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谋和强暴下的玫瑰》·第3章 宣誓


    晚上,空调下,卧室灯光通明,席梦思大**,郑义和思品并肩而坐,郑义一手搭在思品的肩上,一手放在思品的肚子上:“老婆大人今晚有何见教?老公我洗耳恭听!”

    “坐到那头去。”

    郑义一脸茫然。

    “我要看着你的眼睛说话,眼睛是心灵的窗口,我要通过你的眼睛,看到你的内心深处!”

    “好好,我打开我的窗口,打开我的心扉,今晚就叫你看到一个亮堂的郑义。”

    “把左手举起来……宣誓!”

    郑义把举起的左手又放下了,说:“宣誓都是用右手,它代表郑重,和握手用右手一个道理。有人解释说因为右手常用来握武器,所以面对对方伸出你的右手代表友谊和忠诚。你干嘛用左手宣誓?”

    “听话,不得提出异议。为了让你明白,本女子也可以告诉你,为什么宣誓要举左手,因为左手离心最近,所以它代表真心实意。”

    “好好,小男子愿听从洋小姐的安排!”

    “不得诙谐,更不得打岔!”

    郑义立即正襟危坐,思品也举起左手,说声:“跟我来。”


    “我宣誓:我今晚说的每一句话都真实可信,心口相应,不得委曲求全,不得遮遮掩掩,对我说的每一句都负责到底!”

    “我宣誓:我今晚说的每一句话都真实可信,心口相应,不得委曲求全,不得遮遮掩掩,对我说的每一句都负责到底!”

    “完毕!”思品和郑义都放下手。

    “咱们离婚吧?”

    “Why?”

    “我被玷污了,不再是一个完整的女子;我怀有别人的孩子,我不再是一个完整的妻子。”

    “我问你:婚姻是以什么为基础?”

    “爱情!”

    “离婚以什么为理由?”

    “感情破裂。”

    “我们感情破裂了吗?或者说我们没有感情了吗?你不爱我吗?”


    “没有,没有,没有!但我对那个人有恨,我仍然想报案,将那歹徒绳之以法。”

    “我理解,你的身心受到的伤害,但这伤害如何治愈不是简单惩戒坏人就能奏效的。咱们算一个简单的算术题,你对我还保有爱情,只是对那歹徒怀有仇恨,假如一比一,那对肚子里的孩子你总有爱心吧,那就是二比一,爱还是站在我们这边。爱一个人使你的生活充满阳光,恨一个人使你的生活弥漫黑暗,你是选择阳光还是选择黑暗?况且我们八年爱情就那么不牢固,一击就破坏了?我不敢相信也不会相信,你信吗?”

    思品爬到这头,搂着郑义的脖子说:“我就是因为爱你,才想离开你的,我怕你承受不住,一个男人最在意女子的贞操。”

    “贞操?我的80后老婆大人,都80后了,还保有上上个世纪三从四德的思想。难道受天谴的不应该是那歹徒,而应该是你这个弱女子吗?”郑义双手捧着思品的脸,让她看着自己,“失贞和背叛连在一起,你心里有背叛吗?你也承认没有背叛,何来失贞的问题?”

    “我就是觉得我很脏,近墨者黑,今后会让你抬不起头来的,我还能成为你的贤惠圣洁的内助吗?都不配做女人了,哪还有贤惠圣洁之说?”

    “我知道这件事对你的伤害很大,尽管当时我很懦弱和轻信,但我会和你一起疗伤,绝不让这种伤害伴随你一生,甚至扩大这种伤害,让你自戕和轻生,请你相信我!”

    “给我你的手,用力握着我!我也不愿意成为病人,可你给我点时间和勇气!”

    思品又爬回到自己的位置,郑重地说:“现在谈谈这个孩子是留还是流?”

    郑义为了做到知己知彼,还是想先听听思品的想法,做到以守为攻:“我想知道你的想法,我不敢说尊重你的意见,但起码女士优先。”

    “我想做掉!你先听我说完,把这个孩子生出来,不光牵涉你的心里承受,还牵涉将来小孩的成长。小孩出生后,你的父母如果发现了什么,他们怎么想,你如何面对?除了伦理问题还有宗法观念,问题真的不少,我还没有做好准备,你做好准备了吗?”

    “你说的问题是不少,容我慢慢回答你。你问我能不能承受?我告诉你的是,如果谁和我商议这样做,我肯定不会同意,这简直是奇耻大辱;但是现在情况是我制止不了这样的犯罪,我也没有想到你这么墒情,一种就着。这是伤害,但把这一切都毁了就不是伤害了?一次次的伤害,你不让我更加心疼更加负疚吗?


    关于小孩将来的成长,你是担心我不够疼他不够关心他,这你就把我看扁了,你是谁,我是谁,而且古来有句俗语:生身没有养身重,我疼他他自然疼我,何来的隔阂何来的见外?我可以保证我一定会视同己出,让他得到最好的关爱,接受最好的教育。

    关于伦理和宗法,我考虑的还不多,我现在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压力有什么坎坷,但我相信一点,有爱可以面对一切,大不了潇洒一些: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思品听了郑义的话,眼睛里仍然流**恐惧:“我还是怕!”

    “我知道,你之所以怕是因为爱,爱之深怕之切,你爱这个家你爱我们过去和将来,所以你怕;你是一个弱女子,刚从三从四德中走出来,所以你怕。这些我能理解,我们一同来战胜恐惧,我们就是强者,我们就会获得幸福!”

    “老公,我说一句话,你不要生气,是不是你非常担心你的病,特想要一个孩子?这无异于饮鸩止渴。现代医学特别发达,我们会有自己的孩子。”

    “看看,我说到现在你一句话都没听心里去,有一种坚持叫原则,有一种坚持叫固执。我是担心我的病来着,我也相信现代医学,领着这个孩子,只要你的门户开放着,我们还可以领自己的孩子。”

    “说得轻巧,政策怎么解决?”

    “你敢怀,我就敢领!”

    思品还想说话,郑义说:“老婆大人,你该累了,如有问题明天继续。我给你拿杯牛奶去,喝了乖乖地睡觉。”

    郑义静下来时,心想,这场辩论不说大获全胜也可说差强人意,他都要佩服自己了。官场真锻炼人。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假借医生的名誉”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假借医生的名誉』思品对现代医学非常信赖,头~发~、伤风感冒、擦伤扭损,她都有自己的治疗方案,而且对自己的方案~信不疑,郑义经常~她贾(假)医生,不管真假,有病还真的依赖她。这有什么错吗?没有,但信赖也可以被利用。 郑义非常想~留~思品~里的孩子,但孩子在思品~里,他一定~说~思品才能把孩子留住,而思品对留有这个孩子还是犹犹豫豫,看来只能借助思品对现代医学的信赖以至~信了。 他来~~
     >> 阅读第4章 假借医生的名誉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