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世家》·第2章 窑~儿翠红


    一天东边周奶奶家修房子,有个瓦匠是北乡人,他说离曹晓霞家不远,曹晓霞娘婆二家他都熟悉,他说:“她家的故事多呢!”中午吃饭的时侯,喝了几杯小酒,瓦匠就滔滔不绝地讲起来,大家听了觉得蛮有意思的。       

    曹晓霞娘家是北乡曹集人,解放前曹家是个大地主,有三百多亩良田,有一个油坊。曹晓霞父亲叫曹瑞山,三号个子,刀条子脸,面黄肌瘦,走路一摇三摆的。曹瑞山吃喝嫖赌样样全,整天正经事一件不做,吃了早饭,就带着家丁进城了,上午就进赌场子,中午就下小馆子,下午就上戏园子,晚上就去逛窑子。经常三五天不回家。阴天下雨不出去,在家也会拉拉二胡子,唱唱小曲子,他对音乐还是有点天赋的。哼几句《空城计》、《武家坡》也是有板有眼的。


    曹瑞山老婆叫翠花,长得横高竖大,肥头大耳,满脸横肉,个子比曹瑞山高一头,胳膊比曹瑞山大腿还要粗。翠花虽然长得丑,仗着是镇长的女儿,娘家有权有势,把曹瑞山不放在眼里,家中大小事情都是她说了算,八个伙计,一个丫鬟,两个老妈子,一天到晚围着她转。

    曹瑞山在翠香楼认识了一个窑姐儿,名字叫翠红,才十八岁,细高挑儿,白果脸,大眼睛,皮子又白又嫩,一笑两个小酒窝,走起路来,扭着杨柳细腰,摆着圆圆的屁股,一看就让人喜欢。曹瑞山被翠红迷上了,三天两头朝翠香楼跑,一进门,翠红就搂着曹瑞山的脖子娇滴滴的喊爸爸,坐到曹瑞山腿上撒娇。翠红会京剧,房间里现成京胡子,曹瑞山拉,翠红唱,两个人情投意合,感情越来越深。

    有一天晚上,曹瑞山到了翠香楼,直奔翠红房间。进门一看,见翠红睡在**哭,曹瑞山把翠红拖起来,问翠红是怎么一回事,翠红说:“下午接了一个客人,不讲理。”曹瑞山说:“怎么样不讲理?”翠红说:“那个人四十多岁,一脸络腮胡子,身体很**,进门二话没说,就剥光我衣服,把我抱上床。”曹瑞山说:“他就这么样猴急?”翠红说:“要是就干那个事也好,他把我翻过来,调过去地玩,一会儿叫我这样,一会儿叫我那样,我都依着他,他还说我不乖,不听话,死劲地打我。”说完翠红就脱了衣服给曹瑞山看,曹瑞山只见翠红屁股上,**上,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翠红抱着曹瑞山,哭着说:“这种日子我也不想过了。”曹瑞山说:“你今年才十八岁,不能这样胡思乱想啊!”翠红说:“我命苦啊!”


    曹瑞山说:“你家住哪里?”翠红说:“我家就住在县城里,我十二岁那年,妈妈就去世了,我爸爸不学好,抽大烟,家里的东西都被他卖光了,我十五岁那年,爸爸把我卖给翠香楼,我的身价是10块大洋,翠香楼的妈妈找来师傅教我吹拉弹唱,我十六岁就开始接客了。”曹瑞山说:“你爸爸后来怎么样?”翠红说:“我开始接客以后,我爸爸三天两头来找我要钱,你是知道的,我们这里来的客人,交钱都进了妈妈的腰包,我们一个子儿也拿不到,客人喜欢我们,才给我们一点胭脂花粉钱,爸爸一来,就把我的钱都搜去了,爸爸去年冬天死了,我家里现在没有人了。”

    曹瑞山说:“我想把你赎出来,你愿意不愿意?”翠红趴在地上就跟曹瑞山磕了几个响头,翠红说:“你能把我救出火海,你就比我亲爸爸还要亲,我愿意做牛做马,伺候爸爸一辈子。”曹瑞山就花了100块大洋,把翠红从翠香楼赎了出来。


    翠红进门那天,曹瑞山对老婆翠花说:“我花一百块大洋,买了个妾,叫翠红。”翠花一听,火冒三丈,泼口大骂。曹瑞山说:“钱我已经花了,人我已经领回来了,你不收也得收。人是我的人,你是大,她是小,平时她归你管。”说完就摇着扇子打麻将去了。翠花哭了一会儿,见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就对翠红说:“我今天收了你,以后要乖乖听我话。”翠红说:“是的,临来的时候,老爷也是这样交代的。”当时曹瑞山三十八岁,翠花四十一岁,他们的儿子晓明十八岁。翠花说:“以后你晚上伺候老爷,白天就伺候我。”翠红说:“是的,我保证好好伺候您。”翠花看翠红蛮乖的,就不生气了。白天曹瑞山不在家,翠红就跟在翠花身边,倒茶递水,捶背捏腰。正屋东西两头房,翠花住东头房,翠红住西头房。过了些日子,翠花就把小丫鬟辞了,又省了几个钱。 (待续)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二~太”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二~太』翠~~了曹家门,~人跟曹瑞~~老爷,跟翠花~太太,跟翠~~二姨太。 有一天翠花~午觉醒了,见翠~不在,就起~到西头房去找,过去人家,两头房都没有房门,只~个房门帘子。翠花拉开门帘一看,原来曹瑞~没有出去,坐在~沿~,翠~~,跪在他~前的踏板~,~着脖子吃那个。翠花气得~脸通~,转~就走。 曹瑞~出去以后,翠花就把翠~找过来问:“你怎么能这~~
     >> 阅读第3章 二~太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