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关里的美人儿》·第3章 干~儿


    从此以后,小丽子更勤快了,早上早早来,打扫卫生,冲开水,把何股长茶杯刷干净,放上茶叶,泡好茶。何股长来了一看,不住地夸小丽子能干。工作上,何股长怎么说,小丽子怎么做,小丽子头脑聪明,何股长点拨一下,她就会了,平时秘书股办公室就是何股长和小丽子两个人。何股长写材料累了,小丽子就过去替何股长捏捏肩,捶捶背,何股长在没有人的时候,也会和小丽子动手动脚,开开玩笑,小丽子只是抿着嘴笑。         

    每个星期,何股长叫小丽子到他家去一次,小丽子每次都很很听话,处处讨何股长喜欢。何股长说:“你只要听话,以后入党、提干全包在我身上。”小丽子搂着何股长脖子说:“以后我全靠何股长了,我哪里不对,你只管骂,只管打,我不怨你,好钢是炼出来的,好铁是打出来的。”每次小丽子到何股长家里,总是毕恭毕敬地站在何股长面前,回报自己一周的优缺点,何股长总要找出几个不足之处,轻轻打几下小丽子的屁股。

    有一天上午11点多钟,办公室没有其他人,小丽子坐在何股长腿上,隔壁稽查股王股长一头撞了进来,笑着说:“哎喂,小丽子真娇呀,还坐在何股长腿上。”小丽子红着脸从何股长腿上下来,歪着头说:“人家就娇嘛!”小丽子知道王股长是何股长的好朋友,她也曾经看见稽查股女内勤小唐,坐在王股长腿上的,所以也不怕他。王股长说:“小丽子多听话啊!”小丽子说:“人家听话还不好吗。”王股长说:“小丽子干脆做何股长干女儿吧?”小丽子朝何股长看看说:“人家还不一定要昵。”何股长只是笑。


    王股长说:“我也很喜欢你,要不要我喜欢?”小丽子说:“女孩子当然希望人家喜欢啦!”王股长说:“那就做我的干女儿!”小丽子说:“那可不行,我归何股长管,要何股长点头才行。再说,你不能找小唐做干女儿吗?”何股长说:“不要开玩笑了,王股长,有什么事情?”王股长说:“没有什么事,来两个朋友,中午下班不要回家,一起到饭店喝几杯。把小丽子也带着。”何股长说:“行,下班时喊我们一声。”王股长临走时,拍着小丽子的头说:“听话,何股长不会亏待你的。”小丽子扭着屁股说:“我知道,我知道嘛!” 

    下班以后,王股长就过来喊何股长和小丽子一起走,到工商局东边的青龙酒家,到楼上小房间坐下。人不多,共八个人,工商局五个人,王股长,证照股秦股长,证照股秘书小赵,还有何股长和小丽子。外单位三个人是一家民营企业的,王股长一一做了介绍,一个是李老板,一个是蔡科长,一个是李老板的干女儿女秘书小刘。可能李老板和蔡科长是请王股长办什么事情,请王股长玩玩,人太少,王股长就喊了秦股长、小赵和何股长、小丽子。
    桌上五个男的,三个女的。小丽子坐在何股长旁边,小赵坐在秦股长旁边,小刘坐在李老板旁边。五个男人喝白酒,三个女人喝葡萄酒。李老板40多岁,皮肤黑黑的,个子高高的,说话嗓门很大。一开始他就端起酒杯,说:“这次多亏王老大帮忙,事情办得很顺利,几杯水酒聊表心意,来的都不外,以后还要请何股长、秦股长多关照,人不多,希望大家尽兴,喝个痛快。”王股长接着说:“李老板客气了,小事一桩,不要提什么谢不谢的,自己弟兄,言谢就见外了,李老板发财,我们也沾光啊!”何股长和秦股长也跟着点头附和。

    李老板是做服装生意的,在汇通市场有一个批发部,在县里各大商场都有服装柜台,主要批发销售各种高档名牌服装,李老板还有一个车队,有六辆卡车,从南北各地市场采购服装。到龙山县批发零售,李老板的生意以批发为主,零售为辅,批发占70%。一次莲花县执法检查,查出一批服装,品牌都是假冒的,市场交待,服装都是从李老板这里进的货。莲花县工商局稽查股的人顺藤摸瓜,就查到李老板这里了,那天碰巧王股长出去有事情,没有在家,稽查股的老徐跟着莲花县稽查股的人去了,把李老板的仓库封了,还向局长作了回报。事情就被闹大了。后来李老板找到了王股长,王股长废了很大的劲,才把这件事情摆平,你说李老板能不感谢王股长吗?

