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缘:小领导的大儿媳》·第3章 前妻成了情人(3


    妙凌说,这事我可不好说人家,都是没见着影的事,说了,可是给自己招麻烦的。

    是傻子也不让你见着影。耀能说,那地要是能让我拿了,我可没有好处给你噢。管理区穷,你把钱都用在基建和公益上,这是对的,就算那一天你不干这差事了,群众还念你这个好呢。我就看不惯那些光拿好处,不干事的官儿。现在看看,这好官儿还真难寻了。当然你是除外的人。

    我这算什么官嘛,不都是给乡亲办事的角色?我跟我爸过去就是一个样,做事但求无愧于心,要不群众会支持我?你知道你过年前说的那些办法,我用上去了,现在捐款的人真的多了很多了。有事大家担着才能成事嘛。

    耀能将车子停在丽泉酒家的时候说,那你怎么看我的捐款呀!是觉得宣传一番好呢,还是低调一些,做个无名英雄?

    妙凌说,我觉得要宣传一下,因为我们管理区太缺乏你这种有爱心的外出经商人员了。这事要是宣传好了,说不定还有别的外出经商、工作人员要捐款呢。公益事大家办,公益事多多益善。你就在媒体面前露几下脸好了。这事我来安排,不会让你吃亏的。

    耀能领着妙凌在雅间坐定后,开了电视调至新闻频道边看着,才用牙签点着刚送上来的荞头说,你也吃几个吧!开开胃。今晚没请你去县城快活娱乐,你可不要怪我小气。我呢,现在山珍海味没少吃了。但要节制自己才行了,要不然,可能要得高血脂了。你呢,要多点出来,多吃点,你要长胖了也是一表人材,人见人爱的。耀能点上一支烟说,你说你都三十几岁了,就是不见长肉的,你晚上行不行啊!说着一脸坏笑。


    妙凌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说,要不要试试?

    我可不敢带你做那事,要让人象对付仁钦那样,把你的官儿给弄丢了,牛力河那块地,我还要不要包呀!

    妙凌也点了一块荞头,放进了口里嚼着才说,只要不玩得太过火,干部他可也是人呀!谁不要开心?仁钦他是高估了香港的开放,以为那里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了,谁知道鬼使神差,那里才是不安全的,给逮着了。

    这事要我看八成是有人使坏了,给仁钦做套了,可这套谁做的呢?仁钦前不久跟我说,这事要让他查出来了,他非得让那人死无葬身之地。你就不知道了,仁钦他不仅仅是丢官,他丢的好处太多了。现在没有了收入,去哪里不是赖上我跟他一起去?连一部二手车也不舍得买。不过我们的这个叔辈,你也别小看他了。他在打着算盘、东山再起呢。

    希望他不要衰到底吧!反正我们管理区,没有什么利益关系,还不至于争得头破血流,要是哪一天真到了这个地步,我也就没有心情干了。

    这就要看你如何看这人生了,有的人死都要追那利益,有的人适可而止,更有的人沉得住气,抓大放小,总之官场上的事,我是身不在其中,不明白其中奥妙,但就我接触的这些人而言,都是一些无利不起早的主儿,象你这种不沾女人、不好财的人少见了。

    耀能夹了一块鸡肉给妙凌,举起酒杯说,来,先干了这杯酒,捐款的事,你定好时间、都安排好了,你打我大哥大,我就回来。这事也还真是你才让我动心,当然还有林枫乔,一个活守寡的女人,都不容易。我呢,坏事都做了那么多了,也做一回好事试试感觉,给自己积点福,好下辈子少受点罪。干了我。


    妙凌也一饮而尽说,耀能哥现在还用那药吧?

    你想用它吗?那可是我的独门春药,用了,是要让男人变坏的。你这样的干部,我可不敢腐蚀,你就是你们那一队里硕果仅存的人了,我要是让你也给学坏了,你那一队可真没好的了。你就不要用它了。

    给我一点试试嘛,妙凌一直怀疑上一次吃饭时给耀能下了春药,才与老婆灵芝一个晚上来了三次,这次跟他吃饭就是要搞清楚他是否真有那种药。但耀能鬼精地说,这东西不能用到老婆身上去。你要是真想要,你把牛力河的那块地包给了我,我到时给你。但你要记着,只能用在那些女人身上,可是你现在有货了吗?我看你没有。

    妙凌说,那我记着了。我现在是没有货,但是到时候有呢?所以你得给我备着。

    耀能看了妙凌一会说,你可能开窍了,只是让你也做那事,我舍不得呀!象你这么纯情、不沾边的男人也得留着一、两个呀!否则这世界就太无趣了。

    你吊我胃口是吧?妙凌说,我是认真的,最好现在就给。


    现在给?耀能说,要是现在给,我得看着你试用才行,我那药可不是专家研究出来的,而是我实践出来的,你敢当着我的面试吗?你不当面试,要试出问题了,这罪我可担负不起。再说了,我身上没带着,真的做成了包地那事,我就给你。

    那好,我也不逼你。你喝酒。妙凌说着举杯喝了,再给耀能倒上。面对这么一个好色、好财的人,他能让他捐出十万元建桥为公益,是件不容易的事。管他有没有春药呢?只是那一晚三次的事,这段时间真的一次也不再来了。

    仁钦他是让耀能他们也用春药拉下水的么?仁钦在妙凌心里一直都是个清官角色,平时可是一点动静也没有的。但是一出丑闻,就是吓死人,仁钦居然去香港嫖娼了,而且还因此丢了官职。无法理喻呀!

    三

    仁钦到镇办糖厂上班不到一个月,就接到了一个从深圳打来的电话,当然,他并不知道这是从深圳打来的。据办公室的人讲,这个人一个月前就打来好几次了,所以那天接通后,对方第一句话就是责怪仁钦怎么这么迟才来上班,是不是面子上放不下?仁钦对近了话筒问,你是谁?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前妻成了情人(4”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前妻成了情人(4』对方说,你~~断~,我有事情~向你汇报,因为我是晓鸿。我半年前带着你~儿妍美私奔到了~圳特区,你把我们给忘了吗? ??你是晓鸿?仁钦竭~辨别着晓鸿的~音,他不敢相信自己的~朵,他怎么就知道他调到了糖厂办公室呢? ??晓鸿笑着说,刘副~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事吧?我跟你说,你~得真有点蠢,怎么“~”就让警方~住了呢?当时~是多花一点钱,不就没事了吗?三个月以前,我就到~找你的~落~~
     >> 阅读第4章 前妻成了情人(4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