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歌的岁月》·第3章 邂逅


    你站在桥头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站在桥下看你…… 

    ——卞之琳

    武夷山,曾经只是大卫一生游历计划中的一个小点,但从公元某年月日开始,赋有和其他许许多多风景名胜不再一样的涵义,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在那里,有和兰心最初的相遇,并开始了以后的那段痛并快乐着的美好岁月。

    那纯粹是一个意外中的意外。说是意外,首先,大卫以前一直在国家机关和外资企业工作,没想到会某一天来到一家高校工作;其次,刚到新单位的第二天,还没等喘口气,认识几个人,就参加了新单位的秋游活动;其三,自这种纯属意外的活动开始,他会遇到这一生中又一段刻骨铭心的**岁月。

    也就是说很无数种理由可以让大卫根本无缘参加那次旅行,但就在最后关头,大卫竟然参加了,至今想来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仿佛真的是上天安排好了的,或许只能用这“正是上天注定了”的相遇吧,或者再换一种俗得不能再俗的话说就是“缘分”。

    起先登车的时候并没意外的惊喜,一路转车转机好几趟也没有特别的发现。然而就在大伙一起来到武夷山脚下,预备登山的时候,故事不知不觉中发生了。

    大卫虽然新来,但因为从小生长在山区,出门见山、上山下岭惯了的。而同事中多是城里人出身,特别是那些“资产阶级的娇小姐”(大卫的口头禅),多是出个大门怕晒破皮肤的乖乖女,爬起山来免不了三步一停,五步一喘。于是乎,大卫主动招前呼后,如此这般地为女士们效劳,从而赢得大伙的刮目相看。

    然而,队伍中也有例外,不止一次,大卫发现,众多娇柔的美女中总会有个窈窕的秀影,身姿曼妙、脚步轻盈,常常自己一个人悄悄穿过人群,波鸿孤影般登顶而去,在众多蹒跚如蚁的登山者中间显得那样与众不同。

    ”那是谁啊?看着挺柔弱,爬起山来飞快嘛!“


    ”是兰心,某系的美女兼才女哦!“旁边一哥们打趣,“新来的同事吧?需要给你介绍介绍不?”

    "我觉得当务之急是赶紧跟上去看看,新来的哥们,趁兰心没被风吹下来,赶紧去帮一把,免得出了意外,想介绍都迟了!“有人跟着起哄。

    大卫笑笑,虽然嘴里无所谓,但他知道自己心底某个地方被身上打动了。大卫从来都是个独来独往的人,并不喜欢扎堆,对热闹的人本能地心生排斥;与此同时,对和自己一样独来独往的人常常情有独钟,真可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吧!

    独来独往的人内心深处常常是孤独的。苏格拉底曾说“离群独居的人,要么是天使,要么是野兽。”也就是说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但苏格拉底本人却是孤独的,庄子、老子、释迦牟尼野兽孤独的。这些人明明知道孤独难捱,为何偏偏选择离群索居呢?

    大卫因为自己是这样的人,所以他懂得,不是他们愿意孤独,而是因为没有多少人懂他,所以他宁愿孤独,在独自一人的时候,起码可以不受不同类人和物的干扰,尽管他们的内心其实是无比渴望有人关心有人问,有人理解有人沟通的。

    也正因为如此,大卫知道,远处那个叫兰心的美女内心深处也一定是孤独的,只不过一般人看不出来,或者即便看出来了也不能理解她而已。

    想到这里,大卫自然而然地对那个叫兰心的美女加才女多看了一眼。还别说,当大卫想起前边远处那位姑娘是”美女加才女“,那样清秀轻盈的身影,还真让他担心会从山上吹起来呢。

    忽然,一阵风吹来,扫得团队的旗帜刷刷作响,吸引了下大卫的注意力,随即听到众人一声惊呼:“啊!”