    酒过三巡,五个男人就都脸红脖子粗了,说话越来越粗,笑声越来越大。李老板叫身边的秘书小刘给王股长敬酒,王股长故意摆架子不喝,李老板就批评小刘无能。李老板说:“你爬到王老大腿上去,搂着他脖子,朝他嘴里灌,看他喝不喝。”小刘就爬到王股长腿上,搂着王股长脖子灌,王股长还是不喝。李老板又指挥小刘:“你揪他耳朵,用劲!”这下子奏效,王股长老老实实喝了,大家哈哈大笑。


    小刘二十来岁,身材苗条,身高一米六二左右,高鼻梁,大眼睛,杏仁脸,皮肤白白的。李老板喝多了酒,拉着小刘的手问:“你们看看,我干女儿漂亮不漂亮?”王股长说:“漂亮,漂亮。”李老板说:“你还没有看,怎么知道漂亮?”王股长不解地说:“看什么呀?”李老板说:“我说小刘穿泳装的时候才漂亮呢。”王股长说:“原来是这样。”李老板就对小刘说:“乖女儿,把外面衣服脱了,给他们看看。”小刘看着李老板,为难地说:“干爸,干爸----”李老板说:“怕什么,我也没有叫你全脱光!”小刘无可奈何地把衣服一件一件**来,最后只剩下三点式内衣了,李老板叫小刘在大家面前走一圈,给大家仔细看看,大家异口同声地夸小刘漂亮。
    服务员端上来一只炖母鸡,放在桌子中间,王股长说:“你们知道,鸡子身上哪里营养最高?”小赵说:“鸡胸脯肉最好吃。”小刘说:“鸡翅膀好吃,肉嫩。”蔡科长笑着说:“我平时喝酒,喜欢啃鸡爪子。”王股长说:“你们说的都不对,最有营养的是鸡头,鸡冠鸡脑都是大补,可是鸡头只有一个,按照惯例应该给桌上最年轻最漂亮的女士享用。”秦股长说:“今天我们桌上小丽子最年轻最漂亮,应该小丽子吃。”小丽子连忙摆手,说:“我不喜欢吃鸡头!”何股长伸手把鸡头夹下来,放到小丽子面前的盘子里,拍着小丽子的头,说:“秦股长叫你吃,你就吃吧!”王股长说:“看看,还是何股长喜欢你吧,还不快点给何股长做干女儿,你看小赵做了秦股长干女儿,年年做先进,进机关三年不到,就入党了,马上就要提为副股长了。”小丽子说:“我愿意,何股长没有表态呢。”秦股长说:“心里愿意有什么用?要直接对何股长要求才行。”小丽子就走到何股长跟前说:“何股长,我愿意做你的干女儿,你同意吗?”何股长揪着小丽子嘴巴子,笑着说:“同意。”小丽子高兴地搂着何股长脖子,亲了几下子。

    小丽子做了何股长干女儿,关系又进了一层,过去何股长和小丽子的关系,是上下级关系,最多是情人关系,有些事情还得偷偷摸摸的,避人眼目,做了干女儿就不一样了,小丽子和何股长一趟来一趟去,挎着何股长膀子,偎在何股长怀里,亲热得真像父女俩,办公室没有人的时候,小丽子还会爬到何股长腿上,搂着何股长脖子撒娇,万一被人看见也不怕,他是我干爸,我是他干女儿啊,别人也不好说什么。

    一天上午,小丽子打电话到办公室,何股长说:“小丽子,今天怎么没有来上班呀?”小丽子在电话里说:“干爸,我生病了在医院里。我打电话就是请假的。”何股长说:“什么病呀?严重不严重?”小丽子说:“不严重,现在好多了,医生说是煤气中毒。”何股长说:“那你就在家休息一天,明天再上班吧。”第二天,小丽子上班以后,何股长问她为什么会煤气中毒,小丽子说:“我家住的是医院的公房,就是三间平房,爸爸和弟弟住东头房,我和姐姐住西头房,中间一间做客厅,我家没有厨房,炉子就放在客厅里烧,夜里煤气大,早晨一家四口人都喊头昏,爸爸说可能是煤气中毒,一家人就全去医院了。”


    何股长说:“怎么不盖一间厨房的呢?”小丽子说:“爸爸向医院提过,医院说像这种情况的有十几户呢,一直没有解决。”何股长说:“我给你想想办法。”小丽子说:“那就谢谢干爸了。”过了几天,何股长跟雷局长说:“小丽子家没有厨房,前几天全家人都煤气中毒了,我打算替她家盖一间厨房。”雷局长说:“不超过1000元,你安排吧!”因为后勤基建上的事情也归秘书股管,何股长就安排人到小丽子家看看地形,决定了厨房的位置,然后就买砖瓦、水泥、木材,材料备齐了,找几个瓦工,十几天功夫,厨房就盖起来了。小丽子对何股长十分感激。

    过了几天,何股长又叫小丽子写了入党申请书,机关党委举办建党积子学习班,何股长又派小丽子去学习。小丽子做了何股长干女儿,进步就更快了。(待续)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子~不穿短裤”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子~不穿短裤』为了培养小丽子听话的良好习惯,何~长每个星期都~对小丽子调教一次。何~长经常对小丽子说:“好钢是打炼出来的,好马好骡子是调教出来的。”小丽子说:“人也~调教吗?”何~长说:“人当然也~调教,所谓调教,就是~制~训练,开始有些~苦,以后习惯了,就养成了一种好的品质。”小丽子说;“调教就是挨打,有一次我看见赶马车的人,把马头吊在树~用鞭子~打,我问为什么这样,赶马车的人说那匹马不听话,调皮。”~~
     >> 阅读第4章 ~子~不穿短裤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