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歌的岁月》·第1章 元旦


    你必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

    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

    在你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

    ——《圣经?诗篇》

    2012年 1月1日的这个夜晚,是新年的第一天,大卫躺在羊城的一家旅馆里彻夜无眠。

    本来约定这个夜晚与兰心共度,在熟悉的旋律声中、在醉人的爱恋气息中厮磨、享受和迎接新的一天。然而傍晚,就在大卫兴冲冲地从郊区回来,路上发短信给兰心的时候,兰心却回答说“在沙面,我今天不回呢!”

    大卫猛地一怔,昨晚她不是说要和自己一起到海心沙广场上参与狂欢,随着时针的转动倒数着新年步伐到来的,怎么就在那一时刻来临前的5个小时8分零7秒,一切突然变了?

    知道今天有人专程打飞机过来看兰心,说是来陪她过新年的。

    去之前兰心还问:“来自北京的谁谁,看样子是想追我,想跟我见一面……”

    虽然心里一阵慌乱,但大卫还是定定神,强作欢颜地说“大老远地跑过来,看来还是有诚心的,亲爱的你应该去会会。”

    “就不怕我被人拐跑了么?”兰心幽幽地低声说。

    “不怕,一时半会是没人能把你从我身边抢走的!”尽管心里感觉不妙,大卫还是故作豁达地说,“再说我不能陪你一辈子啊,去考察考察也好,说不定是可以成为你另一半的。”


    “那好吧,不过,晚饭后我一定回来,咱们一起去广场迎新年。”

    “拉钩!”

    “拉钩,一百年,不变!”

    兰心还是那个天真可爱的样子,就像第一次初见,让大卫心动不已。

    但没想到的事,兰心这一去却不再复返,从上午到夜晚,这顿饭吃了恁久,从什么时候起到现在还没结束。或许还要到以后,永远也没有尽头……

    大卫不禁困惑:是谁,竟然能这么快就俘获了她的心?用不到一天的时间,竟然超越千百个美好得不能再美好,幸福得无以再幸福的日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一个怎样的故事,让兰心放下已有的相约,而去迎接一个新的、远方的陌生人?

    大卫的手中,有兰心早上给的她的旅馆电话,是在师大里面,环境不用说自然很美,更特别的事离她表姐家很近,以前周末她去表姐家玩常住的。

    中午时分,兰心说已经帮他定好了房间,当然是她常住的那间,窗外有几丛蕙兰。

    本来有朋友邀约他去一家公司帮助谈一个策划项目,因为心里挂念着晚上的信念之约,大卫胡乱应付了一番,就早早地跑到师大来了,转几个弯就到了那家兰心说的“倾心相约”旅馆,旅馆坐落在一片大榕树相拥的小湖边,环境优雅安静,湖边树林子里面不时传出吉他和笛子的奏鸣声,正是兰心所喜欢的,难怪兰心有时表姐家不住,要住到这里来

    有蕙兰正对着的窗户很好找,就紧邻着湖边。大卫兴冲冲地冲进旅馆,一问价格并不贵,陈设简单而洁净,毕竟是大学校园开办的,很有书卷气,确实很合大卫之意。

    然而就在他要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兰心的短信飞来:

    “今天不回来呢”。


    顿时如晴天霹雳,大卫接到那个短信后感到一片茫然,伊人不在,他还要这房间何用?即便住了进去,他还能待得下去吗?

    他一转身走出了“倾心相约”,心意惶然地转过身,漫无目标地在师大校园里逛了很久,怅然而不知所往。

    校园的林荫树下、亭台楼阁间,每到夜色朦胧,到处都是相依相偎的恋人身影。以往和兰心一起走在自己的校园中时,两人总会相视一笑,然而寻找一处僻静地角落也彼此偎依着,看月亮、数星星、倾听彼此的呼吸、讲述着彼此的故事。如今再度走在同样的小园小道上,过去的一幕幕回荡在眼前,既有甜美,也有心痛,让大卫唏嘘感慨不已。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感觉脚步乏了,眼神迷离了,灵魂飞去了的时候,大卫忍不住最终还是抱有一点点幻想,给她发了个短信:

    “兰心,真的不回来了吗?”大卫满心里多么希望她能回来啊。

    但没有回音,时间似乎那一瞬间被拉长到千万年,半个小时后她的短信才姗姗来迟。

    “不回了,你安顿好了吗?”

