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郎外传》·第1章 第一章 不祥的人【上】


    关月娥腆着一个大肚子,在屋里扭来转去,感觉实在是闲得有些无聊。腹中的孩子虽说马上就要出生了,可该用的东西和衣物婆婆田氏早已准备的妥妥当当,根本用不上她操心。看着屋外漫天飞舞的大雪,她真想不出自己该做些什么?这场雪已经下了整整三天,却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从临着官道的铁铺里不时传来一阵清脆的叮当声钻入她的耳中。她知道,丈夫正在铺子里干活。为了一家人的生计,他总是这样不辞劳苦的起早贪黑的忙碌。既然自己闲的这样无聊,何不到铺子里陪他说说话呢?这样既可消除这难耐的孤寂无聊,又能增加夫妻之间的情感,何乐而不为呢?想到这里,关月娥缓缓地出了门,小心翼翼地穿过院中的雪地来到了铁铺。进门后她冲正在忙碌的丈夫微微一笑,算是打过招呼,而后便在炉子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默默地看着丈夫挥动着铁锤,将手中钳着被炭火烧的通红通红的铁块一下一下狠狠地锻打。铁锤重重地落在铁块上便会迸出许多的火星四下飞溅,伴之发出清脆而有节奏的声音。这声音好像一首正在敲打的曲子,一声一声落在她的心上,令她心中暖暖的,甜甜的。

    武秀元见妻子进来,便直起头仰着那张黝黑的,方方正正的,棱角分明的,被炭火映着显得红彤彤的,上面渗着一层密密的细汗的脸憨厚地笑了笑,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活。铁锤在空中不停地飞舞,铁块在他手中熟练地翻动,一点一点的变化着。

    关月娥被丈夫这股子认真和执着感染着,心情开始舒畅,心头涌起一丝幸福的暖流,觉得嫁给这样的男人,心里踏实,苦累都值。“相公,喝杯水歇会儿吧!别太累了,全家人的生计都指望着你哩!”关月娥关切的对丈夫说着,顺手提起放在炉子上的水壶为丈夫倒了一杯水。

    武秀元将手中的铁块放回炭火中,又往炉子里加了一些木炭,这才走到妻子跟前坐下来端起水呷了一口。他爹死的早,他娘田氏拉扯着他孤儿寡母过日子不容易,到三十岁他才娶上了媳妇,所以他对妻子疼爱有加,更何况现在马上又要当爹了,心中自然多了一份无法言说的喜悦。

    “习惯,我们的宝宝马上就要出生了,你给他取个名字好吗?”关月娥笑意盈盈地看着丈夫问。


    武秀元看着娇小玲珑的妻子憨憨的笑了。“娘子,你是知道的,斗大的字我不识一箩筐,能给孩子取个啥好名?这样吧,等孩子出生后,不管是男是女,满月后我们抱着他找个算命先生给他合合生辰八字,看看命中缺啥不,让先生给取个吉利的名字补补,你看行吗?”

    “这样也好,省的将来孩子万一有个啥闪失,让我们心里一辈子不踏实。”关月娥说着用手轻轻抚mo着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感受着即将临世的孩子带给她做母亲的那份喜悦和自豪。

    武秀元看了看门外厚厚的积雪,面色有些疑重。“唉!这个鬼天气,已经整整下了三天,还下,不知啥时候会停?木炭马上就要烧完了,得赶紧进城去买,要不王员外的这批货就不能按时交了。”

    “老天爷的事,谁能说准?买炭的事,等雪停了再说吧!晚一半天交货,你给王员外解释解释,我想王员外也不是不近情理的人,不会刁难咱吧?天下这么大的雪,他又不是不知道,”关月娥看着丈夫的愁相,轻声安慰。

    “月娥,我不赞成这样做。我们武记铁铺之所以生意兴隆,靠得是啥?靠得就是我们诚实守信货物好。咱不能因为这点儿雪就坏了自家的名声,断了咱的财路。下再大的雪,明天我也要进城去买炭。王员外的活儿,咱不能耽误。”武秀元说着,脸上流**一股坚定的神色。

    “好吧,一切由着你,只是别太累了,当心身体。”关月娥说着又往丈夫的杯中添了些水。丈夫的脾气她是知道的,他认准的理儿九头牛也别想把他拉回来。


    武秀元喝完手中的水,爱抚地拍了拍妻子的肩,又重新开始干活。悠扬的锤声再次响起,向四周飘荡。

    “元儿,月娥,吃饭啦!”田氏颠着一双小脚走进铁铺里拍了拍身上的雪说;“这雪真大,好多年都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雪了。”

    武秀元见娘进来,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说;“娘,外面下这么大的雪,你腿脚有又不灵便,吃饭喊一声就行了,我们能听见,何苦亲自跑过来呢?万一你有个啥闪失磕绊,叫我和月娥咋过?”他半是抱怨半是关怀地对娘说。

    “元儿,不碍事的。你放心吧,娘的身子骨硬朗着那。我还等待着抱我的大孙子,给他做好吃的哩,怎么会有事呢?”田氏看着儿子和儿媳,一脸慈祥的笑容。

    “娘,雪大路滑,你一定要小心,能不走动就别走动,岁数不饶人呀!”关月娥说着挽起婆婆的胳膊依偎在她身旁,一脸幸福状。


    “知道啦!乖儿媳,娘会当心的。你马上就要生的人了,别整天闲不住到处乱跑,万一摔着了咋办?你要知道,你现在可是我们老武家的宝贝疙瘩。”田氏说着轻轻拍了拍儿媳,然后三人相互搀扶着来到了屋外。

    空中朔风呼啸,雪飞正急。地上已经积起了一尺多厚的雪。房子上茅草早已被雪给掩盖了个严严实实。挂在屋檐下【武记铁铺】的招牌在劲风中悠来晃去地摇摆不停。长长的官道上杳无人迹。世界一片雪白,除了这耀眼的白色之外,几乎看不到任何事物。

    回到正房,武秀元让娘和妻子在炉子前坐下后,打来热气腾腾的洗脸水让她们洗罢准备去端饭,田氏站了起来说;“元儿,你干了一天活,肯定累坏了,坐下来歇歇吧,让为娘我去给咱盛饭。”

    “娘,你和月娥都坐着吧!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命,一个也不能闪着累着,不然的话真的要了我的命啦!"武秀元重新将娘扶回到凳子上坐稳后转身去端饭。一家三口围着红红火火的炉子坐在一起,吃的虽然只是一些粗茶淡饭,可其乐融融,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满足和快乐的笑意,这让身为一家之主的武秀元感到无比的温馨和幸福。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第二章 不祥的人【下】”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二章 不祥的人【下】』五更时分,关月娥~腹中~~~的~~。她知道,孩子~出生了,赶~~了~~边正在酣~的丈夫,急急地说;“相公,相公,快起来,孩子~出生了。” 正在酣~的武秀元~然被妻子~醒,不知发生了啥事,睁着~糊的眼含糊地问;“~啥?” “快起来,孩子~出生了。”关月娥~~着腹中的~~对丈夫说。 武秀元一听妻子说孩子~出生了,~意全消,一轱辘从~~爬了起来急忙将~~
     >> 阅读第2章 第二章 不祥的人【下】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