑义开始为这个节日忙着午饭,妻子怀孕了,尽管那不是自己的功劳,但也是自己想要的。这不是一个节日吗?应该算作一个节日,今天是八月二十五日,就算孩子的生日,他们的纪念日了,这样才丰富,才有家的样子。只是这老婆连给他一个掩饰的机会都没有,自从她遭**以后,她连他都拒绝近身,她使他的意图都带有滑稽的色彩。不过,她有松动就好,他在医生那里再加把劲,这孩子留下来是有可能的,她的母性发现,他的精诚所至,一定会有一个完整的家。

    只不过这个完整的家还会让他走过多少坎坷……

    “番茄炒鸡蛋!冬瓜炖肉!荆芥黄瓜汤!这些都是我爱吃的,我好像真的饿了!老公,谢谢你!只是希望……希望我的饿相别刺激你……我才敢吃!”思品知道哪怕自己的每一点惊喜、兴奋都可能刺激到郑义的神经,让他难堪,所以她得处处小心,这样生活真是如过独木桥或铁索桥战战兢兢小心翼翼……

    “吃吧!吃吧!这一阵子我也不好受,我没能很好地保护你,就很愧疚了;你这样自戕式地折磨自己,我更是心疼;你不知道,我也劝我自己,只要我的思品好好的,我什么都不说了,什么都接受了,哪怕我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冤大头……吃吧!”郑义给她盛饭给她夹菜,她第一次有了胃口。

    他看着她吃饭,平静的脸上掩盖多少惊涛骇浪……

    她吃了一阵,也劝郑义:“你也吃呀!难为你了,晚上我们好好谈谈,我听你的!”

    郑义也给自己盛了饭,心不在焉地吃着。她要和他谈谈,这可是一个艰难的任务,因为她在意的正是他破坏的,而她的逻辑和精明也不在他之下。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宣誓”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宣誓』晚~,空调~,卧室灯光通明,席梦思大~~,郑义和思品并肩而坐,郑义一~搭在思品的肩~,一~放在思品的~子~:“老婆大人今晚有何见教?老公我~~恭听!” “坐到那头去。” 郑义一脸茫然。 “我~看着你的眼睛说话,眼睛是心灵的窗~,我~通过你的眼睛,看到你的内心~~!” “好好,我打开我的窗~,打开我的心扉,今晚就~你看到一个亮堂的郑义。~~
     >> 阅读第3章 宣誓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