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长的艳福》·第1章 偷来的媳~


    朱旨归当上了村长,大摆宴席三天。全村上上下下,男女老少都去庆贺。想不去都不行,免费的宴席,谁不赏脸啊。,就着这机会大吃一顿。谁跟酒肉结仇不成。所以有了如此热闹。

    宴席上,大眼邱民忽然耍宝,在众人面前翻起空心跟斗,不知道是谁将起来的,说是大眼你要是还翻得到五十个跟斗,我就喝一斤襄江红,大眼邱民说,这一斤酒我叫你喝定了。衣服一脱,活动活动胳膊腿,就在那空场子上噗噗通通五十个跟斗给翻完了,再去找打赌的人,连一个鬼影都不见了。邱民找不见人,就抄起大碗猛喝凉水。刚一丢碗,就倒在地上,休克了,朱旨归赶快叫人掐人中,,又叫几个小孩对着邱民浇了几泡尿,邱民总算哼哼唧唧地还过阳来。朱旨归问他还赌不赌。邱民说,赌,我赌他八辈子活祖宗。狗日的来娃子,敢赌不敢输。


    邱民这头落了戏,那头马嫂子有发起酒疯来了,人都滚在地上起不来。别人不好去抱,她男人又不在家,于是有人把它儿子找来,他儿子虽说刚出学,但是生的五大三粗,很有一股力气,她儿子将两手一叉,架住老妈的胳肢窝,喊一声‘起’肥胖的马嫂子硬是被儿子架起来,还有人旁边辅助,把她弄回家放在**,她还在不停地喊着,‘我还没喝好,我还要喝,来划拳,八个,’马嫂子划这一拳的时候,手伸出老长,身体也跟着曳过来,将掉落床下,大伙的心悬到了嗓子眼,都抢步过来,谁知,她又喊一个‘不出,’抽回拳头,身体也跟着返回床里头,让人虚惊一场,看到马嫂子这囧态,惹得大伙爆笑不已。

    朱旨归提了一瓶醋过来说,马强,给你妈灌点醋,看她那样,老虎都拿她没办法。说着,顺手有递过来一碗水说,把这个淋在毛巾上,贴在额头,她会好的快一些。侍候好马强他妈这一摊子,朱旨归回到宴席上来,继续和大家举杯。平时说话特别炸炮天的牛全英晃动着她那两只大**到了朱旨归面前说,朱娃子,你给我们说说,你媳妇是咋弄来的,到今儿我们还不知道呢。这稀奇故事可不能给漏了。

    朱旨归呵呵笑着没吭声,她的脚步在轻轻地挪动,做一种准备跑到架势,牛全英一个箭步冲过来说,看你往哪儿跑,伸手就抓住朱旨归的手脖子说, 你要是不讲的话,我叫你吃奶,你信不信。别说你是村长,你就是县长,我也管饱你。’朱旨归见逃脱不掉,只得求饶,‘好好好,我说,我说还不行吗。’朱旨归这话一出,全酒席的人都安静下来...


    那时候的朱旨归还是个小混混,在城里就靠偷偷摸摸过日子,特别是那两根手指头,为了练成夹钱包的绝技,食指和中指都练成一般长了,那放鸭子的河南人教会他开水锅里取硬币之后,就放开他叫他实习,去偷人家的口袋,一回 他成功了,二回他又成功了,一次次胜利得手,助长了他的胆量,他觉得偷人家的口袋没意思了,于是开始冒险撬门入室。朱旨归被成功的喜悦冲昏头脑了,他撬开了一家什么领导的家门,发现屋子里好东西太多了,他先是不费吹灰之力找到那藏钱的地方,水缸下面压了一个油纸包,五元、十元的有好几千,他分别藏入自己身上几个位置,还留恋那各式各样的水果、罐头,饮品。还有一样让他兴奋但却无法弄走的东西,那就是很大一盆君子兰,那盆雪白的君子兰在那个年代是无价之宝,可以换来一个铁饭碗,还可以换来一桩姻缘。朱旨归现在就希望把这一盆君子兰给安安稳稳地弄走,那么,面包有了,一切都有了。朱旨归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思想斗争,最终还是决定带走它。他脱掉自己的衣服把那盆君子兰,不,准确的说,即是未来,也是希望,给小心地包裹好,向屋外走。应该是他的偷盗过程是完美的,偷盗技巧也是值得肯定的,但是,他忘了观察退路,那退路是那种狭窄的钢筋结构,而且笔陡,他在往下走到时候,那件裹着君子兰的衣服被钢筋**来的部分挂住了,朱旨归没有回头,以为是被人揪住了,于是拼命一挣,那盆君子兰从头顶飞了出去。你能试想到那花盆’啪‘的一声落地的脆响,会惊动多少人,当时,院子里冲出来十几个居民,起先,都是好奇那一声响,后来发现是小偷,于是都来了劲,吆喝着,过来抓他。他抡起拳脚左冲又突,结果慌乱之中又跑错了方向,钻到了最里边一栋房子的走道里,后边的人已经赶过来,再想跑出去,那比登天还难了,他便直往上奔,直到四楼,发现有一家门开着,就一头扎了进去,心里就想着跑不掉也拉个垫背的。

    有人说,这就是命,朱旨归就是这么胡乱一拱,就拱出个媳妇来,他钻进屋里见大厅空无一人,干脆长驱直入,一下子就冲到了最里面的洗澡间。这时,朱旨归一下子呆住了,一动不动地定在那里,他看见一个娇艳欲滴的美女**的站在浴盆旁边,手里拿着淋浴喷头比他更加发呆,还是他朱旨归先醒过神来,但是面对这种阵势,朱旨归也脑子短路似的说,小妹妹,我走投无路了,你知道水泊梁山上的好汉吗,都是被逼的呀。’你要是搭救了我,日后,我当牛做马报答你。


    门外,脚步声逼近的一颗,那**的美女忽然把他和衣托进浴盆里,将他按倒,拼命地搅起 很多泡沫,自己也以最快的速度卧进浴盆里。那些人很快就追过来,见门开着,也呼啦一下全涌进来,只看见一个沐浴的女孩,在不紧不慢地往身上弄泡泡,连怀疑都没有,径自出去,嚷嚷着说‘肯定是翻墙跑掉了,一群人议论着离开。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金盆洗手为红颜”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金盆洗手为红颜』钻在泡沫里的朱旨归听到~音已远,他站了起来,先说了一~对不起,然后~起~孩的~巾把~~的泡沫抹~,但是,那~~经过沐~~的浸泡腻腻~~的,贴在~~很不~,于是找~孩~~~换,~孩说,只有爸爸的~~,,说着,仍然光着~跑去爸爸的~头柜那里,打开柜子,找来一套给朱旨归。 那~~是最~行的的卡布~到中~装,朱旨归说,我~~个澡,那样才能换~~。 ~孩说,那你先~吧~~
     >> 阅读第2章 金盆洗手为红颜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