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和小溪的恋情》·第1章 牵手


    她叫他大山。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不再叫他名字,也不再叫他老乡。这个“大山”是什么意思呢?他不得而知。是因为他块头大像山那样伟岸?还是因为自己严肃,不易接近?还是因为他自视清高,孤芳自赏,难以征服?她没有说,他也没有深究,她胡乱叫,他胡乱答。

    他也不再叫她姓名,他想叫她小溪,但没有叫出口,还是叫她老乡。在他心目中,她有着小溪的清澈和欢快。

    他叫张军功,她叫吴美娟,他还知道她小名叫二丫,因为他们是老乡。

    张军功爱听二丫清泠泠的笑,爱看美娟飘逸的身影,但没有勇气接近她,因为她周围有许多追随者、崇拜者,趋之若鹜。

    吴美娟享受着她的骄傲,张军功若无其事地做着自己的事情,好像他们是不相干的两个人。

    二丫又来找大山了。大山每学期一次,担负着陪护二丫回家返校的任务,这次也不例外。别人非常羡慕这样的美差。

    护花使者的任务既光荣又艰巨,光荣的是寂寞的旅途有美女陪伴,又有可口的水果和点心吃,艰巨的是她时常晕车,有时候还会哇哩哇啦吐个不住,而且一旦高兴,她还带许多书回家,要知道她平时可是很少看书的,她像做恶作剧那样麻烦他。

    他大声说:“可别带那么多书!”又小声补充说:“又看不完。”她扬扬手里的书要打他,没有打下去,而是神秘地说了句:“我想!”

    “没有办法,谁叫我是你的老乡呢?!”

    “知道就好!”

    终于考完试了,终于可以回家了,终于可以麻烦大山了,这样日子二丫盼望多久了?回家的学生,回家的民工像赶集似的。幸好他们坐的是始发车,他为她提着大包小包,挤过人群,挤进车厢,艰难地找到两个座位,他们开始了回家的旅程。 


    他们终于坐下来了,座位上摆满了水果、饮料、各种点心,这些都是她精心准备的,他也心安理得地享受着。 

    “大山,听别的同学说你写诗,可以瞧瞧吗?”她又要旁若无人地聊上了,他怕她这样的张扬。 

    “不好意思,那只是写自己的心情,不能叫诗,只能叫长短句。” 

    在大山心目中,李白、杜甫、白居易写的才叫诗,他们把好诗写尽了,以至于现在再也没有大诗人,徐志摩、余光中的诗还稍可读读。自己只是把心中的真、善、美勾勒出来,抒发出来,与山川溪流阳光蓝天鸟兽虫鱼共鸣。

    大山把自己随身带的诗作拿给小溪看,并一再说:多批评,别见笑! 

    小溪看着,兴奋地评论着,时而沉思着,时而陶醉着。有时还喃喃地说:“真美!” 

    她想:这个家伙心中珍藏着多少美?他胸中有多深的沟壑?她问自己:我是他审美的对象吗? 

    军功不知道她是真地读懂了,还是出于对自己的尊重。

    车进站时,她总要打开车窗透透气,外面的寒风吹散她的长发,刮在他的脸上,尽管只有一缕或者只有几根,大山还是有触电的感觉,他心里洋溢着莫名激动,他骂自己没有出息,但他还是喜欢她没有拢去她的长发,喜欢这样风,尽管很冷! 

    “你将来要做诗人吗?”她不无兴趣地问。

    他想让她安静下来,心想:二丫呀,怎么和鸭子一样呱呱的?“我真羞于说做诗人,但我想有诗人的情怀,歌颂真、善、美,我更喜欢哲学,希望对人生和社会有一个清楚的了解。” 

    他不善于言语,好象也没有更多的爱好,体育项目也只是跑步,挺能坚持的。偶尔也打打篮球,但决不争胜负,只是为了锻炼。他把别人上网、打扑克、逛街、谈恋爱的时光都用来看书了,同学们说他是书呆子,但他乐此不疲,深深地陶醉其间。他留恋山水,一旦有旅游的机会,他绝对不会错过。这些,她都看在眼里,喜上眉梢,心里也早已拨动着少女琴弦。 


    今天他话多起来,好象他什么都有研究,什么都有见地。她聆听着,神秘地笑着。 

    “你上网聊天吗?”她好象明知故问。 

    “聊!”他简单地回答,但她已经吃惊地瞪大眼睛了。

    “你网名叫什么?”她开始又兴奋起来。

    “采风。” 

    “什么意思?” 

    “风,是国风,诗经三大组成部分之一,也是它的精华所在,主要来自民间。采风就是体验采集民风。” 

    二丫兴奋起来,嚷嚷着也要申请QQ,征求意见似的:“大山,不,采风,我叫什么好呢?”

    他随口说道:“你叫弱风!”

    “你骂我!”

    “我怎么骂你了?”


    她说不上来怎么骂她了,好像有,又好像没有,这个名字好像很美,又好像很病态。

    她更想了解他了,也为自己眼力骄傲。 

    他们又谈到看电视,喜欢什么节目,喜欢哪个主持人。大山终究是男人,和她爸一样,喜欢《动物世界》、《新闻联播》,他还喜欢《高端访问》、《面对面》栏目。赞许着王志、水均益、白延松,臧否着李咏、毕福剑。大山有他的理由,十分新鲜,引人入胜。他们的议论和谈话引来周围的目光,他们置若罔闻! 

    他的侃侃而谈吸引着她注意力,她没有了旅途的疲劳,更让她高兴的,她竟没有呕吐。 

    他们下了火车,他先到家,他没有回家,他鼓足勇气说:“我送你到家吧,好事做到底!” 

    她答应了他的请求。

    她终于看到了她家的灯光,转身说:“到了,你回去吧!” 

    他转身要走,她又说了声:“谢谢!”

    他站住了,她慢慢伸出她的手,回避他的审视,他握着她的手!

    就在他们身后,万家灯火,很柔,很柔!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恋爱”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恋爱』恋爱是内心美好的~验,一旦~~了它的秘密,就再也不能安静地~了。 寒假过后,回到学校,军功和美娟的恋情,就像~风刮~校园,~起不小的~澜,这~澜首先在美娟寝室炸开了~花。 ~室友,蒋再兰、王琪、刘晓晓、沈静在寝室,齐梦茹不在,四个~~商议好了,今天~来个四美会审,审查吴美娟的叛变,背叛了单~的誓言,背叛了六~~中的四~~,加~了齐梦茹的队列,是可~孰不可~?~~
     >> 阅读第2章 恋爱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