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之七星》·第1章 第一章 天地不盛苦万物 魔道纵横戮苍生(一)


    “混沌初分盘古先,太极两仪四象悬,子天丑地人寅出,避除兽患有巢贤。…大白旗悬独夫首,战亡将士幽魂潜。天挺人贤号尚父,封神坛上列花笺,大小英灵尊位次,商周演义古今传。”

    一阵铿锵儒雅的歌声从一个削瘦老人口里发出,老人五十来岁,身上的青色长袍早已洗得退成了蓝灰色,胸前还挂着两个巴掌大小的补丁。老者口唱歌谣,手打节拍,渐行渐远,一阵行走后,老人来到一排枫树下。此时正值八月天气,风声朔朔,枫叶变得火烧般娇艳。周遭枯黄的野草在一抹夕阳的映衬下更添几分萧索。

    老者站在枫树一徘徊良久,却一直不曾离去,似在等什么重要之人。游目四顾,久久不见有人来,老者再次放开喉咙,拍打节拍,唱道:“混沌初分盘古先,太极两仪四象悬,子天丑地人寅出,避除兽患有巢贤。燧人取火免鲜食,伏羲画卦阴阳前,…”风起,吹在他青色的长袍下摆,在微风中簌簌起舞。歌声甫毕,老者久闭的双眼突然睁开,喃喃笑道:“有缘人终于来了!”  

    须臾,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少年左手提着一只公鸡,学着老者的摸样,口里哼着歌谣跳跳跃跃的走了过来。少年走到老者身边,嘿嘿笑道:“老伯伯,你在唱着什么歌?什么魔啊,什么幽魂啊?什么封神的?我怎么浑然不解?”老者低头看了看那少年,却是避而不答,继续唱到:“封神坛上列花笺,大小英灵尊位次,商周演义古今传。”


    那少年见那老者不搭理自己,顿生好奇,心想:“这老头不告诉老子,其中必有古怪,老子偏要叫他相告才是。”想到此处,眉间不善,一脸奸笑,悻悻然说道:“老伯伯,你定然也是浑然不解所唱之歌,所蕴之情。这般唱法倒是让市井小徒嘲笑了。”老者一怔,低头看了他一眼,笑道:“你这小娃娃倒是说说老夫怎么不如市井小民了?你倒说说,老夫洗耳恭听。”那少年道:“市井小民虽斗字不识,却也知道他们唱的歌谣所书说写之意,哪像你这般糊涂?这倒象什么‘和尚念经,有口无心。’读死书,死读书了。老伯伯,你说呢?”那少年虽才十五六岁,但说起话来倒也似大人般老气横秋,学着说书生摇头晃脑,洋洋洒洒的道来。

    老者哈哈大笑,说道:“你这小娃娃倒生得伶牙俐齿,能这般解释倒是高我一筹了,有理,有理。”那少年被老者这么一吹捧,顿时飘飘然,说不出的适用,续道:“那老伯伯,那您能告诉我这首曲子唱的是什么意思吗?”少年想要讨好老者,话中的“你”字都换成了“您”。老者笑道:“你且再听我唱一段,看你能不能听懂?”见老者卖关子,不肯直言以告,少年心里顿时不满,但听到‘看你能不能听懂?’心生傲气,精神也为之一振,又专心听起来。

    老者又唱道:“神农治世尝百草,轩辕礼乐婚姻联。魔界纵横,茫茫带晚鸦,人间悲离,无一一是人家…”少年听后,茫然不解,顿觉脸上无光,抓耳挠腮,侧目偷看老者,见他脸色笑容和蔼慈祥,并无嘲弄之意,心下稍宽,潺潺一笑,说道:“老伯伯,我…我不知。”少年刚说出口,只见老者哈哈一笑,笑声突兀转止,凄然道:“我唱的乃上古心经,你听不懂这倒在情理之中。”那少年道:“老伯伯,歌赋里说的是什么意思?”

    老者长长叹了一声,道:“古有商纣王,多行不道,暴殄天物,害虐丞民。樊炙忠良,刳剔孕妇,民不聊生,苦不堪言,没想到以前的民间悲苦又要上演了。”说着长长叹息了一声,悲不自抑。续道:“当今天下,魔族的凶名是胜过商纣王啊。魔军大举**,占领我人界半壁江山,到处烧杀奸淫掳掠,无恶不作,更视我人族生命如草芥,跋扈霸道,真令人痛心疾首。只恨我人族自甘堕落,任由魔族屠戮,一派大好河山只能拱手送人,怜我人界一草一木突遭**…”话不多时,老者眼眶微微**。

    少年听得老者先是说得慷慨激昂,后来声音渐渐转入悲鸣,情绪不免受到感染,再听到魔族人屠戮生灵,践踏生命,不免想到自己的遭遇,从一出生便是孤儿,处处遭人白眼,受人欺侮,多半是拜魔族所赐。一想到此处,登时心下大怒,捶胸说道:“魔族人太可恶了,不把我们人族放在眼里,实在该死至极。”低声又摇头叹道:“可惜,可惜,可惜了。”连道了三个可惜。老者不解,问道:“你这小娃娃说什么可惜?”少年迟疑了一下,道:“可惜我人微言轻,自身实力更是不济。只能眼睁睁看着魔族肆无忌惮了。”老者心下一怔,心想:“这少年年纪轻轻,也就十五六岁,竟然有如此抱负,看来确是有缘人无疑了,错不了了。”笑道:“小娃娃,只要有志趣何愁不会有本事?”


