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村的小寡》·第2章 无赖闯进来


    “怎么,不愿意?草塔婶子比我漂亮很多吗?”女人见少年这般呆住了的反应,有点不满。

    “不是,婶子你跟草塔婶子一样漂亮,只是……”少年一边说一边认真的端详起眼前的女人来,并和他要幽会的草塔婶子做了个比较,这女人无论身材还是样貌都不逊草塔婶子,她比草塔婶子更加年轻,而且还要丰满**一些,她那两个饱满的山峰在衣底呼之若出,两个尖端像两个钮扣一样顶在前面。十八岁的少年看到这里不禁觉得全身燥热起来,有一股热流不断的往下面汇集而去。不过,他跟草塔婶子相约过,不想失信于她。

    “只是……觉得太突然了是吧?我就跟你说实话了,其实我喜欢过你父亲,而你现在长大了,就跟当年的他一样。”女人笑着打断少年的话。

    “原来是把我当成我父亲了。”少年愣了愣,他跟草塔婶子的第一次相遇,草塔婶子也说他父亲是她的梦中情人。

    他得到女人的青睐,竟然都是沾了父亲的光?少年眉头皱了皱,这不是他希望的。

    “小子,跟你说明白话吧,我跟草塔婶子一样也是个寡妇,我们寡妇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经常被乡里的流氓无赖搔扰,我只是担心迟早失身于那些流氓无赖,所以我宁愿给你,至少你是个清秀的小伙子,看着心里舒服。走吧,我们进房间里聊。”女人说着关了那屋里的灯,然后抓着少年的手就往另外一间屋里走,抓着少年的手她的心跳竟加速了,似乎找到了当年暗恋毛进垒的那种感觉。

    “流氓无赖?哪些无赖?”少年被女人刚从被窝里出来的温热的手拉着,听女人说遭流氓无赖搔扰,却是有些不解,草塔媳妇都没有跟他说过这些事情。

    “进来再说吧,说不定今晚还有那些无赖进村调戏寡妇呢。”女人拉着少年就进了另外一个房间,把灯打开了,这房间是白炽灯,照得亮堂堂的,两人也都把对方看得清清楚楚了。

    一个是三十多岁珠圆玉润的美貌少妇,一个是十八岁血气方刚的清秀少年。


    干柴与烈火,说的正是三四十岁的女人和十几二十的男人。

    “那个,你是谁家的媳妇?”少年没想到这初次相识的女人要跟自己来真的。

    “我是柴坯的媳妇,你就叫我柴坯婶子,你呢,叫什么?”女人自报了家门,然后问少年。

    “我叫毛几米。”少年答道。

    “毛几米?哈哈……”柴坯媳妇一听少年这名字,大笑,“你毛长齐了没啊,还几米呢。”

    “这,我本来的名字叫毛启柱的。”少年毛几米被妇人笑得有点不自然,忙补充道。

    “哈……”妇人又是一笑,盯着毛几米的裤裆问,“启柱啊,让我看看是不是能启柱,那咋的又叫毛几米呢?”

    没想到自己的绰号和原名都被柴坯媳妇取笑,毛几米有点尴尬,说:“主要是我小的时候村里人问我长大了能长多高,我回答说肯定能长几米高,所以后来人们都叫我毛几米了。”

    “原来如此啊,你这个子倒是挺高啊,有一米八吧?”柴坯媳妇看着毛几米伟岸的身材问道。


    “一米七七啦。”毛几米答道,不过他这身材这十乡八里倒算是“高人一等”了,“柴坯婶子,你刚才说的几个流氓无赖搔扰是怎么回事呢?”

    “你真的不知道?最近斜对面的狗毛媳妇也终是抵挡不住他们的软硬兼施跟他们勾搭上了,我看看今晚有没人来她那儿?”柴坯媳妇半信半疑的望着毛几米问,然后走到房间的窗口,打开了窗户,往外看去,外面静悄悄的,狗都不见一条。

    “软硬兼施?这么晚了大家都睡了吧?”毛几米也走到了窗户前。

    看了一会,啥都没发生,柴坯媳妇正准备关窗,突见月光下,一条人影闪过,一溜就到了斜对面的一户人家院墙下,似乎准备翻墙而入,不过他还是向四周望了望,看到柴坯媳妇家的灯光竟然还亮着,就返身向这边走了过来。

    “快,几米,你先躲起来,他好像向我家走来了,我出去闩好门,你别出来,被发现就不好了。”柴坯媳妇说着就往门外走去。

    可是柴坯媳妇还是慢了一步,她准备闩门的时候那人已经快步的推门冲了进来。

    “哎呀,柴坯婶子,睡不着,是在等我吧?”那男人进的门来嬉皮笑脸的调戏起柴坯媳妇来。

    “陈日晴你个流氓,你滚远点。”柴坯媳妇怒骂道。


    这名字一喊出,毛几米便知,进来的男人正是乡长陈家桥的大儿子陈日晴。

    “嘿嘿,柴坯婶子,别生气,这么晚了还开着窗户往外张望,这不是寂寞难耐倚窗思汉吗?”陈日晴竟说出几分文绉绉却又充满流氓味的话来。

    “去死吧,也不撒泡尿瞧瞧自己的样子。”柴坯媳妇气得发抖。

    “我这样子怎么了,我就这样子不还是上了你们很多女人的床,婶子,别犟了,给哪个男人不是给啊,我家有的是钱,看吧,狗毛媳妇跟我好上以后,日子好过多了。”陈日晴说着就扑向了柴坯媳妇,双手急不可耐的在柴坯媳妇胸前的两个大肉球上揉捏起来。

    “啪”的一声,怒极的柴坯媳妇扇了陈日晴一巴掌。

    “他妈的,你敢打我。”陈日晴被扇了一巴掌一愣,然后淫笑着说,“看来你是需要我来得猛一点了,你**这么大,估计也是个搔货,别怪我不客气霸王硬上弓了。”

    陈日晴说着就粗暴的把柴坯媳妇推到墙边,扬手就要扇下去,软硬兼施是他惯用的手段,有几个寡妇就是这么被他拿下的。

    毛几米在里面听得实在忍不住了,这会已经冲了出来,眼疾手快把陈日晴的手抓住了。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把~藏了”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把~藏了』~几米没有说话,只是拿住了陈日晴的~~~一捏。 他跟爷爷~齐白学过了五年的武功了,~气非同常人,这一捏,陈日晴~得哇哇大~起来。 “滚出去吧。”~几米一拳打在陈日晴的~~,把他打得一个趔趄,差点倒地。 “你是谁?”陈日晴扶住了~的墙壁才没有跌倒,惊讶的看着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门廊里没有开灯,只有微弱的月光照着,他~本看不清~几米的样子。 ~~
     >> 阅读第3章 把~藏了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