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郎外传》·第3章 第三章 桃花之运【上】


    夜深人静,透过窗纸上的破洞,看着窗外清凉的月光和满天的星辰,武秀元躺在**辗转翻侧难以入睡,心中似打翻了五味瓶,各种味道揉合在一起,也说不出个啥滋味。妻子月娥离开他和儿子快两年了,虽说他和妻子结婚刚一年,可他们感情好。他不想亏了妻子,所以在妻子亡后,他为妻子办了一场风风光光的葬礼。那场葬礼几乎让他花光了家中仅有的积蓄,可他不后悔。自从妻子亡后,为了照料儿子,他和母亲没少作难。如今母亲的岁数越来越大,行动也越来越不灵便,可每日还要替自己带儿子,还要为自己洗衣做饭。已经操劳一生的母亲,跟着他到如今也没享过一天福,想到这些他就觉得对母亲有愧。他也想再续妻室,来替母亲操持家务。虽然也有媒人上门提亲,可女方多半是寡妇,而且带孩子,他没答应。他怕将来成婚后再有孩子,孩子多难养不说,而且几茬儿,大人如若厚此薄彼伤了和睦不说,还会伤了孩子。大郎是他武家唯一的血脉,长得眉清目秀,而且聪明伶俐,活泼可爱,是他和娘的心头肉,手中宝,是他全部的希望和寄托。他可不想为了一个女人而影响了孩子,再说了,如果娶了一个尖酸刻薄的女人再对娘不好,自己的罪孽可就大了。常言说;人心隔肚皮,谁也不会扒开谁的心来看个黑红。人海茫茫,能遇到一个善良贤惠,完全合乎自己心意的女人谈何容易。思来想去,心中越发烦乱。他索性用被子蒙上头,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烦心的事,让一切顺其自然吧!再说,明天一大早他还要下地去收玉米。几亩地的玉米,够他一个人忙活一阵子的。

    第二天,武秀元起了个大早,去铁铺里推车准备下地,当他刚近铁铺时,远远看见屋檐下黑乎乎的有一团东西,天还不是很亮,而且相距有些远,他看不清是啥,心头疑云顿起。赶紧向铁铺奔去,边跑边吆喝;“谁,谁在那?”可四周一片寂静,除了微微的风声之外没有任何声响。当他跑到那团黑乎乎的东西前时才看清,原来是一个人躺在这儿,好像还是一个年轻的姑娘。她身上的衣服有些破旧,浑身脏兮兮的蓬头垢面,倦曲在地上。“喂,姑娘,起来,快起来。”他冲姑娘喊了几声,见没反应,心中疑惑着;该不会是一个叫花子死在这了吧?想着他蹲下身子试探着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鼻子,感觉还有呼吸,又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觉她的头就像是被烧红的铁块一样烫手。原来是个生病的人。他看了看四周也不见一个人影,只好将姑娘从地上扶了起来,准备背回去让他娘救她的命。常言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自己既然遇上了她就不能见死不救。此时,姑娘缓缓睁开了眼,从喉咙里艰难的挤出两个字;“水,水。”原来她要喝水。

    “姑娘,这是我家,我扶你回去,让我娘给你熬碗汤喝,行吗?”武秀元问姑娘。

    姑娘无力的点了一下头表示同意,而后又闭上了眼。

    武秀元几乎是半拖半抱将姑娘弄到了家中,赶紧叫来正在做早饭的娘。

    田氏看了看姑娘,知道她病得不轻,连忙吩咐儿子将姑娘扶到屋内的**,自己急忙去准备给她熬姜汤。母子二人一阵忙活之后,终于将一碗姜汤给姑娘喂了下去,可她还是处于半昏迷状态。

    “元儿,你赶快去请个大夫来给她瞧瞧,千万别耽误了病情。”田氏看着躺在**昏迷不醒的姑娘对儿子说。

    “娘,我还要下地去收玉米哩。再说了,她和咱又毫无瓜葛,咱也不知她的根底,得的是啥病,万一是什么怪病咱咋办?要我说,等她醒了让她吃顿饭,将月娥的衣服给她几件打发她走得了。我们家也不富,这样对她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武秀元嘟囔着不想去。


    “你说什么混账话?常言说;杀人杀死,救人救活。咱既然已经救了她,就说明她和咱有缘。做人得于心无愧,如果就这样让她走,她万一有个啥三长两短的,为娘于心不安呀!收玉米晚一半会儿也不要紧。你快去找大夫。”田氏责备着儿子。

    武秀元虽然心里有些不情愿,可又不忍心违了娘的心愿,只好悻悻去找大夫了。

    儿子走后,孙子也醒了,田氏给孙子穿戴好后,领着他将饭做好,等待儿子回来。

    “奶奶,俺爹咋还不回来?俺都饿了,他啥时间才能给俺捎回来好吃的?’武大郎仰着粉嘟嘟的小脸,拉着奶奶的手来回晃着,不依不饶的问。

    “乖宝宝,你爹去找大夫了,马上就回来。如果你饿了,奶奶先给你盛饭。”田氏哄着孙子。

    “奶奶,啥是大夫呀?”武大郎眨动着明净的双眼,一脸迷惑地问奶奶。

    “大夫,就是专门给人看病的人呀。”田氏回答着孙子的问题。

    “我爹找大夫干嘛,他生病了么?”武大郎继续问。


    “不是,他找大夫是给你姑姑看病的。你姑姑她生病了。”田氏耐心的对孙子说。

    “啥姑姑,我咋没见过她呢?”武大郎又问。

    此时,武秀元领着一个郎中走了进来。

    “爹,你给我捎的好吃的呢?我要吃。”武大郎见爹回来了,满心欢喜地跑到武秀元跟前向他要东西。

    “捎啥好吃的?”武秀元被儿子问得一时摸不着头脑。

    “奶奶说你给我捎好吃的。你们都骗人,骗人!”武大郎见他爹啥也没给他带,生气地撅起了**,嘟囔着开始哭闹。

    武秀元看了看母亲,母亲向他递了个眼色。他明白了,他走后儿子闹人母亲肯定是哄了他。于是他一拍脑门,佯装恍然大悟的模样说“唉,你瞧爹这记性,只顾忙着寻大夫了,把给我宝贝儿子捎东西的事给忘了个一干二净了。爹向你保证,赶明儿进城一定给我乖儿子买一串大大的冰糖葫芦。听话儿子,来,让爹抱抱。”说着伸手将哭闹的武大郎给抱在了环中。

