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歌的岁月》·第2章 绝响


    想著这是见你最后的一刹那

    与十字为一

    在不知是怨是怜是怒

    狂乱的逼视下

    我底心遂涔涔复涔涔了。

    ——周梦蝶.绝响

    时间已经很晚了,渐渐的灯光一处接一处地熄灭,窗外的喧闹声早已在什么时候悄然停止,吉他也听不到轻悠的奏鸣声,时间一分一秒的慢慢过去,仿佛经历了千年万年。

    大卫一动不动地躺在旅馆的**,身体似乎停止了运转,然而思绪却如翻江倒海般汹涌起伏。虽然一再强迫自己不要去想,娉婷顾盼、曼妙生姿的兰心身影却一个劲地浮现在眼前。

    大卫开始预计到这个夜晚自己会失眠。这样的状态不是第一次了,他自幼体弱、性情敏感,十多年前读大学时他就已经罹患过神经衰弱,后来结婚、有了家,就慢慢好些。前些年工作不顺,抛妻别子转到南方这所高校工作的那些日子里,工作、生活的压力,漂泊异乡的孤单,曾让他再度夜不成眠,又是兰心的出现,才让他重新享有了安然的酣眠。

    就为了这个,大卫都要对兰心感激不已,愿意为她去生去死。但如今,曾经带给自己那么多美好记忆的、心爱的人,就这样突如其来地走了,正如她当初这样突如其来地来,甚至都没来及轻轻一挥手,就带走了所有的云彩。

    凭他对兰心的一贯了解,大卫知道,除非今夜兰心回见的人,是真的能够打动她的心、甚至可以托付终身,她是一定会回来陪他到到新年的。


    其实在兰心去赴约之前,大卫就心底暗感不妙,因为来人是今年暑假和兰心在呼伦贝尔大草原邂逅,并结伴共游过一星期的。就像那首歌唱到的“我有一个小小心愿,等到草原最美的季节,我们一起去看草原!”兰心曾几次邀约大卫一起去看大草原,大卫却从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给推脱了。以至于兰心今年暑假最终决定,自己一个人也要去看草原。

    草原就是兰心的梦、草原就是兰心的歌、草原就是兰心的心灵之约,虽然也很想去呼伦贝尔,但假期是归家的时间,在外工作半年时间都没有好好陪一下家人了,到了假期那是一定得回去的,所以大卫不能赴草原之约。

    然而,像兰心这样喜爱唱草原歌曲、跳草原舞蹈的美丽女子,一个人去大草原,怎么会不引起男人们的注意,不被男人们所追逐呢?大卫虽然后怕兰心去草原,会一不小心从此失去她,但想到兰心如此钟爱草原,自己不能陪她已经够对不起她的了,无论如何不能阻止她去吧。至于她是否在草原上会被另一个喜爱草原的男人所吸引,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此刻,事实似乎证明大卫的后怕果然成真了,那个兰心在草原上碰到的男人来了,而且是专程坐着飞机来陪她过新年的。今夜看起来兰心只是和自己一个小的失约,其实上已经意味着她将要赴一个更大的约会,从此以后她或许真的一去不复返了。

    尽管也曾想过那样意外的幸福总有一天会随风飘去,但这样的时刻真正到来的时候,大卫又觉得猝不及防。本应美好的夜晚他的爱人却随别人走了,他恍然间一下子回到了从前,回到了自己一个人面对漫漫长夜、孤独失眠的日子。

    接着窗外隐约渗透进来的灯光,大卫眼睛睁得大大的,迷茫地望着天花板,嘴里虽然数着羊,耳畔却突然想起周梦蝶的一首诗:

    《绝响》

    想著这是见你最后的一刹那

    与十字为一

    在不知是怨是怜是怒

    狂乱的逼视下


    我底心遂涔涔复涔涔了。

    我是为领略尖而冷的钉锤底咆哮来的!

    倘若我有三万六千个毛孔,神啊

    请赐与我以等量的铁钉

    让我用血与沉默证实

    爱与罪底价值;以及

    把射出的箭射回

    是怎样一种痛切……

    好几次,大卫的手忍不住伸向电话,大卫知道,只要他坚决要兰心回来,兰心会的!

    但她回来后大卫又能给兰心什么——爱情?家?或至少某种承诺?

    不,大卫都不能,所以大卫无权也无颜对兰心要求什么,真爱她,就要学会放手!即便这种过程是用彻夜无眠和心的绞痛作为代价的。


    想起弗洛姆说过”爱,不是占有,而是一种呵护对方的能力!“大卫开始安慰自己。

    从爱上她的第一天起,大卫就暗暗发誓,既然不能给她任何承诺和未来,那他只能而且也愿意在某一天成她之美!不是因为他有多么伟大,或是因为别的什么,大卫只是知道,爱一个人就是为了让她幸福。不是曾经很多次说过不想耽误兰心的青春,希望兰心能找到自己意中人吗?今夜,应该就是她找到了意中人的时候了吧,那还有什么不可割舍的呢?!

    想起弗洛姆说过”爱,不是占有,而是一种呵护对方的能力!“大卫开始安慰自己。

    而况,兰心也心甘情愿地陪伴着他度过了一段段美好的岁月,从来没有跟他要求过什么,大卫他还有什么资格阻止兰心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生活呢。

    好多次,大卫不是说过,要帮她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吗?怎么当她的幸福来敲门时,又不肯为她放行,不愿为她祝福呢?

    但想到是一回事,做到又是另一回,无数个念头此起彼伏、无数个翻身辗转反侧。今夜,新年之夜,竟然显得前所未有的残酷和漫长,时间也恍惚在煎熬中迟滞。

    夜,已经很深了,虽然依旧难熬,但大卫已经渐渐释然。忘记某些人某些事确实很难;每次试图忘记,却不断记起,每次记起,又咬紧牙关希望坚决忘记。

    靠窗的茶几上插着一束雪白的兰花,芬芳馥郁了整个房间;靠墙的书桌上点着一根红烛,晶莹的烛蜡一滴滴落下来,好像谁的眼泪在流。

    托着红烛的是一只白色嵌蓝色枝叶的碗,紧挨着碗的是一部黑色的电脑,闪烁着绿色的荧光,在浮起的光线中,隐约地升起一阵阵轻柔飘渺的音乐,随同兰花的芬芳,充溢着房间的每个角落,绕过斜靠在**的身体,飞过眼角,直至渗透进心底,如涓涓细流,滴滴答答数落着时间,和满心惆怅的主人一起,静静等待着新的一天。

    偏偏就在此时,这个临时找的旅馆隔壁显然很薄,隔壁的房间里想起一阵阵欢爱的吟唱声!再度勾起心中的痛,曾经的美好相遇,曾经的欢歌岁月,曾经的所有如烟往事,自暗夜里缓缓飘起……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邂逅”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邂逅』你站在桥头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站在桥~看你…… ——卞之琳 武夷~,曾经只是大卫一生游历计划中的一个小点,但从公元某年月日开始,赋有和其他许许多多风景名胜不再一样的涵义,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在那里,有和兰心最初的相遇,并开始了以后的那段~并快乐着的美好岁月。 那纯粹是一个意外中的意外。说是意外,首先,大卫以前一直在国家机关和外资企~~
     >> 阅读第3章 邂逅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