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护士的私密情事》·第2章 特殊病人


    吃完苹果从休息室出来,张萍就提前下班了。

    付婷和我在走廊上,问:“玉娇,刚才付主任找你什么事?”

    “哦,也没什么事儿?付主任问我最近的工作情况如何!”我简短回答,虽然刚到这里没几天,但是对于泌尿科的一些事情我还是略有耳闻。

    护士长和主任都姓付,据说他们是同宗亲戚,论起辈分来付婷是付主任的侄女,可以说付婷和付主任是同气连枝。

    “没事就好!玉娇啊,你刚来,以后要是有什么事儿就跟我说,知道么!”

    “知道了,护士长!”

    “还有!你和张萍一个宿舍,以后你要多照顾她一些!我也不瞒你说,张萍的父母连咱们院的院长都要敬人家几分,这个你应该懂吧?”

    我点了点头,心中有些惊诧,没想到张萍父母会有这么大的权力,怪不得护士长这么反常。

    “那就先这样,待会儿你去301病房,那个病人是张局的老丈人,打针的时候轻一点儿!”付婷叮嘱了我几句,然后离开。

    我自然不知道付婷说得张局是什么人,准备好药品和针剂,去了301病房。

    301病房是个单间,住得起这样房间的肯定不是普通老百姓,多半是公费医疗。

    我推门进去,对面的病**斜靠着一个老人,手里正拿着一份早上的报纸翻阅着。

    “打针了!老人家!”我提醒了一声。

    老人放下报纸,打量了我一下,带着睿智的笑容,说:“小护士,我有那么老么?”

    我无话可说,低着头准备药剂,不经意看到老人的病历卡,我不禁一愣:“睾丸癌晚期!”

    我愣了一会儿,老人已经躺在了**,微微闭着眼睛,隐约听到了一声叹息。

    老人的针剂注射部位有些特殊,我随手把病房的门关上,走到病床边上,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安慰自己:“唐玉娇,你是最棒的!”

    老人自己把**拉下去,病情的原因,他根本没有穿内ku。我瞅了一眼他那里,可能是因为受化疗的影响,他那里的毛发都掉光了,光秃秃皱巴巴的,如苍松一般。

    我突然想起一个词:光杆司令。

    没敢多想,手里拿着注射剂,竟然莫名其妙的有些发抖。


    “唐玉娇,这个时候不要胡思乱想,你什么样的情况没见过!这只是小菜一碟!”我不断给自己打气。

    “小护士,你有两下子嘛,打针都不疼!”

    我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我……我还没有打呢!”

    “那你还磨蹭什么?快点!”老人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我手一哆嗦,在他的腿根儿处扎下去。

    老人紧皱眉头,等我注射完拔下针头,他睁开了眼睛,朝我摇了摇头:“你这个小护士,下手还真狠!当年我知青下乡,那里的赤脚医生都没你厉害!”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下糟糕了,如果他投诉我,我的实习生涯肯定提前结束了。

    “对……实在对不起……”

    “先别急着道歉,我没有要怪罪你的意思!这一疼我反倒觉得,我这个老东西还有点用处,起码它还知道疼!”

    我捏了一把汗,我要是告诉他我扎错了地方,不知道他又会作何感想。

    “你叫什么名字?”老人忽然问道。

    “啊……”说实话,我有点心不在焉。

    老人却把目光盯着我的**,我吓一跳。

    老人却是微笑了点了点头:“唐——玉——娇——”

    原来他在看我的工作牌,虚惊一场,看来是我太剧情化了。

    “汉唐的唐,美玉的玉,娇小的娇,人如其名啊!”

    “老人家,您夸奖了!”我谦虚回答。

    “我不叫老人家,我有名字,说不定五百年前我们还是一家哩,我也姓唐,名红军!你要真觉得我长得有那么老,你喊我唐大叔吧!”

    没想到这个老头还挺有趣,我不禁笑了,“那我也不叫小护士,我姓唐……”

    老人也笑了,然后一本正经地说:“唐护士,以后我打针就专门由你来负责吧!”


    “啊?”我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喜欢打针疼的病人,“这个我不能决定,我们主任说了算!”

    “好!那我就找你们主任!”

    事实证明,老人的话很有分量,很快付婷就找我谈话,让我专门负责他的打针吃药。

    几天接触下来,我发现唐红军就是一个童心未泯的小老头,除了每天负责他打针吃药,他还要求我给他读报纸期刊。可能是因为我照顾唐红军的原因,付婷把原本安排给我的其他事情全部取消了,并叮嘱我说:“玉婷啊,眼下你要用心照顾好那位老人家!出了半点问题,都是你的责任!”

