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长的艳福》·第3章 不晓得谁玩儿谁


    朱旨归准备着集体打药的事,麦子见春就发苗,地下害虫也伸开懒腰,要提起精神和人抢粮食,老百姓虽说都懂得打药治虫,但是时间上却不能掌握很好。必须有人把好时机,号召起来才行。

    朱旨归听了一下收音机,,知道明天要下雨,感觉这春雨贵如油,就不打算打药了,前几天村委书记说公路边上的那块地要挖好排涝沟,上面的(领导)最近几天要路过。药打不成,就挖沟,但是现在都在抓经济,任何人,做事,都是看自己的情况办事,基本上不听 村长的安排了,有什么事儿,还得要请书记出面才行,朱旨归发觉自己成了末代村长,他想起以前自己还曾经嘲笑过南河乡的乡长崔小丽是末代皇后,那时候取消乡一级 政府,崔小丽再也不能到处吃喝贿赂。朱旨归是拍手称快。今天的朱旨归才发现当这个类似末代的小村长完全无足轻重,可有可无。自己有一台拖拉机,有捡来别人的十几亩地,一下子也撂不掉。那总比在外打工稳当,电视上经常讲 务工费拿不着,这个村长就将就着 当,好歹还有千把块钱一年,主要是不用操太多心。

    就说昨天吧,在城里住了半辈子的邱八爷回乡埋葬一事吧,人家只是要那一两个平方的地方埋个人,树个碑,就因为自己是个村长,邱家人一出手就是五百块钱,外加一条阿诗玛香烟,这不也是一些收入吗。

    朱旨归把大锁 往门钌铞上一挂就直奔周书记家,结果周书记去了村委会,他又屁股一扭赶快去了村委会。走到村委会门口,听带里面闹哄哄的,且云雾升腾,有些老烟枪们 发错吭吭咔咔的咳嗽声,仔细一看,除了几个村干部,还有三两个农民代表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讲着什么,还说可行不可行的,有的面红耳赤,有的轻松笑谈。多听了一下,这才明白,村委会在安排九队的预留地种棉花的事,上面要求 一定要种,下面老百姓就是不肯答应,原因是种棉又麻烦, 又不赚钱,最主要是,水源问题不能解决,南河水上不来,每家每户都用手扶拖拉机抽堰塘的水,很是费油不说,堰塘抽干了,鱼苗也死光了,去年说是有补助,补助金至今未到账。这让种棉户 积极性大打折扣。周书记努力地解释着,百姓代表也极力地争论着,互不相让。

    朱旨归心里犯嘀咕,这架势,怕是轮不到自己这事儿了。这么一想,索性就当个看客。周书记正焦头烂额,一抬眼,见朱旨归斜靠在门口就气不打一处来,妈妈的朱鬼娃子,来了也不吭声,过来研究研究咋法弄。

    朱旨归见周书记瞅见自己了,也不想再 当隐形的,咧开嘴笑了一下说,你这点球事儿,还轮得到我出什么主意,我也是来给你老添乱的,


    周书记一听说,那有门儿,你小东西要给我添乱,总归要给我的乱子理顺了再说,赶快想想,有啥办法替我解决下。书记近乎巴结的态度,这很少见。

    朱旨归说,你先出来,给我的事儿听听再说你的事儿。书记哈着腰出到门外,用它那发黄的手指掏出一支烟,奉到朱旨归面前,朱旨归说,带我进城洗个脚,就给你一招。

    书记说, 小意思,啥时候去?

    朱旨归嘿嘿地笑着不言语。,周书记愣了只一下,立马冲进办公室说, 有急事儿,散会,所有的人如释重负,牙膏一般挤出门外,各自散了。周书记打了一个电话。

    一会功夫,他儿子周波就开着一辆大众过来,问啥事,书记说,带你朱哥去城里玩,玩尽兴了再回来。

    周波说,爸你不去吗?


    书记说,我还有点事儿,去不成,你们俩都是年轻些,有共同语言,我老头子去不合适。

    儿子听的明白,冲老爸一个坏笑说,也是,现在你老也就只能看看碟片过瘾了。书记扬起手来,儿子赶快缩成一团示弱。

    书记已经扬长而去。周波说,朱哥,你又玩啥子法术了,我老爸今儿这么慷慨。

    朱旨归说,没啥,就说想你了,咱们俩好久没在一块儿痛快地玩一回了。

    周波说,得了吧你, 想我,你又不是同性恋,想个鸡毛你想,哥们儿面前不打逛语,快从实招来。

    朱旨归说, 真的,就是想你了,我好歹算一个官吧,你爸给面子,要不你就没机会到外面撒野了。


    周波说,那行,你就继续想着吧,没时间陪你,哥们正忙着上网Q美眉呢。

    朱旨归说,好好好,我对你说,你老爸叫我帮忙给他拿主意,九队的人不愿意种棉花,任务完不成,直接影响你老爸的仕途啊,你小子 又不是不知道,补助款的猫腻...

    周波赶忙伸手要求打住,说, 行了,朱哥,哥们儿清楚,不说了,走、上车,我让那些小姐玩儿死你。

    朱旨归哈哈地笑个不停,行,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周波一踩油门,大众车箭一般冲向风月之地。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深圳”的风景”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深圳”的风景』周~所说的风月之地是市里一个跳~舞最出名的舞厅,~作“望江楼”,周~经常去的地方,那里不仅有俄罗斯洋妞,还有泰国人妖,有保龄球打,有商务电脑房,有高级西餐厅,~的陪酒~*郎年龄都是全市最小的。就看楼~停的那一排排轿车也知道生意很火,它~了最多人的~味。 周~滔滔不绝地讲述让朱旨归遐思~,朱旨归虽说在外混迹江湖多年,充其量只~过中级舞厅、宾馆,和那种为赚取饮料费拼命喝~~~~
     >> 阅读第4章 “深圳”的风景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