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意时光》·第3章 第三节 明年的决定


    当天,娘儿俩到城里时,已经万家灯火。而白纸歉还要一路去其他的门市部拿回母子俩下午订好的几箱小货。然后再赶回安阳县。

    因为天晚了且黑了,中途下来拿回几小箱货又没有公共汽车了,叫一个三轮车又进不去长途汽车站内,东西太沉又多,没办法自己一趟趟来回回搬。

    白纸歉一狠心拦了一个的士,天黑着急没仔细地看,想当然的窜进车里,可是一下车那年青帅气的的哥,说是要给十一元车费,白纸歉立睁大眼睛惊疑呆问,我们安阳可是打一个的士只是五元啊,你欺负我啊?那年青的哥欢一下,笑了。对纸歉呆子说,你来看看价目表,我这个是桑塔纳的车,所以价钱不一样。

    纸歉呆子天真的跑过去看了一下,借助路灯,原来真的上错车,付了高贵价了。不过,那年青人也不时朝纸歉看下,笑容满面的说,你只要给十元就行了。下次挡车看清楚车。

    所以白纸歉平常总爱去多管闲事,因多愁善感。

    白纸歉的名字,是母亲给起的,因为母亲上过几天学,于是那时候许多人会请母亲,给他们小孩起一个名字,纸歉的大名字,想当然是母亲给起了。

    其实从小至今,白纸歉一直不欢喜这个名字,虽然母亲那时候,为自己上过几天学,还上的初中结业,老是有点小自足,其实也就是写一个信什么的不用求人呗。

    上学很少的白纸歉,对于此一直不以为然,乡下小孩无论上过多少学,高初小与没上学的一样是,在那时的江中省东北部,位于长江下游北岸的一个沿海乡村,无论上学多少也全都是回家种地,谁家有能力供养小孩上至大学去哩。


    所以白纸歉一直特不欢喜这个名字,白纸歉象似一张空白地纸上歉绘下,一个女孩久年的盼望了一样。

    请叫我歉丫头,小伙伴儿叫我,纸歉。

    白纸歉生来离海咫尺远,可笑从出生至现在,从没有到过海边看过海昵,海上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昵,只是在心头的幻想,与影视剧里出现,这象是一个不可爱的憾欠罢,欠,看看,许多个欠缺中的一处。

    他生独欢处,恐惊炊烟苦。

    伊如白纸歉,意与风飞舞。志愿文弄墨,不说无缘休!

    闲言止步罢,请跟随白纸歉一起到一九九七年底的一天,眼看着已近年关前,余聂员,额,解释下,白纸歉儿子的爸!侬们弄懂没?

    余聂员也出生在乡下,在长江口北靠近海地一方长大。

    腊月二十五,在苦苦长昐中,纸歉母子终于在那天上午,听到他即将要到家的电话,整个午后,白纸歉都似在隐隐约约的盼望与惊喜着,跑来跑去着,忙忙碌碌也记不上忙的什么,总之从下午一会门前一会儿路边,平静的目不转睛看着远方。

    心希望着他们会早一点平安到家。


    瞅着天已暗淡,娘儿俩胡乱弄点东西吃了一下,坐在租来的房子里,看着电视,心里边却一直在想象,想象他回家的状况,是什么样的。近深夜,四方一片安静,隐隐听到一呼唤声,白纸歉慌急地跑起,站住外面马路中间,却没有看到有人来。

    此时,四周一片淡淡地安静,已是深夜,大多数人们想必已进入梦乡,看看远处,只是零零落落的几几眨灯,在或远或近的闪烁,夜寒风静,抬头看看天,天空似乎压着一扦巨大的顶,厚厚沉沉,盖住了白纸歉站的这条街。狠大一片天空,看不到一丝月亮的光熠。