    少年点头赞同,说道:“老伯伯,话虽然如此,做起来却是难的紧啊!”老者道:“是啊,若真如话里所说的简单,那我人族泱泱大族也就不会被逼走投无路,苟延残喘了。可恨,可恨啊。”随即老者低首不语,双拳**捏在一起,指尖早已经深陷掌心,良久才道:“我人族占据天地大好河山,钟灵奇秀,聚集天地灵气。乃是修炼的一绝地,不料人族与魔族当年一战败北后,从此竟再毫无斗志,甘为鱼肉。哎…若人族每位都似你这小娃娃一般,那复我山河,壮我族威,便指日可待了。”

    少年越听越不解,问道:“老伯伯,你说的这些与你先前所唱的歌赋有什么关系吗?还请老伯伯言明。”老者伸出枯瘦的手掌在少年头上摸了摸,笑道:“我所先前唱的乃为上古心经,上古年间,天地动荡,诸妖并起,群魔乱舞,草芥不仁,皇道荒淫,致使有了后来的天地封神,诸神轮回。常言道,能懂忠义赋者,乃有缘人也。”少年一听之下,还是茫然不解,心里寻思:“这老头不会糊弄我一通吧?”随即摇了摇头道:“老伯伯,我还是不懂,我分明听到的是什么魔啊,什么幽魂啊的,你怎生骗我?又道什么有缘人?”

    老者俯首,并不回答他的话,看向那少年,柔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现年几岁?”见老者不回答自己的话,少年心里有些不满,但听他问自己名字时,话语中尽是关心、慈祥之意,心里一暖,道:“我叫方天胜,今年十六岁。老伯伯问这作甚?”老者道:“我见你甚是聪明,对你喜爱的紧啊。我半生修习玄学、占卜之术,略有小成,已经略有参悟到一些天机。”老者捋了捋胡须,抬头望向半边天,不知不觉太阳已没入地平线下,黑夜即将袭来。

    听到天机二字,少年好奇,忙问道:“老伯伯,不知可否透露一二?”双目流盼,期待之色怏然于脸上。老者摇头,右手指着天,笑道:“天机不可泄露。”那少年问了老者半天,什么好玩的事都没问到,当下便感到索然无味,失望之色不禁大盛。心里咒骂道:“这死老头,白白耽搁了老子这么长时间,有趣的事却狗屁没有。”淡淡说道:“老伯伯,你说的一点都不好玩,我要走了。”说完便又哼着老者的所唱的忠义赋悦然离去。


    “哎,天地不盛,草芥遭殃,我人族大好河山徒遭魔族**…”老者说道后来话音渐如低沉,至后来只能听到一声极轻极轻的叹息声。

    这老者姓广,单名仁。人称广仁真人。年达三十岁,便已通晓玄学、占卜之术,目睹魔族的浑噩不堪,后年二十岁,一直云游天下,广结好友,在五十大寿那天,众人前来为他祝寿,在诸多好友的协助下,在庆忌山下建立了普救塔,广仁真人理所当然成了普救塔的塔主。

    建塔后,广仁真人曾几度造访剑盟和琴阁,请求联盟,一致对抗魔族,不料剑盟、琴阁自诩身高,根本不把普救塔等众多新生势力放在眼里,广仁真人一怒之下,回到普救塔,刻苦专研上古心经,整整五年的时间,终于被他略微勘破心经,再加上半生所学的占卜之术,推得此地必有有缘之人,是以广仁真人为什么来此了。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第二章 天地不盛苦万物 魔道纵横戮苍生(二)”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二章 天地不盛苦万物 魔道纵横戮苍生(二)』顺着广仁真人所站的一排枫树延展去,是个不起眼的~庙,~庙东墙在风吹日晒雨雪无情的肆掠~,已坍塌大半,一张张白乎乎的蜘蛛网形成一张天然窗帷,说不尽的荒凉。一缕缕青烟从~庙~端袅袅升起,三个~~褴褛、蓬头垢面的少年正对着火炉~~通~通的吹个不停。突然听得背后细猝的~步~响起,三人齐头转过头,三人脸~顿时转喜,但瞬间又便得~沉,三人中年纪最大的那人~着眼睛,不~道:“小~花,老子都等你多时了,都~~
     >> 阅读第2章 第二章 天地不盛苦万物 魔道纵横戮苍生(二)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