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并不遥远的地方》·第3章 找子


    “榴萍,把书包放下就出来吧,我们去对面饭店吃饭!”楚君对着里屋的榴萍,大声的催促。他侧脸偷看了碧荣一眼,心里明白,这个时候,说几句漂亮话去安慰碧荣是苍白无力的,对她最大最好的安慰就是帮找到她儿子。楚君笑嘻嘻的大声说:“今天原本就没打算烧饭,连菜也没买。王老师你就委屈一下,陪我们父女俩吃顿饭,再详细谈谈怎么找你儿子的事!”

    “那怎么好意思,今天我请你们全家吃饭!”碧荣齿白唇红,笑吟吟的斜眼瞟了楚君一眼,心存感激地对楚君笑了笑,她笑得十分勉强。隐藏在眉梢边鱼尾纹里的丝丝幽怨,让楚君看了不免心生怜惜,暗暗下了一定帮她找到儿子的决心。碧荣被楚君看得不好意思,忙转身拉着刚出门的榴萍双手:“走吧,榴萍姑娘,你真的很漂亮,今天我可要耽误你学习时间了!”

    “是我们要吃饭,怎么能让你请我们?走吧,我们走!”楚君哈哈不停的大笑,十分小心拉开门,边走边小声询问:“杨夏平时喜欢到哪地方玩?”

    “我家杨夏可是个乖孩子,平时不喜欢体育运动,就是户外活动也都不乐意参加!”说到自己宝贝的儿子,碧荣满心高兴,不无骄傲的夸赞说。

    “杨夏昨天早晨上学时,有什么异样没有?他身上带了多少钱?”楚君领着碧荣和榴萍穿过街道,走到街对面的小饭店门口时,亲切的小声问。

    “走时什么异样也看不出来,我还把书包背在他身上,出门时他还和我摆手告别呢!”碧荣也停下步子,语气肯定的说:“带没带钱,我没注意!”

    “这样吧,吃过饭,你马上回去查查,再打我手机,告诉我一声!”楚君抬头看了一眼碧荣,认真的点点头,然后回转身,和饭店老板很熟悉的打着招呼,笑着说:“还是老规矩,三菜一汤,今天多了个女士,再加个菜!”


    “楚台长,要加什么菜?”饭店胖老板客气的领着三人到座位上,谦卑的笑着小声问:“知道你今天一定会来我这里吃饭,你的三菜一汤我都准备好了!”

    “王老师,你喜欢吃什么,你点一个菜吧!”楚君满脸笑容,二眼注视着碧荣,见她情绪比刚才平静了许多,更显文静端庄,倒是张扬了成熟女人,仪静体闲,柔情绰态的风韵。不免心头一颤,情绪随之高涨起来。他意味深长对碧荣说:“我只知道女儿喜欢吃什么,可不知道王老师吃什么!”

    “我什么菜都喜欢,随你们便,我不讲究的!”碧荣莞尔一笑,低声说。

    “好吧,老板,你随便加个菜,中午不喝酒,越快越好,我们吃过饭还有重要事要办!”楚君催促老板,然后低头沉思,又小声嘱咐碧荣:“你过饭你抓紧回家,确定杨夏出去带没带钱,然后动员所有亲人出去找找!”

    饭菜刚端上桌,楚君把筷子双手递给碧荣,又递给榴萍双筷子,小声嘱托榴萍,其实也是说给碧荣听:“你赶快吃,吃好饭,我和你王阿姨还有事,去找王阿姨家的**,你回家去做作业,然后去上学,不能迟到!”

    榴萍瞪着圆圆的眼睛望着楚君,又看看碧荣,懂事的点着头,没说话。

    “楚台长,我吃好了,这事麻烦你了,我先回去查看,杨夏出去带钱没有,然后打你手机,你父女俩慢吃!”碧荣吃了二口饭,喝了二口汤,放下碗筷,站起身告辞。这饭店虽小,菜也不多,但家常菜的味道一点也不亚于大宾馆饭店。她轻步走到胖老板面前,轻声说:“老板,我把饭帐结了!”