    原来就在大卫出神的那一瞬间,远方的叫兰心的美女被风吹得晃了一晃,大有要飘下山崖的迹象,让众人看了不禁胆战心惊。

    大卫本能地就要冲上去,但距离太远,他只能心急火燎地干着急。

    但就在那一瞬间,远处那个叫兰心的姑娘轻盈地往靠山体的方向一侧,稳稳地贴在山崖上,估计手也拉住路边的铁索了吧。


    忽听到背后一阵“乌拉”,队友们都齐声叫起好来吧。

    大卫一愣,随即微笑着停在当路,回头和大家对视着欢庆了一下。

    过一会人群中突然又咦了一声,大家的眼光齐刷刷地翻越过大卫的身体。顺着大伙的方向,大卫发现那个叫兰心的姑娘乘着没风的那一会,又如飞鸟一般轻捷地爬上了好一段距离。

    “我去看看去,别真出什么事……”大卫回头说声,随即不等大家答复拔腿就走,也不管后面的各种各样的哄笑声,做贼心虚般赶紧往山前赶去。

    虽然自己从小就爱爬山,也擅长爬山,但前方远处那个叫兰心的姑娘显然也不是俗手,慢赶紧赶,一路上大卫竟然就是没赶上去。

    终于攀上山顶了,大卫一眼就看到,前面另一处山头上,一座巍峨的古色古香的建筑物前,那位叫兰心的女孩此刻正独自斜倚在一处凉亭的栏杆上,出神地向远处看着什么。

    那一刻,大卫感觉自己的心砰砰直响,仿佛就要蹦跳出胸腔了。大卫知道,那固然是爬山爬累的,但那只占一般的原因,另一半说不清是因为紧张还是激动,或许是因为马上就可以看到那个叫兰心的姑娘吧。

    此刻,她就在那里,就如同一幅美丽的风景。让大卫想起卞之琳的诗:

    “你站在桥头看风景

    我在桥下看你……


    好一会,兰心没有动一下,直到大卫越过一段崎岖的路,踏进亭子,踱到兰心身边。

    “兰心,好有雅致啊!”

    女孩回过头来,轻盈地一笑,很楚楚动人的那种。显然大家都打过几次照面,虽然彼此并不太熟悉,但一起出行的情境下很容易如同老相识,彼此心无半点芥蒂。

    “你好像有心事?”大卫忍不住问一声,她刚才动人的回眸一笑中,似乎隐隐投射着一丝淡淡的忧郁。

    “没有啦……”兰心又扭过头来轻盈地一笑,这会忧伤突然不见了,澄澈的目光中闪现着一股生动活泼和激灵聪敏。

    “啊,你受伤了?”女孩突然惊叫一声,随即从随身的小背包中抽出纸巾,拉过大卫的手,轻轻地揩去渗出的血迹。

    猛然被一双温软如玉的小手紧握着,大卫不禁心神一荡,顺着女孩的目光看去,原来自己的两个手指果然渗出几缕鲜血,大概是刚才给大家攀引道路时不小心划开的,连自己都没注意到,也没觉得痛。

    但此刻被一双温软的小手拉过来握住的时候,大卫竟然真的感觉有些痛。大概是因为被眼前这个叫兰心的美女所关注,自己的感官也突然变得敏锐起来。

    感受着兰心的细腻温软,鼻尖不时掠过兰心的呼气如兰,看着她如此细心用纸巾擦拭着自己的伤口,大卫心中不时荡起一阵阵涟漪,好美丽温柔的女子,有时却又那样孤独忧伤,大卫心底某处被深深地触动了!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K歌”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K歌』“美丽的夜色多沉静 草原~只留~我的琴~ 想给远方的姑娘写封信 可惜没有邮递员来传情……” ——歌曲《草原之夜》 一天的~旅行,飘过曲折萦回的九曲溪,攀过变幻莫测的天游~,访过古色古~的武夷~舍,品过天~独绝的大~袍。 ~~后天色已晚,回到旅馆的同事们一个个累的恨不得立马~~。然而,听到地区团委~~~
     >> 阅读第4章 K歌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