    什么叫我的责任?我有些冤枉,唐红军是睾丸癌晚期,随时都有可能出问题,难道出了问题就算我头上?我敢怒不敢言,只能烧香求菩萨保佑唐红军平安无事。

    一天下午,张萍跑过来告诉我,唐红军出事了。

    我的心咯噔一下,老天果然不开眼啊,在医院里说“出事”基本就是“挂了”的意思。 

    我和张萍匆匆忙忙跑过去,发现重危病房的门口已经挤满了家属。

    这时候付主任从手术室里走出来,摘下了口罩。

    “付主任,我爸怎么样了?”一群人七嘴八舌的拥上前去,问道。

    付主任眉头紧锁,忽然把目光锁定了不远处的我,我心中一颤,不会真被付婷说中了吧?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顿时,悲天跄地,我却是如坐针毡,虽然唐红军走了我也难过,可我更多的是害怕。

    “哦……对了,付主任,我爸走的时候有没有留下什么话啊?”忽然有个人拉着付主任问道。

    付主任再一次把目光投向了我,我吓得一哆嗦,好想对着这里的人大声喊出来:“唐先生的死不关我的事儿啊!”

    “唐玉婷,你过来!”付主任开口说道。

    我慢吞吞地走过去,就像是死囚犯上法场一样,就等着一声令下——斩立决。

    “唐玉婷,这是唐老先生临终前让我交给你的!”付主任抬起手。

    “啊……”我听到周围的人发出一声惊叹,一双双奇怪的眼神盯着我。


    唐主任手里拿着一封信,就像是丢炸弹一样丢给了我,我惊愕万分,信封上确实写着“唐玉婷亲启”的字样。

    唐红军搞什么鬼?死也要给我这么大的惊喜么?记得前两天我给唐红军那里打针的时候,唐红军还说如果自己哪天挂了,会给我一个惊喜。我本来以为他和我开玩笑,我们俩非亲非故的,他犯得着么?如今看来,唐红军还真是跟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我听到了质问的声音:“你是谁?我爸为什么会给你写信?”

    “我……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说自己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护士?眼前这些人会相信么?他们虎视眈眈的眼神儿,都让我觉得有点窒息了。

    付主任没有帮我解释,反倒是张萍及时站了出来:“她是唐玉娇,她一直照顾老人家,老人家给她写封信,怎么了?”

    “哪里来的毛头丫头!一边去!”有人训斥道。

    这时候付主任总算是站了出来,“别……别误会!她们……她们都是我们院里新来的护士,不懂事!”

    “你们让新来的护士伺候我爸?!”

    “不……不……这是老爷子生前的意思!”

    “付颜杰!亏我信任你才把老爷子接到你们院里治疗,你现在不光把人给我治没了,还整出这么一个小护士!咱们不算完!”一个男人情绪有些激动,指着付主任的鼻子骂骂咧咧。

    因为付主任的名字有些特别,所以一般没有人敢这样直呼他的名字——付颜杰(妇炎洁)。

    医院的走廊里围了越来越多的人,付主任从来没有如此低三下四过,我也委屈的蹲在地上哭起来。

    张萍不怕事儿大,把我手里的信封夺了过去,一下子撕扯开,里面仅有一张信纸。

    “不就是一封信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来念!证明玉婷的清白!”张萍想不到,这样做无疑是越抹越黑。

    “亲爱的唐护士:这几天我真得很快乐!我走了,还会想着你!”张萍念完,也把怪异地目光投向了我,“玉娇,这……”

    我不知道唐红军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一个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冲到我的面前,恶狠狠地目光瞪了我一眼,“**!我饶不了你!”说完,她毫不留情地给了我一巴掌。

    我虽然没背景,没有有钱的爸妈,可长这么大也没有人打过我!

    “你凭什么打我!”我一下子蹿了起来,想要还给她一巴掌,却被付婷一把拦住,“玉娇,不要胡闹了!还不嫌丢人么?跟我走!”付婷和其他几个护士强拉硬拽我离开。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以讹传讹”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以讹传讹』我被付婷锁在了宿舍里整整三天,有人负责给我~时送饭,难道我被囚禁了? 事实~,等“唐~~”平息~来,我才完全恢复了人~自由,付婷苦~婆心地告诉我:“大家这么~,其实是对你好!希望你能理~!过去的事情就~再提了!” 过去的事情真的不用再提了么?事后唐~家里的那些人果然没有再来找过我,我不清楚最后怎么~决的这件事,医院也没有因此追究我的“责任”。 ~~
     >> 阅读第3章 以讹传讹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