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村的小寡》·第3章 把~藏了


    毛几米没有说话,只是拿住了陈日晴的手臂用力一捏。

    他跟爷爷毛齐白学过了五年的武功了,力气非同常人,这一捏,陈日晴痛得哇哇大叫起来。

    “滚出去吧。”毛几米一拳打在陈日晴的胸口,把他打得一个趔趄,差点倒地。

    “你是谁?”陈日晴扶住了后面的墙壁才没有跌倒,惊讶的看着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男人,门廊里没有开灯,只有微弱的月光照着,他根本看不清毛几米的样子。

    “好吧,就让你看清爷爷我是谁。”毛几米抓住陈日晴的衣领,把他拖出了门外。

    在外面,陈日晴总算把毛几米看清了,却是吓了一跳,说:“毛几米?你还活着?是不见鬼了……”

    陈日晴非常惊慌,一边说一边挣脱开毛几米准备逃走。

    “你他妈的才死了呢。”毛几米对着陈日晴的屁股就是一踹,陈日晴踉跄摔了个狗啃泥,但他也顾不了,马上又爬了起来,慌不择路的逃走了……

    陈日晴一走,柴坯媳妇就急急的走了出来,拉着毛几米说:“赶紧进屋,这下可能惊动村里人了,他们可能还听到你的名字了。”


    把毛几米拉进屋里闩上门,然后关了屋里的灯,柴坯媳妇才有点担忧的说:“几米,他可是乡长的儿子啊,这下得罪他就是得罪乡长了,你该怎么办?”

    “乡长的儿子又怎么样,我打的是无赖流氓。”毛几米没有任何的畏惧,在深山里,他爷爷毛齐白就无数次告诉过他,学医是为了治病救人,学武是为了征恶扬善,刚才就算是乡长,他那一拳照样打下去。

    “可是,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要不你明天早上一大早离开乡里吧?”柴坯媳妇还是有点担心。

    “没事,婶子不用担心我,你所说的流氓无赖就是指的陈日晴他们吧?”毛几米问,陈日晴以前的劣迹他是知道的,那厮比他大几岁,早在五六年前就开始搔扰小姑娘小媳妇耍流氓恶名远扬了。

    “嘘,真的有人来了,你先躲到房间里去,这下不要出来了。”柴坯媳妇嘘了一声,小声的说。

    巷外果然听到了嘈杂的声音,透过门缝还看到了手电筒乱晃的光影。

    毛几米躲回了房间里,柴坯媳妇也回了刚才的睡屋。

    一会后就听到了敲门声和一个女人的声音:“柴坯媳妇,柴坯媳妇……”

    “嗯,谁呀?”柴坯媳妇的声音听上去像刚被叫醒一般,毛几米心想这女人还能装啊。


    “我,顾玉梅。”门外的女人说。

    “顾……顾村长啊,我就来。”柴坯媳妇匆匆就去开门了。

    门外的月光里,站着村长顾玉梅和村委的几个人,斜对面的狗毛媳妇也出来了。

    “柴坯媳妇啊,刚才外面的吵闹你不知道?好像有人喊了毛几米的名字。”顾玉梅问柴坯媳妇。

    “村长,我睡得熟呢,你不叫我还没醒呢,怎么了,刚才有人在巷外吵闹?”柴坯媳妇揉着眼睛,打着呵欠,看上去睡眼朦胧的样子。

    “刚才听到了有人说毛几米还活着什么的,毛几米不是和他爷爷都失踪五年了?”顾玉梅看柴坯媳妇那瞌睡样就知道白问了,喃喃自语道。

    “毛几米失踪五年了?”柴坯媳妇本来听了刚才陈日晴的话就有点吃惊了,现在听到村长顾玉梅这么一说更加吃惊,关于毛坡村的事情,他们北坡村人确实知道得不多,因为两村除了村长、医生、接生婆等少数人能自由进出以外,其他人是不敢随便踏进对方村子的,否则都有可能遭到对方的暴打。

    “算了,你什么都不知道,睡觉吧。”顾玉梅说完就转身走了,不过嘴巴里一直还念叨着“毛几米毛几米”。巷外的几个村委的人也跟着她离开了。

    狗毛媳妇却没有走,反进了柴坯媳妇的家,不让柴坯媳妇关门,等几个人去远,就问柴坯媳妇:“锦玉,人是躲在你家吧?”


    “你瞎说什么呢?我刚醒来呢。”柴坯媳妇。

    “别骗我了,我刚才在墙头还看到你家窗户的灯亮着呢,为了掩人耳目才灭的。”狗毛媳妇说着就要进屋去。

    “琼英你要干吗?”柴坯媳妇拦住了她。

    “我想看看你家里藏着哪个男人啊?”狗毛媳妇说。

    “你以为我是你啊,连陈日晴这样的男人都勾搭。”柴坯媳妇不屑的说。

    “陈日晴这样的男人又怎么了,男人总归是个男人,我看你就是嘴上这么说,背地里把他藏起来了,我刚才明明听到他的声音了,也听到有人骂他了。”狗毛媳妇并不是怀疑柴坯媳妇藏着毛几米,反倒是怀疑藏着她的奸夫陈日晴,她之前也是看不起陈日晴的,可是自从被陈日晴拿下后就彻底沦为他的人了,竟然还能为他吃醋了,这甚至连她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

    “哟,原来是想你的汉子了,告诉你吧,就算是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找他那样的无赖,不就是家里有几个钱吗。”柴坯媳妇义正词严的驳斥狗毛媳妇说。

    “行吧锦玉,我就相信你一次。不过日后要是真给我逮住了你的丑事可别怪我。”狗毛媳妇琼英见柴坯媳妇这么说,就放弃了进屋看的想法。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当年的祸乱”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当年的祸乱』“那是,你既然听到了那无赖的~音,估计是来找你了吧。去找他吧,我可~~了。”柴坯媳~说着又故意打了个哈欠,~了逐客令。 狗~媳~只好离开了,心里却还有些懊恼,刚才明明是听到了陈日晴的~音,难道去找其他~了? 柴坯媳~说着闩了门,~了~几米所在的~,把灯光打开,然后关了窗~,却看到~几米从门后出来笑道:“几米你躲到门后了?” “我还以为她们~~来~~
     >> 阅读第4章 当年的祸乱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