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毛孩包工记》·第1章 输入章节标题,20字节以内


    李毛孩包工记

    ——中国的高速公路是怎样建成的系列中篇小说之一

    前言:

    这是一位“临时”包工头在参与修建高速公路时经历的难堪而且可悲的故事…

    因为故事发生在西北东部,故事里带了一些当地方言,我尽量用普通话的文字写出来,就不一一解释了。

    一:毛孩其人

    李毛孩是渭北塬上李家村的一位既普通又特殊的村民。他“毛孩”这个名字被人们从小一直叫到知天命,但身份证上却写的是“李茂海”。那还是办身份证的那年,李毛孩到派出所现改的名。


    李毛孩要名正言顺,理直气壮的先当爸,再当爷。人大了就不能再当娃(孩子)了。没曾想,这新老名字好像是双胞胎,外人咋(怎么)叫都分不清。村里乡党们喊他时,还是响鼓不用重锤敲,出口皆阳平二连音:“毛孩”。

    那会儿家境穷,李毛孩在三十岁时才好不容易娶了老婆。老婆却一直没学会怀娃,弄得李毛孩当爸没当成,当爷的希望更是渺茫。

    每当李毛孩跟老婆拌嘴(吵架)生气时,心里总在恨恨地骂:“瞧你那怂样子,我先人(祖先)哪辈子缺了德,咋让我娶了你这个骡子?哼!把他家的!”

    村里的乡党们在背后对李毛孩还有个称呼:李能怂。

    “能怂”的意思就是不太招人喜欢的能人。这是土话而且有点损,关系好的叫一叫那是在开玩笑,关系不好的人绝对不能这样叫,有骂人的意思。

    为啥人们在脊背后面把李毛孩叫能怂?这是因为每当李毛孩要与其他人合伙干一件事情时,他总是超乎寻常地把要做的事情分析的事无巨细,因果得失都要彻底想明白弄清楚了,才决定是否可干。因此,他常常独自一人为一件事思寻好几天,有时要想到后半夜直至天明,而且只抽烟不喝水。

    李毛孩有个嗜好,这就是把每次要干的事情都看成一只鸡。他非要把这只鸡身上的毛一根一根数清楚,这样鸡毛不管分成多少份,他都要得到最多的那一份,甚至更多的份,直到自己得的利益全部想清白了,他才决定去做。

    若鸡毛数不清,自己不得利,李毛孩是绝对不跟别人掺和做事的。


    所以,每件事情干下来,李毛孩都是要占些便宜的。用当今的话说:他每次都是赢家,最起码也要双赢。但即使是双赢,他也必须是每次都要比人家多拿一些钱,因为干事前思考如何分鸡毛的时候抽了不少烟,烟钱不能白搭。

    因为想得细,所以一般情况下,每次李毛孩参与的事情都不赔钱。乡党们尽管对他有些看法,甚至有些鄙夷,但毕竟跟他合作后还是得了一些实惠,所以在背后都叫他“能怂”。

    李毛孩的相貌普通的再不能普通了,五官头脸怎么看都不好看,但哪里也说不出大毛病。他与众不同的就是村子里唯一的有外八字脚的人,一般人对他的外表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一点。

    李毛孩时常披着一件中山装,踱着八字步“得瑟”着低头思考,从不正眼看人。外人猛一看,还真有点像个驻村蹲点的干部,但仔细一看,唉- 还不如猛一看。

    要说“得瑟”一词虽在我国东北地区有悠久历史,但在这个位于西北大山中闭塞的山村里,那绝对是个流行潮语。

    话说那年村里祭山神唱大戏,没想到请来的戏班子在来的路上翻了车,还伤了一些人,戏演不成了便回去了。虽说没有人要了命,但要命的是村子里面戏台前,村长已领着全体村民磕头烧香鸣鞭放炮把山神请来了!

    咋能让保佑全村风调雨顺人畜平安的山神大仙坐冷板凳?村干部就地紧急开会拍板,马上派人到镇里,出高价把那个到处流浪的,现正在镇上街头演出挣毛钱的那个草台班子请来,临时抱一下佛脚。

    哪曾想这个草台班子只会演肚皮舞和小品,弄得看惯了大戏的众山神和乡党们也被现代化了一次。不过这倒也热闹,台上蹦蹦恰恰,台下嘻嘻哈哈地也将就着把山神给敬了。


    草台班子节目里有个小品,两个高矮胖瘦正好搭配的演员在台上一会儿一句“得瑟”,李毛孩身边的人咋听都不太明白。

    李毛孩鄙夷地望着身边窃窃私语的乡党,后来实在忍不住了,便耸了耸肩,理了一下披在身上的中山服,站起身来连比划带解释,硬生生地把“得瑟”解释成:“走来走去的得意”。

    乡亲们听后似懂非懂,笑过之后,忽然都觉得全村只有李毛孩用“得瑟”这个名词最合适!一阵更大的笑声之后,李毛孩便又有了这个半公开的名号:李得瑟。

    从此以后在各种场合上,乡党们便对他有四种称呼。同辈人或长辈人平时见面:毛孩。选举或红白喜事送礼记账:李茂海。关系不错的:李得瑟。背地里不管婆娘娃娃都叫他:李能怂。

    说起来挺麻烦,若用村里说过书算过命的张家老五的话讲:“李毛孩,字茂海,号得瑟,讳能怂。”不愧是说书的,解释的通俗易懂,还提醒了你在何种场合下正确使用这四种称呼,以免弄错。

    最近这些日子,李毛孩却得瑟不起来了。为啥?因为这次弄的鸡太大了!鸡毛没数清楚先不说,而且鸡还得瘟病了!害得李毛孩也瘟了!连李毛孩的老婆也整天哭哭啼啼,见了人就一个劲地嚎:“额的仙啊,这天要塌了——啊啊——啊——嗷嗷——”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输入章节标题,20字节以内”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输入章节标题,20字节以内』二:一只大~ 为啥说这次的~太大了?因为李~孩这次~的事是接了一个高速公路的挡墙、护坡和排~~等砌浆砌片石的工程,光是工程造价就有三百万! 三百万!额的先~(“先”是当地人对祖先的统称)!别说数~~了,就是把这三百万直接抬到李~孩家里的大炕~,他也得没黑没白地数几天,恐怕还~搭~一两条秦岭烟。 事情还得从李~孩的家门~的那条刚通车的高速公路说起… ~~
     >> 阅读第2章 输入章节标题,20字节以内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