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毛孩包工记》·第2章 输入章节标题,20字节以内


    二:一只大鸡

    为啥说这次的鸡太大了?因为李毛孩这次干的事是接了一个高速公路的挡墙、护坡和排水沟等砌浆砌片石的工程,光是工程造价就有三百万!

    三百万!额的先啊(“先”是当地人对祖先的统称)!别说数鸡毛了,就是把这三百万直接抬到李毛孩家里的大炕上,他也得没黑没白地数几天,恐怕还要搭上一两条秦岭烟。

    事情还得从李毛孩的家门口的那条刚通车的高速公路说起…

    两年前,这条高速公路就开始修建。

    修公路的摊帐(场面)和阵势一下子就把祖祖辈辈居住在群山里面的村民震住了!

    施工现场到处彩旗飘飘,机械轰鸣,炮声震天。用李毛孩老婆的话说:“咿呀呀—光是那轧路的大碌碡,一跑起来地都颤,能把人的心从肚里震出来!额的先啊—  啧-啧-啧-!”

    时间长了,村民就看出了一些门道。


    修的高速公路其实是一个叫“建管处”的单位在管理着,里面的人好像都是吃皇粮的。下面干活的都是一些大公司,一个大公司负责干一段路,一段路就叫一个标段。但干村前这个标段的大公司好像没有自己的干活队伍,似乎只有些管人管钱管技术的,基本上都是官。繁忙的工地上基本上都由一些老板或者老板的代理人领着不同的队伍,在忙乱的干着不同的活。

    公路修了一年多,村里人也没把修公路的事情彻底弄清白(明白)。村里大部分人只知道有的老板偶尔来,有的老板经常来,有的老板天天在。有的老板自己在哪里租间好房子住,却让工人住工棚。有的老板和工人一起租房子住。有的老板则可怜兮兮地跟工人一起住帐篷。

    这年春节刚过,李毛孩家的偏屋里,就住了位让工人住帐篷的四川张老板。李毛孩每天收他二十五元钱,包住还管两顿饭。那只让李毛孩数不清鸡毛的价值三百万的大鸡,就是张老板给他端来的。

    张老板看起来比李毛孩还大几岁,但两人从来没有比过岁数。张老板五短身材,一口四川方言。张老板刚来时,李毛孩听他说话只能听半啦(一半)懵半拉,一半明白一半猜。张老板身体不太好,气管和肺上有毛病,整天呵喽呵喽的,喘气像拉风箱。

    李毛孩老婆在和村里妇女闲片(聊)时,若有人提起房客张老板,她往往嘴一撇:“哼!瞧他那一副棺材瓤子的身子板!还出来做工程,真是要钱不要命!”

    李毛孩虽嘴里把他叫老板,心里却认为他其实就是个包工头。李毛孩认为:就凭张老板那副不赢人的模样,肯定挣不了什么大钱,要不是整天呵喽呵喽的,他肯定去和工人挤着睡帐篷去了。

    张老板在公路上干的是技术含量最小的活。主要就是公路边上的挡土墙、排水沟和坡上头的截水沟等用片石砌筑的边边角角工程。

    张老板接的活,其实就是村子边这个标段的项目部最大的头冯经理给他的。冯经理是张老板的一个什么亲戚,虽然他年纪比张老板小一些,但是辈分却比张老板大。

    冯经理是张老板常引以自豪的后台老板。连张老板的顶头上司,涵洞队队长严老板见了张老板,都客气的很!外人根本就弄不清谁是谁的上级。


    按照工作关系分,张老板和冯经理中间隔着两层子。

    冯经理的下面有个路基队,路基队的队长其实也是一位个体老板。路基队老板姓姚,他有人有设备,只干大活,自己不常来。路基队下面还有三个更小的个体老板,两个是土方车队队长,再一个就是张老板的直接领导,涵洞队的严队长。

    不过张老板还不是最小的老板,他手下还有一个二十来人的包工队,基本上都是张老板家乡人,包工头小张管张老板叫四叔。

    说了半天这修高速公路还挺复杂。有些戴着国字头,省字头的施工队伍看似正规整编军,层次分明,建制齐全。但实际上他们只相当于正规军的后备军,平时都是只有“长”,没有几个“兵”。一旦“战争”需要,这才临时招兵买马。实际上干活的主力军都是些土八路老板再加上一些散兵游勇。

    不要小看了这些带着正规军帽子的土八路,外国十年八年修不成的路,在咱这里一两年就能建成通车!

    至于质量吗,有监理。什么旁站、驻标、总监也是整套队伍。不过有些监理单位也是草台班子,叫跳肚皮舞的非要唱大戏,往往就容易出电视报纸上常披露的那些问题。

    用冯经理跟监理打哈哈的话说:“咱们修的是具有中国特色的路,跟外国比啥子么?就是去商店买鞋子,两只鞋子要是都一模一样,你能穿的成?穿上能走路就要得,主要构筑物不出啥子事就可以喽!再认真就把鞋子弄成一顺顺喽,那就要不得喽——”

    正因为修路修得速度快,张老板要干的活绝大部分都压到了后面。

    当地的广播电视早喊出去了,这条路元旦要通车!现在国庆节都过了一个多月了,天也开始转冷了。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这才轮到一开始小打小闹敲边鼓的张老板正式开干。


    张老板这几天却似乎犯病了,工地去的很少,整天价在院里屋里呵喽呵喽着打手机。

    张老板打手机时嗓音嘶哑且四川味更浓,弄得李毛孩连猜也猜不出来他在说什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举着手机边说边转圈,声音一会大一会小,好像又在发火又像在求什么人。

    李毛孩老婆觉得这些天张老板也像自己男人那样在数鸡毛,整天价踱步转圈。差别就是他光喝茶不抽烟,端个大号茶缸子低头来回乱转,每次给他端去的饭他只吃一点。

    李毛孩觉得张老板遇到什么大事了。看他病怏怏的一个人在外揽活还有点真可怜,但他不想多管张老板的闲事。再说了,张老板肺不好,到他屋里去不能抽烟,不抽烟思路就不灵,思路不灵再去劝别人就说不出什么道道,还不如不去劝。

    所以,李毛孩对张老板是怜而远之。背地里让老婆尽量把伙食弄得稍微好一点,好一点就是多蒸几次四川人爱吃的米饭,这里的米要比面贵一点。他让老婆算了一下帐,连他俩口子饭钱一起算下来,还每天净挣张老板十几元。小鸡毛,好数。

    但令李毛孩想不到的是,这位看起来自己都难活的张老板,虽然干的活看起来很简单,但工作量却很大。而且这些活正好适合他们这些从未参与过修建高速公路的山里人,却成天跟石头打交道的人来干。

    用李毛孩后来的话说:“把他家的!我虽不会打卦,但我绝对相信老五的话,人不可光瞄(只看)貌相,细看里面道道多得很!你要仔细看看张老板,额的先啊!“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输入章节标题,20字节以内”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输入章节标题,20字节以内』三:老五灵卦 村里人一天两顿饭。这天头晌饭后,李~孩便给家里修院墙。 他家原本好好的院墙还~修的原因很有来头。 前天,李~孩在他最好的哥们张家老五家里,喝他大(爸)过世周年酒。酒酣后张老五不知为什么,对~里正大嚼猪头肉的李~孩说:“~孩哥,你家里西院墙~边三层条石太大了,~住了地龙尾巴。地龙翻不动~,瑞气就不生。我昨晚打了一卦,兆头不好!哥!你~有~~
     >> 阅读第3章 输入章节标题,20字节以内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