    轻轻呼了一口气,白纸歉稍微低低下头,心里暗暗地想象起,今年,是她婚后在家乡的这个小县城,度过的唯一,也应该是之后几年里,唯一是于自家三口子,在租来的房子里,单独过一个年。这是三口子第一次单独地过年。白纸歉一边望着远处,一边心里暗暗地想象着。

    一想到这,纸歉心中不免是一阵阵欣喜与欢喜。可惜欢悦大多是伴随着烦恼,此刻白纸歉得心头一下就想到眼前的这些事,必须要在过年前办好。要把别人拖欠的一点欠货款,要回来,打算着添添补补凑足,还给亲戚,剩下的钱还得留下几个,要准备明年去西北,得备一些去西部的安家费。

    思想到起处着,心中不由得更加焦急,因为不知道那个,位于西北部地他乡,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纸歉此刻是一无所知,只是之前纸歉在电话里与余聂员大概地商议一下,准备明年去西部。

    其实这也是半年前,决定应老乡之邀,让余聂员去西部的初衷,当时,纸歉和他商量,他若是去那边可以顺当发展上一些小单子,觉着那里还行,可以单独做开,明年就去作长期待着西北几年的决心。

    因此从下午开始,纸歉就这样得,在房子里与外头,一趟趟跑着,也不记得跑来跑去多少趟,心里想象着,亦恬淡地忙碌着。

    天自然而然黑了,不知不觉暮阳吹洒在大地,天意渐渐昏暗下去,看看身旁的人们,在欢喜抑或认真的忙着回家,赶作这顿顿炊烟处地饭菜美味,或快乐或平常抑或抑郁地寡欢作,大部分都一样样认认真真如嚼这一份份人世间千万年不停从复地姻亲与烟火。


    不知觉黑夜漫无边际的赶走白天,漫无目的浸润了所有的角落,天真烂漫地**各个寸昔,看着身旁慢慢黑临的盖天暗色,纸歉不免泛浮上一阵酸疼,母子俩苦苦守候那么久,可那人仍似在不归的远渡处,迟迟不来。

    这时,儿子一遍遍地问,妈妈,爸爸什么回来呀?囡囡,就在今天呀,就是今天呀。

    看着儿子稚嫩的小脸,纸歉心中又喜又酸,疼儿子小小年纪就是跟着自己东奔西跑的奔波不停,挣扎在生命的最艰辛处,总是处于漂泊不定的异乡,一直居住租来的房子,常受欺负。

    儿子受到伤害欺负,纸歉也只是伤心,生闷气悄悄落泪而已,一点办法也没有,谁叫自己借居别人的家呢,只有心中暗自盼望,希望早点搬离,这不快乐的地方。

    只的是苦了难了我们的乖儿子,乖乖的小尾巴,总是委屈他,只是为了妥协于这暂行的苦生处,纸歉总是在内心鼓舞自己,为了摆脱这面前的困境,先委曲求全一下小尾巴,生存的压力,象是大于疼爱儿子小尾巴的动力。

    于是,总是这样的安慰自己地心,会有的,我们会有的,一切人类美好的东西我们都是会有的,只是在不久的未来!

    我一直在用好奇的心灵看着这个充满活意应变无限地世界至眼前如身旁其如此的令人...向往遐想...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第二节 那年,一个不一样地冬季”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二节 那年,一个不一样地冬季』时间已过半夜,近过半夜三更的尾~,娘儿俩仍~神振焕地,一个坐在~~,一个坐在~边地椅子~心神不定地看着电视。 记得那年地冬季特别不一样,整个冬季都生活在雨浓云愁里,连绵~地滚滚细雨,一天天地细嚼慢咽着这个特别的冬天,老天爷好象是遇到了什么特别残~伤心的事情,情不自禁的几经天天向这个本就寒冷得世界,漫不经心地用苦雨细诉着什么,冷雨一直莫名其妙漫浸着这个萧萧瑟瑟地寒冬。 ~~
     >> 阅读第4章 第二节 那年,一个不一样地冬季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