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子地里的故事》·第6章 堂哥突然回来


    夜,终于跚跚来了,经过一天烤灼的大地,在带着凉意习习晚风的抚慰下,变得平静柔和起来。轻匀如娟的薄云,随着皓月冉冉移动,一明一暗的光波把自然界变幻的扑朔迷离,空气中弥漫着花草和泥土混合的气息,白天的喧闹静了下来,被一种空旷和肃穆所代替。
    正是农人吃晚饭的时候,村子里非常安静,一天的辛劳加上没有什么油水的食物,让人们好象十分短缺精神,到了晚上就静静的在家里待着,有的甚至为了省点电费,早早就睡下了,只有一群还不知人生艰辛的孩童,仍然在外边撒野,但他们的娱乐活动十分简单,无外乎就是捉迷藏或者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说“鬼故事”。直到大人叫着、骂着才恋恋不舍的回家。
    夜晚的神秘,也给人们以极大的诱惑和冲动,辛劳过度的想尽快休息,年轻的夫妻惦记着“好事”,调皮的孩子得以玩耍…窃贼和阴谋者也非常喜欢夜晚,还有象木生这样,只有在在黑夜到来之时,才能做一些不能在阳光下所见的事情!
    在向前来替换的人交接之后,木生迫不及待地拿着给惠芝嫂子的“贡品”,顺着阴影和黑暗,急匆匆向惠芝嫂子家跑去。到了惠芝嫂子门口,木生觉得自己心跳得厉害,他站住平静了一会儿,在确定四周没有人的情况下准备敲门,但门轻轻一推就开了。木生知道惠芝嫂子因为男人在外,平时天一黑就关了门,今天看样子的专门等着他的到来。想到这儿,木生的心又一次激动起来,马上就要见到自己想了整个下午的“女人”,见面后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晚上是不是能发生自己整个下午都要想疯了的那种事情?木生站在惠芝的院子里,他要把一切想好,以免到时候脚忙手乱,不知所措。

    一个是男人在外长期守空房处在青春骚动期的怀春女人,一个是已经懂得**血气快要炸了的青春少年,就象有些小说上说的那样,如同干柴见了烈火,岂能不熊熊燃烧!木生记得有一次,木生和惠芝嫂子同去一个姐姐家吃结婚宴席,回家时惠芝回绝了其它亲戚,却用自行车把木生带上,那时有自行车的人家寥寥无几,能坐或者骑自行车是天大的享受。木生当时受宠若惊。当天家族中去的人很多,惠芝嫂子为什么只想带他木生一人。在回家的路上,是木生带着惠芝嫂子和只有几个月的大侄子,快到村口时,惠芝嫂子要木生到家去坐坐,木生因有事回绝了,当时惠芝嫂子说了一句“傻蛋一个”,在分手时并用责怪和女人那种特有的目光看了木生一眼。那天惠芝嫂子是不是就有了“那种意思”……想到这,木生信心十足,心情愉悦地向里边走去。
    揭开门帘,木生傻眼了,惠芝嫂子和堂哥哥及儿子在炕上吃饭,一家人其乐融融。
    “你哥是下午回来的,我刚才还对他说,兄弟一会儿就要给我们送好东西来”。惠芝嫂子满脸春风,幸福装满脸庞,乐得像一朵花。
    “木生都长成大小伙了,才几天不见,快得很,来一块吃饭”。堂哥一边说一边让木生上炕吃饭。
    木生像一个放了气的皮球,又如同一个取走大脑思维的机器人,傻傻地站在哪儿,好象忘记了自己,也找不到自己,不知说了一句什么,就出了门。
    直到他走出很远,还听到惠芝嫂子一边喊他,一边好象要送他什么东西。

    “臭婆娘!”木生心里恨恨地。
    揭开门帘,木生傻眼了,惠芝嫂子和堂哥哥及儿子在炕上吃饭,一家人其乐融融。
    “你哥是下午回来的,我刚才还对他说,兄弟一会儿就要给我们送好东西来”。惠芝嫂子满脸春风,幸福装满脸庞,乐得像一朵花。
    “木生都长成大小伙了,才几天不见,快得很,来一块吃饭”。堂哥一边说一边让木生上炕吃饭。

    木生像一个放了气的皮球,又如同一个取走大脑思维的机器人,傻傻地站在哪儿,好象忘记了自己,也找不到自己,不知说了一句什么,就出了门。
    直到他走出很远,还听到惠芝嫂子一边喊他,一边好象要送他什么东西。
    “臭婆娘!”木生心里恨恨地。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7章:悲喜交加”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悲喜交加』木生又回到了学校,看庄稼的差事虽然~决了自己和家庭的~~,但太煎熬人,一个人守在庄稼地里,寂寞无聊,~抑难~,让他惶惶不可终日,特别是惠芝~给~“打~”和失望,几乎让他发疯,如果再让他在家里呆~去,~~神可能出问题,甚至~杀人。他只好给父~以“同学捎话让他回学校”的荒话,离开了哪~寂沉闷的庄稼地。 事实~,学校也就是把在外实习的师生都召了回来,开展轰轰~~的“批*反~~~
     >> 阅读第7章 悲喜交加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