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号小姐》·第3章 警察是来扫黄


    凌鸿然从未这么真切地听过别人春情激荡时的动静,再加上心怡的手又在他的敏感区附近布雷,他抵挡不住身边的诱惑,他以为心怡也想给他做那种按摩,因此,他冲动地抓住了心怡的手按在了他的性物上。

    凌鸿然感觉到了心怡的反抗,但他想那不过是她故作害羞罢了。他没理会,强行带着她的手和他的手一起在他的性物上耸动着。

    心怡对手里这个由软变硬由小变大的东西既羞愧又气愤,她使劲儿地往回缩自己的手,可她的手被凌鸿然的手**地攥着,怎么也挣脱不了,她的脸一阵儿红一阵儿白的。

    在这瞬间,心怡经历了怎样的心里路程:对掠夺的反抗,对强迫的愤怒,对放肆的惊恐。以至最后的被动屈服,这些耻辱和委屈使心怡无地自容。

    可能是心怡的手攥得太紧了,不,准确地说,是凌鸿然的手把心怡的手攥得太紧了,凌鸿然并没有享受到快感,相反,他却觉得有些疼痛,于是,他松开自己的手,想让心怡的手继续动作,但心怡像强东西似的,飞快地缩回了她的手。

    凌鸿然这才看出心怡在生气,他有点儿难为情,看着心怡用他的浴巾使劲地搓擦着她的手,欲言又止。

    心怡没有向他耍嗲或向他做一些风尘女子的嗔怪动作,凌鸿然还以为心怡摸男人就像和男人握手一样随便和无所谓,可他没想到,心怡对他的态度这么生硬。


    “16号,你做完了吗?”17号小姐招呼心怡。

    心怡不知该如何回答她,她怕自己一开口泪水会夺眶而出。

    “你是16号小姐?你看我的手牌儿也是16号,我最喜欢16这个数了。”凌鸿然很惊奇会有这样的奇缘加了进来,他向心怡晃动了一下他手牌儿,想以此来缓和他们之间的紧张气氛。

    “先生,你要是喜欢咱们16号妹妹,你就个她签个大单子吧。”17号小姐开玩笑地说。她哪里知道,心怡今天真的是干了件“大活儿”。

    “行,行,没问题。”凌鸿然边说边签单。签完后递给心怡。

    心怡收起签单,连看都不看凌鸿然一眼,气呼呼地走了。

    凌鸿然的心被针扎了似的疼了几下,他忽然意识到,这位16号小姐可能是新入行的,硬中带刺,她还不会用各种手段来赚取男人手中的钱。


    在凌鸿然和薛达飞走出香水泉时,他们看到有许多警察冲了进来。薛达飞连忙拽着凌鸿然上了一辆的士,司机问他们去哪儿,薛达飞急切地说:“快开,先往前开。”

    “四哥,真玄呀,晚一步,就被警察给堵住了。”薛达飞说着摸了摸脑门上的汗。

    凌鸿然这才意识到,警察是到香水泉扫黄的,他想想也后怕。他不由得为那个16号小姐担心起来,也不知到她能不能躲过此劫?

    心怡从510包房出来。把签单交给了5楼服务生。她看到经理林墨在5楼服务台坐着,低声和他打了个招呼,也不等林墨回话,就冲进了旁边的洗手间。

    心怡打开水龙头,冲洗着她的双手,尽管流氺哗哗地,可她觉得心中的耻辱和委屈怎么也洗不掉。

    眼前的镜子里晃动着她的面容,她忽然看到自己还活着,悲哀顿时痛击了她,泪水再也止不住地往下淌,她为看到自己还活着而伤心欲绝。


    她真想砸碎眼前的镜子,也许,镜子碎了她也就不存在了。可她却不能真的把它砸碎,就像她面对镜子里活着的她,主宰不了自己的命运,而今,只好,也只能随波逐流了。

    想到随波逐流,她又想起那次的海上旅行。

    那天,她站在轮船的甲板上,目光所及之处全是海水,波涛汹涌,海浪追逐,置身于大海,她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渺小太渺小了,她也看到了沧海里的一粟对于海浪的席卷是那么地无能为力,就像她今天面对金钱的诱惑不能自己一样,本来她是可以挣脱的,可一想到自己买10管口红不及别人1管口红值钱,她屈服了,被动着顺从着。

    正当心怡在洗手间自惭形秽不知如何走出去时,她听到楼道里由下往上传来的嘈杂混乱声,她想开门出去看个究竟,可是,门却打不开了。好像是被人锁上了。

    心怡从5楼的洗手间窗户往楼下看,楼下的人云集密麻,好几辆警车闪着警灯。心怡连忙缩回了脑袋。她明白警察是来扫黄的。

    心怡害怕极了,禁不住在门后哆嗦起来。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