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荡芦花湾》·第3章 第3章 花心~


    ~~~~~吼道:“哪来的毛贼?胆大包天,敢在大爷这一亩二分地上撒野,侮辱妇女!想活命的把人放了,给我滚蛋!不然大爷我的七节鞭那可是不认人的!”

    你还别说,他这一吼,还真把眼前这五个男人给震住了!如果不是还有个面包车停在那里,面前五个准撒丫子跑人了。

    他手里拎着七节鞭,走出芦苇荡,慢慢逼近那五个男人。

    说实话,芦二心里真有点怕。万一五个人当中,有个身手高强的,看出他根本不会手里那玩意,只拿了个摆设,他就惨了!

    但他很快又镇静下来。因为从对方反应中看出,没发生他担心的事情。

    这时,对方一个高个说:“有话好说,兄弟,我们也是被逼无奈,不是无故找这娘们茬。我弟媳被这娘们她男人给搞大了肚子,才找她门上。兄弟看上去也是个好汉,你要是想管,我们就把她交给你,是放,是留,由你发落,只是借弟兄一条道走,请您高抬贵手,放了我们。”

    芦二第一次听人恭维!——老子也他妈当一回好汉!

    他在心里笑笑,对五个大汉说:“你们说的是真是假,我也没处求证,凭什么相信你们?”

    那个汉子接着说:“兄弟,我们一无瓜葛,二无冤仇,有必要欺骗你吗?再说,这娘们什么都知道,你可以问问她,要是她说的和我说的一样,你就行行好,给我们条路走,要是我骗了你,随你发落。你看怎么样?”


    芦二就说:“那就按你说的办吧!反正你们也没有伤害到她。”他就接着问缩在地上,不断筛糠的女人,“这位小娘子,不对,——我怎么称呼你啊?”

    那女人就说:“俺叫韩茹。”

    芦二接着问:“韩,韩茹,”——我怎么总觉着别扭啊?从小尽称呼人家辈份了,养成了习惯,不叫人家点什么,直呼姓名的,心里总感到不舒服!

    但目前情况下,他又不能称她嫂子或婶子!

    “我问你,刚才那个人说的,是不是真的?”

    这个自称韩茹的县长夫人,就说:“是,是真的。他们没有撒谎,都怪俺男人花心。人家白雪,刚考上公务员,分到县政府上班,俺那不争气的男人,就把人家给**了。俺给这几个大哥作证。”

    芦二一听就来了气:“你那县长男人,也太不是东西了!放着官不好好当,怎么就知道沾花惹草啊?”

    老子还成了他妈审判官了!——芦二心里说。

    “这位兄弟说的是,俺就是管不了他。你要是能替俺管了他就好了。”韩茹说的也是心里话。


    芦二就哈哈大笑一通,说:“我要是省长,一准替你做主!不过,得等到下辈子了!——现在还得委屈你,接着跟县长抗红帽子吧。”

    男人都称戴绿帽子,女人不知道叫什么帽子。芦二就现场发挥,说出了抗红帽子的词。

    这时,韩茹不知道怎么想的,主动对芦二说:“兄弟,你就让这几位大哥走吧,真的不怪人家。”

    人家韩茹都开恩了,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再说,他还真怕时间长了漏了陷,让对方看出破绽。就顺水推舟:“你们还不赶快走?磨蹭什么?等我改变了主意,让幺幺零来抓你们啊?”

    “这就走,这就走!——小扁瓜!快开车!”

    对方就咋咋呼呼地喊叫扁瓜的人发动车。于是五个人就慌忙打开车门,爬上车去,一溜烟地跑远了,留下芦二和这位由于天黑,看不清摸样的县长夫人。

    这时,芦二感觉该称呼她点什么了,往韩茹跟前凑了凑说:“韩茹啊,我看着你年龄比我大,我就叫你大姐吧!”

    “你是俺的大恩人,要不是你救了俺,今晚还不知会被他们**成什么样子呢。你就不要客气了,我该叫你点什么才对啊!”韩茹感恩戴德地对芦二说。


    芦二就哈哈一笑:“你叫我什么呢?你要是喜欢的话,就叫我一声兄弟吧!再说,这种事也是让我赶上了,换了别人同样也会这样做的。”

    老子一辈子也他妈没说过这冠冕堂皇的话!——芦二心里说。

    “兄弟——”

    韩茹就拖着腔,亲切地地喊了芦二一声。

    他心里别提那个舒坦!

    这时芦二说:“韩茹姐,你是先跟我回家歇息歇息啊?还是直接给县长打电话,让他来这里接你啊?”

    他嘴上虽然这样问,但心里却是极愿让她在里这等县长!因为他想陪陪她!

    那可是县长夫人!谁不愿陪?又在这荒郊野外的!——还是深更半夜!孤男寡女~~~~~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第4章 ~夫人洗澡”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4章 ~夫人洗澡』这时韩茹说话了:“兄弟,我就去你家里坐坐吧!也当认~恩人家门,改天登门拜~,也好知道住~~。” “你想到我家里坐坐?~~,那好吧,那就家里坐坐。” 其实芦二是不情愿的。到了家里,有媳~在,就没有机会垂涎~夫人的美色了! 但人家提出来了,怎么好说不欢迎呢? 芦二就带着~夫人往家里走。 ~往里走,芦苇~稠密。 ~~
     >> 阅读第4章 第4章 ~夫人洗澡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