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长的艳福》·第2章 金盆洗手为红颜


    钻在泡沫里的朱旨归听到声音已远,他站了起来,先说了一声对不起,然后抓起女孩的浴巾把身上的泡沫抹掉,但是,那衣服经过沐浴露的浸泡腻腻滑滑的,贴在身上很不舒服,于是找女孩要衣服换,女孩说,只有爸爸的衣服,,说着,仍然光着身子跑去爸爸的床头柜那里,打开柜子,找来一套给朱旨归。

    那衣服是最流行的的卡布做到中山装,朱旨归说,我要洗个澡,那样才能换衣服。

    女孩说,那你先洗吧。朱旨归就那么大摇大摆地卧进了女孩的浴盆,女孩还是光溜溜地站在那里,看着他洗澡。

    朱旨归说, 拖鞋在哪里。女孩赶快把拖鞋拿到了他的面前,朱旨归又说,我要一个干毛巾。女孩又把干毛巾拿了过来。朱旨归洗完澡,肚子咕噜噜叫,于是又叫女孩弄点吃的来。

    女孩二话不说,从橱柜里找出来剩菜和一个馒头说,菜凉了,要热一下吗?朱旨归本来就想遇着这么老实的女孩就在她面前玩玩流氓集团的感觉,不料她却给了朱旨归一个家的感觉,他似乎才感觉到她地存在,那眼睛死死地盯着女孩看,女孩由他看虽有些羞臊,却依然没去拿衣服遮体。


    朱旨归疑惑了,你为什么不穿衣服。

    女孩说, 我还没洗澡。

    朱旨归说,可是我是男人啊,你就不在乎?女孩摇摇头。

    朱旨归说,告诉我为什么?

    女孩说,反正你都看见了,我还有什么好隐藏的。

    朱旨归血往上涌,他把剩菜和馒头放在了一边,慢慢地走道女孩的身边说,如果我现在要了你,你也不准备挣扎或者呼叫吗?女孩摇摇头表示不会,朱旨归说, 我现在就要了你,你也不后悔,女孩说, 不后悔,我救了一位好汉。女孩的的面容见流**一些豪气,朱旨归控制不住自己了,他一把将女孩抱起来扔到**,**地亲吻起来,女孩女孩发出沉重地**,那是被他强壮的身躯压迫所造成的,而不是快乐的感觉,朱旨归发泄过后感觉到这些有些气愤,我做的不好吗?


    女孩说,很好。

    朱旨归说,那为什么,你不表示出来?

    女孩说,为什么,你要上我,你不知道一个女孩最宝贵的是什么吗。

    朱旨归恶狠狠地骂了一句,自己都不知道实在骂女孩还是在骂自己。他看了一眼女孩那任人宰割的样子,忽然感觉到她是那么可怜,怜香惜玉的心情油然而生,迫使他反放弃了恶念轻声地说,去洗个澡。女孩没说什么,只是走进浴盆的步伐有些艰难,处子之血,顺大腿根流出来,直淌到地板上,殷虹殷虹的好多。朱旨归看在眼里,猛地抡起巴掌 ‘啪’地一声打在自己的脸上。因为这一声响女孩站住了,朱旨归打完自己,迅疾扑向浴盆里的女孩,一把将她抱在怀里,你,愿意嫁给我吗,我为你负责。女孩一听这话,眼眶里流出了泪水说,你怎么负责,做贼吗,让我成天过着 提心吊胆的日子。朱旨归说,不,如果你嫁给我,我从此金盆洗手不再干这短寿的营生。女孩闻言,迟疑了一下,还是将头埋在了朱旨归的怀里。

    自那以后,朱旨归果然不再偷盗,而是拼命地干活,前前后后干了十几种工作,工地上当过小工,送过报纸,搞过外卖,做过蜘蛛人,也给仓库扛过包,...。钱赚的不多,勉强够用,有了一点小积蓄的时候,朱旨归特意买了一只大铜盆,权当它是金盆,邀来所有的江湖朋友做了证,宣布从此退出江湖。


    朱旨归回家的时候时年二十八岁,回来前一天,他梦见他妈叫他快回来,不然就看不到老妈最后一面了

    ,说来也桥巧,朱旨归前脚到屋,后边村里就传出朱旨归他妈过世的消息。朱旨归说,朱旨归啊儿子归来了啊,妈呀旨归归来了啊。朱旨归发誓定要活出个人样来不可。

    朱旨归回到村里后开始积极参与村里事物,跟着老干部的屁股后面当跑腿的,学习村务管理,和运用。努力创造一个和谐共处的人际环境。因为他不计小亏小累,今天打一只野鸭 ,明天弄一盆黄鳝,后天又不在从哪里讨来一壶好酒,,不仅把几个老干部老领导侍候的舒舒服服的,也把村里的男女老少的关系处理的很好,这也许就叫以心换心,最终,在众多老干部的扶持下,朱旨归走上了村官之路,他把玩着这一天应该是很久了,所以开宴三天以示庆贺。当然,在讲述中细节之处都被朱旨归给省略了,只讲来了一个大概。村民们已经满足了猎奇心理。明天就将走马上任,朱旨归笑的**灿烂幸福无比。

    朱旨归有一些雄才大略要实施,自然要有一些小弟撑场子,这在娱乐圈叫包装,在社交圈 叫气场,当然,乡下人说的更实在一些,扎堆。有人愿意朝他面前扎堆,这说明他行。朱旨归把一些十几岁二十几岁的半大小子们聚在一起今天干点事,明天干点事,事后总有一些回报,围着他转的人就更多了。不几天,大人们也都服了,愿意听他调遣。朱旨归感觉自己的想法是对对的,就不再满足于小事情上的操劳。他想做一些 更对得起村民的事情。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不晓得谁玩儿谁”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不晓得谁玩儿谁』朱旨归准备着集~打~的事,麦子见~就发苗,地~害虫也~开懒~,~提起~神和人抢粮食,老百姓虽说都懂得打~治虫,但是时间~却不能掌握很好。必须有人把好时机,号召起来才行。 朱旨归听了一~收音机,,知道明天~~雨,~这~雨贵如油,就不打算打~了,前几天村委~说公路边~的那块地~挖好排涝~,~的(~)最近几天~路过。~打不成,就挖~,但是现在都在~经济,任何人,~事,都是看~~
     >> 阅读第3章 不晓得谁玩儿谁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