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号小姐》·第1章 16号小~


    心怡一边把玩着手机一边想,是谁发明了手机呢?握着它就像是握住了男人那充血的性物似的,让人心乱。它是活的又是强硬的,它的鸣叫似私语又似在召唤。这部手机是凌鸿然送给她的,她知道凌鸿然对她是有企图的。心怡不想再折磨自己了,每天为自己那可怜的又是徒有虚名的贞洁患得患失的,内心又充满了无处可逃的焦虑,于其这样被动地等待,莫不如主动出击,让终究要发生的事情提前发生,然后使它成为过去时,只要是过去的,就能够用时间去磨灭它,而自己也就解脱了。想到这儿,心怡搬动拇指,给凌鸿然发了个短信:你在哪里。凌鸿然很快回信:在单位。有事吗?心怡:你去开个包房吧。凌鸿然:为什么?心怡:和你上床。心怡想,仅仅是和他发生性关系,而不是**,因为和他之间没有爱。凌鸿然没有回信。心怡想,他一定是乐不可支地去**房了。心怡觉得用手机发短信实在是太妙了,它即能掩人耳目又能把自己的意图表达出来,同时还避免了说话时的尴尬,短信可真是个好东西。心怡心说,要是他再问为什么,那我就回答他:和我上床不正是你的想法吗?我是为了满足你,知道吗?或者用更恶毒的话回敬他:我是小姐,和男人上床是我的职业!心怡等待着凌鸿然的回信。

    凌鸿然只要一想起心怡他就硬。

    凌鸿然对自己硬的状态很不理解,他一向认为自己是个很有理智的人,也从未有过控制不了自己硬度的时候。

    就是他在刚结婚的时候,那也仅仅是几天的不能自持,不久,他和妻子的*生活就进入了规律化。再以后,他每日里想的是怎样在职场中拼搏才能出人头地,等下班回家面对妻子时,他基本上忘了硬度的本能,他甚至不能从妻子的抱怨里听出他是个硬度缺乏者。

    凌鸿然是**银行的副行长,主管信贷方面的业务。

    搞工程建筑的薛达飞想贷款,托朋友找到凌鸿然,恳求多次,要宴请凌鸿然,凌鸿然一再推辞,那天,凌鸿然实在是推不掉了,只好坐到了薛达飞的酒宴上。


    饭后,薛达飞就把凌鸿然带到了香水泉洗浴中心。

    服务生递给凌鸿然的手牌儿是20号,凌鸿然问:“有没有16号手牌儿?”

    服务生说:“有,不过……”

    薛达飞把眼睛一瞪,咬牙说道:“少废话,给我四哥拿16号手牌儿!”

    凌鸿然在家排行老四。所以被人尊称为“四哥”。

    凌鸿然连忙拦住薛达飞挥举的拳头,说:“薛老弟,你别把孩子吓坏了?”

    服务生慌忙把16号手牌儿拿了出来递给凌鸿然,低头不敢吱声。


    薛达飞仍不满意,瞪着眼睛蛮横道:“以后,这个16号手牌儿就是我四哥的,别人谁也不许用!我四哥不来,16号箱就空着,他来了,不许收他的钱,都记在我账上,你跟林墨说一声。听到没有?

    服务生诺诺连声。

    香水泉的服务生们都怕薛达飞。用本地人话讲,薛达飞就是这的“大管道”,意思是打架拼命不在乎,外带一批地痞混混儿、帮人打报复替人讨债,强买强卖,欺行霸市,现在薛达飞又在建筑工地占了一席之地。这也是凌鸿然不愿和他交往的主要原因。

    凌鸿然洗完澡感觉酒劲儿有些上头,他对薛达飞说他想休息一会儿。

    薛达飞带着凌鸿然坐电梯到510包房,他对服务生说,上两个小姐。

    来的两个小姐:一个是17号小姐,一个是16号小姐心怡。


    薛达飞看心怡年轻漂亮,他示意心怡到凌鸿然的身边,他对心怡说:“四哥是我的贵人,你可要好好给他按摩,他要舒服了我会重赏你。”

    凌鸿然嫌小姐的身子不干净,所以,他去任何娱乐场所从不乱碰小姐。今天,他只想休息一会儿,也不想让小姐碰他。他嘴里像念经似的说:“不按、不按、我不按。”

    薛达飞对心怡说:“你别听四哥的,他喝多了,你只管给他按。”

    心怡很为难地站着,不知该听谁的好。

    心怡很犹豫,她如果不做,就是被退台,回去之后自己的牌号已经翻了过去,还要等到下一轮回轮到自己才能接客,而下一个轮回又不知会是什么样的客人在等着刁难她呢。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拒绝按~”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拒绝按~』因为心怡从不接~~大活儿,~收~在~~泉的小~~算是最少的。虽然她每天过着拮据的生活,但她并不羡慕那些小~,在~心里一直认为自己和她们是不一样的,更不是同一类人,她是真正的~~师,她因此而自居。 薛达飞看心怡站着发愣,他生气道:“你~不~?你~是不~我可换人了。” 17号小~是老~,已经练就了应付各种~的本领,她对心怡说:“你先给他~~~。”心怡明白,1~~
     >> 阅读第2章 拒绝按~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