    田氏领着大夫来到姑娘前 。武秀元也抱着儿子跟了进来。


    大夫在给姑娘把过脉之后说“她没啥大碍,只是感了伤寒,加之身体虚弱高烧不退,所以才会昏迷。我开两剂药,你去药铺抓来给她煎服过几天就没事了。不过她的身子太虚,需要大补,恢复还得一段时间。”大夫说着开了一张药方递给武秀元。一听大夫说姑娘无啥大碍,武秀元一路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路上他寻思着,如果姑娘万一得的是什么重病自己等于捡了一个烫手的山芋,无疑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寻霉头,说不定还会弄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差事,所以一路在心中默默祈祷着:姑娘啊姑娘,你千万别有个三长两短的,否则我武秀元的日子就没法过了。
    石小玉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陌生的屋子。她挣扎着想坐起来,可浑身汗淋淋的如同脱虚一样软绵绵的没有一把力气。她想起来了,自己好像在一个秋风萧瑟的黑夜,病倒在一间临官道的屋檐下,后来似乎被一个男人给救起了。就在此时,房门被推开了,石小玉看见一位老婆婆领着一个两三岁模样的小男孩走了进来。她惊恐的缩紧身子,两眼疑惑的看着老婆婆。

    田氏领着孙子进屋后,发现姑娘已经清醒了,神色有些激动地说:“ 谢天谢地,你终于清醒了,姑娘。”说着她走到床前顺势在床沿上坐了下来,看这眼神中充满戒备的姑娘慈祥的笑了。“姑娘,你别怕,这是俺家。这是俺孙子。两天前你病倒的俺家铁铺前,被我儿子给救了。大夫说你的身子很虚弱,恢复得一段时间,你就安心在这养病吧,我会向待亲闺女一样待你的。如果你有什么急事的话,我可以让我儿子替你去办。”

    “谢谢大娘!谢谢你们救了我。”石小玉向田氏道谢,眼中流出了两行感激的热泪。

    “姑娘,听口音你好像不是本地人,不知为何流落此地?”田氏一听姑娘的口音,满脸疑惑的问。

    “哎!”石小玉深深叹了口气,回首往事,伤心之泪不由潸然而下。

    她叫石小玉,今年十九岁,河南颖川人氏。前年秋天河南大旱,麦子一粒也没种上。去年入夏,先是闹蝗灾,那蝗虫多的铺天盖地,嗡嗡作响,几乎遮住了日头,还没等人们来得及想办法,蝗虫已经远去。蝗虫过后,别说地里的庄稼了,就连大小树木也被其吃的片也不剩,地上落着一层厚厚的虫屎,到处光秃秃的,寻不到半丝绿色。接下来又是连续的暴雨,整整下了十多天,到处都是水汪汪的一片。乡亲们的房屋是十间九塌,十户八家断炊烟。可就是这样的光景,官府非但没有开仓赈灾,地主官吏的粮租税役却一点没少。那时,每天都有人饿死,到处是悲恸哀鸣之声。她的父母在那场灾难中也在劫难逃,双双不幸于人世。乡亲们开始成群结队的外逃,有亲戚的投亲戚,有朋友的靠朋友,十家九空宅。她和哥哥在草草安葬了父母之后,也跟着乡亲们开始逃亡,一路风餐露宿颠沛流离。当她们来到河南与山东两省交界处一座山前时,突然从山上冲下来一伙强人,不说分由开始杀人越货。慌乱之中他和哥哥被冲散了。于是,她孤身一人夜宿日行一路漫无目的的乞讨。后来被一伙人贩子给盯上了,人贩子逮住她将她卖给一户大户人家当丫鬟。女主人凶神恶煞,像个夜母叉一样对她不断欺压凌辱。男主人则每天睁着一双贼溜溜的眼在她身上盯来瞅去,伺机占她的便宜。她觉得简直就是生活在人间地狱。于是,在一个风高月黑的夜晚,她逮住机会逃了出来,慌乱之中也顾不得辨认方向,其实辩不辩方向又有什么用呢?天下之大,何处是她栖身之地?结果就流落到了此地,饥一顿饱一顿乞讨,后来感染了伤寒,病倒在了铁铺前。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第四章 桃花之运【下】”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四章 桃花之运【下】』田氏听完石小玉的诉说,不由的~心酸。她长长叹了~气,~情的说“苦命的孩子,既然你无家可归,在这举目无亲,如果不嫌弃的话,你就在我家住~吧!我会向待亲闺~一样待你的。我家只有我儿子和孙子我们三~人,虽说日子不富,但~茶淡饭还是有的,不知姑娘可否愿意?” “我愿意,~~大娘!不,~~娘。”石小玉见田氏如此说,感~零涕的~~应允。 “这事儿我们就这样说定了,你可不许~~
     >> 阅读第4章 第四章 桃花之运【下】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