    犹如当头一棒,也就是说,这个新年的夜晚,大卫特意赶来到她的住所,整整一天都期待着那个美妙的相逢。但事到临头她却有另外的打算,这打算和最初的约定是如此南辕北辙,说好的约会,甚至可能是和别人共度这个新年的夜晚。

    刹那间,一股莫名的愤怒如火山喷发,涌上大脑,然后浑身像被火山灰及熔浆覆盖着,一半是烈火焚燃,一半是沉重不堪。如果此时那想象的情境就发生在眼前,大卫很可能不管不顾挥动拳头,砸向任何一个他看到不想看到的人或场景……

    但不久,他又冷静下来,渐渐的,一种新的咸涩的想哭的感觉冲上心头!

    但大卫早已不会哭泣,从早在十八年前踏入18岁时的那个重要的时刻,决定成为男子汉的那一刻起,他就发誓不再哭泣了,就这样他已经坚持了18年,难道此刻反倒不如前半辈子时的青葱少年吗?当然不!此刻,大卫宁愿让心头的嫉妒之火将自己烧灼,让满腔的愤懑变成待饮的毒药,他也不会哭泣。

    更何况,她是自己心爱的,也许一辈子都会心爱的人!如果他愿意,或者说如果可以给兰心一个家,甚至哪怕是一个承诺,兰心会与自己生死相依、不离不弃的。


    然而大卫不能够,他是有家室的人,一个给了他无数欢乐无限幸福的家,一个青梅竹马、相约白头的妻子,一个聪明伶俐、活波天真的小儿,这辈子他欠她们的已经太多,就是为她们献出自己的生命都可以,当然不可能抛开她们的。

    和兰心的相遇纯粹出于一种偶然,和兰心的相爱更是身不由己。有时候大卫不禁问自己,一切都是怎么了?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子的?自己怎么竟然会在深爱一女人的同时,还会眷恋上另一个?莫非真的如张爱玲所说,“人的一生,应该拥有两朵玫瑰,一朵红玫瑰、一朵白玫瑰么?”如果真是这样,妻子和兰心,到底谁是红的、谁是白的?

    一片胡思乱想中,两位知性女子的身影一帧帧、一幕幕地交替出现在眼前,一样的温婉、柔挚,一样的聪颖、美丽;一样的令他心驰神摇,一样地让他深深眷恋……更主要的是,还都一样地对他一往情深,一样的对他无怨无悔。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而自己却有两位红颜知己,且都愿意与自己生死相依、不离不弃,自己还有什么好抱怨,好心痛的呢?想到这里,大卫不禁释然,心中又是感激、又是叹息,于是默默地像《圣经》中的那位同名的战士和诗人吟唱着:

    你必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

    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

    在你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

    想到此,那一瞬间大卫突然变得无比轻松与豁达:

    ”小事一桩啦,不用挂念,只要你自己开心就行!“

    然而豁达只是一瞬间的。发完这段短信,大卫又感觉到一阵阵地虚空,似乎四肢都委顿下来,仰头躺倒在床头上,任由让痛苦之刃将自己的心寸寸宰割。

    头很疼,身体内部好像被抽空了,某些部位开始隐隐发痛。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绝响”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绝响』想著这是见你最后的一刹那 与十字为一 在不知是怨是怜是怒 ~~的逼视~ 我底心遂涔涔复涔涔了。 ——周梦蝶.绝响 时间已经很晚了,渐渐的灯光一~接一~地熄灭,窗外的喧闹~早已在什么时候悄然停止,吉他也听不到轻悠的奏鸣~,时间一分一秒的慢慢过去,仿佛经历了千年万年。 大卫一动不动地~在旅馆的~~~~
     >> 阅读第2章 绝响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