    “早已结清了!”饭店老板侧脸望了望正在吃饭的楚君父女俩,神秘的低声说:“他俩的饭帐啊,是每月结一次,平时签字,今天他已经签过字了!”


    “今天菜的味道很好,谢谢你!”碧荣腼腆的笑了笑,匆忙骑上自行车往家赶,路上遇见学生家长还有学生,也只是摇了摇铃铛,点头微笑了一下,没有下车。开门进了屋,直奔杨夏住的屋子,打开放在书桌上的那个聚宝盒,聚宝盒早已打开了,盒里的所有钱已经不在了,连角币也不剩。

    “楚台长,我是碧荣,我已经到家看了,杨夏他带钱出的门,我平时给他的零钱,没花完积攒下来的,也不见了,一分没留!”碧荣马上摸出手机给楚君打了电话。这会,她只觉得楚君是个好人,是个能担当的人,是个她目前唯一能依托帮她的人,她在这个城里举目无亲,杨夏爸远在市教育局工作,不在当地,否况她和杨夏爸已经离婚快二年了,这时也依靠不上。

    “行,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现在就着手去找,今天下午就会有消息!”楚君轻声又亲切的说。放下手机,楚君望着正在喝着西红柿蛋汤的榴萍,关切的叮嘱:“榴萍,汤还有点烫,你慢慢喝,不用急,天还早着呢!”

    “爸,你干嘛要帮那个王老师?”榴萍用筷子搅拌着碗里的汤,望着楚君,噘着**不满意的小声嘀咕说:“我看她眼珠连翻,不像是个好人!” 

    “丫头,你判断好坏人的标准有问题,眼珠连翻就不是好人啊?人家儿子几天不来家,谁不急啊?你如果几天不回家,又不知你在哪儿,出了什么事,我也会急得眼珠子连翻!”楚君宽厚的笑笑,批评的口吻教训着说。

    “爸,我看你有点过分热情!”榴萍不满的瞟了眼楚君,埋下头喝汤。

    “要帮助一个人,当然要全心全意,没有过分之说!”楚君仍然宽厚的微笑着说:“我们这个社会,虽然人和人关系疏远了,但仍需要人的帮助!” 


    “爸,你说的道理,我全懂,可…!”榴萍张着**,还想继续说下去。

    “孔子说‘上天有好生之德,大地有载物之厚,君子有成人之美’,这可是我们中国人的传统美德!”楚君轻声打断了榴萍的话,插嘴说:“吃了饭,你回家去做一会作业,然后去上学,放学后,就来家吧,不要乱跑!”

    “爸,我知道,我才不会乱跑呢,我更不会要你满城到处找我!”榴萍低声嘟囔着说:“你就是待人太诚实,太善良,太厚道,才落得今天的下场!”

    “尽管我不得势不得意,但我这样很好,很知足!”楚君疼爱的看着女儿,哈哈大笑着说:“傻丫头,你只要继承我的长处,摈弃我的短处,就好!”

    说完,楚君推开椅子,头也没回离开桌子,走了几步,还听到榴萍动听的童声飘进了自己的耳朵:“你就是这么不上进,自我感觉总是那么好!”

    楚君回过头,疼惜的望了女儿一眼,甜蜜的笑了笑,没说话,直接去了办公室,找到了他那本无比珍贵的记事通讯本,专门翻到城内网吧音乐厅那一页,拿起电话,逐个打过去,不厌其烦的详细询问,一次次的失望,又一次次拿起电话,不停地重复说了无数遍,找一个叫十来岁的男孩,叫杨夏的话,好在接电话的对方,有不少是楚君的熟人,不时的和楚君互相打趣,说几句玩笑。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中考”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中考』碧荣是个不幸,但却又是个很有~负的~。因为不幸,所以她有远大~负,又因为她有~负,为了实现自己的远大~负,所以她又更加不幸。 碧荣来自大别~~~~青~秀的一个~村,父亲是个的很起眼的农民,~亲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农村~,碧荣是家里兄~三人中的长~。这个家和众多的~村农民所有家一样,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用一个字就能概括她那个家全~特征,这字就是人人都憎恶、人人都诅咒的‘~~
     >> 阅读第4章 中考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