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世家》·第3章 二~太


    翠红进了曹家门,下人跟曹瑞山喊老爷,跟翠花喊太太,跟翠红喊二姨太。

    有一天翠花睡午觉醒了,见翠红不在,就起身到西头房去找,过去人家,两头房都没有房门,只挂个房门帘子。翠花拉开门帘一看,原来曹瑞山没有出去,坐在床沿上,翠红**,跪在他腿前的踏板上,伸着脖子吃那个。翠花气得满脸通红,转身就走。         


    曹瑞山出去以后,翠花就把翠红找过来问:“你怎么能这样呢?”翠红低着头说:“过去在窑子里都这样的。”翠花说:“过去也大白天不穿衣服?”翠红红着脸说:“经常这样,有些客人喜欢我们这样,我们不听话不但被客人打,还被窑子里妈妈打。”翠花指着翠红鼻子说:“你真是个贱货!”翠花心里想,现在曹瑞山天天晚上不靠她身子,就因为这个贱货。

    从此以后翠花就把翠红不当人,天天虐待她,把对曹瑞山的气,出在翠红身上。曹瑞山出去以后,翠花就叫翠红伺候她,倒茶递烟,捶背捏腰,稍不如意就揪嘴巴子,打屁股。有一天,翠花对翠红说:“你在窑子里会唱曲儿,唱几个给我听听。”翠红就喝口茶,清清嗓子,厂里一段《苏三起解》。翠花听了以后说:“依依呀呀的,我也听不懂,不好听,重唱一个。”翠红喝口茶,想了想,又唱了一个《王二姐思春》,翠花觉得好听,叫翠红接着唱,翠红一连唱了五六个。最后翠花叫翠红唱《十八摸》,翠红说:“这个我不会唱。”翠花就说翠红故意摆架子,瞧不起她,扒了翠红衣服,把翠红痛打一顿。晚上曹瑞山问翠红:“身上怎么这么多伤?”翠红不敢说实话,就说:“不小心,桌子碰的。”  

    翠花骂翠红不要脸,是贱货,下午曹瑞山不在家,翠花异想天开,叫翠红脱光衣服,像侍候曹瑞山一样侍候她。翠花的儿子晓明与翠红是同年的,今年十八岁,在城里读书,平时住在学校里,一天下午回来取生活费,翠红正跪在地板上替翠花捶腿,翠花也不让翠红起来穿衣服,翠红红着脸不敢抬头,晓明也不是好东西,嬉皮笑脸在翠红身上摸,翠花也不管。


    解放前一年,翠花得急病死了,翠红就当了家,那时她十九岁。大家都叫她二姨太。当时形势很乱,曹瑞山一天到晚往县城跑,经常十天半月不回来。翠红是穷苦人家出身,知道穷人苦衷,经常吩咐老妈子做好饭好菜给下人吃,把一些旧衣服给下人穿。长工们都说二姨太人漂亮,心眼也好,二姨太吩咐什么,长工们都抢着去做。

    有一天晚上,下着大雨,雷电交加,曹瑞山不在家,二姨太一个人在家,心里非常害怕,突然一阵大风吹开窗子,灯也灭了,那时候也没有电灯,都是煤油灯,风一吹,自然就灭了,二姨太吓得哭了。她没有办法,冒雨打着伞,跑到前院长工屋里,对长工张二虎说:“张二虎,大风把我房间窗户刮坏了,你去帮我把窗户修好。”张二虎一听,连忙说:“好,二姨太,我跟你去修。”说完,拿来一件蓑衣,披在身上,就跟着翠红出了门。

    刚走没有几步,一阵狂风吹来,把二姨太手中的雨伞吹跑了,外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雨还在哗哗下着,张二虎连忙**自己的蓑衣,把二姨太裹起来,二姨太说:“你把蓑衣给我穿,你穿什么?”张二虎说:“你身子骨娇嫩,淋雨着凉,会生病的,我是长工,风里来雨里去习惯了,不会生病。”张二虎到了二姨太房间,**身上的湿衣服,只穿一条短裤,就连忙修窗户,窗户铰链断了,张二虎就换了铰链。张二虎来修好窗户,找到火柴,点上灯,张二虎三十五六岁,一米八的个子,膀阔腰圆,因为穷,至今没有找到老婆。


    二姨太端来一盆热水,叫张二虎洗一洗,张二虎说:“不用了,我回去洗。”二姨太说:“我热水已经端来了,怎么能不洗?”张二虎笑着说:“二姨太,你真是个好人啊,我们下人个个背后都夸你。”张二虎洗好以后,刚转身要走,突然又是一个响雷,二姨太捂住耳朵,缩成一团,说:“我怕。”张二虎说:“老爷怎么不回来?”二姨太说:“他已经十多天没有回家了,我天天晚上都怕,睡不着。”张二虎看着二姨太,不知道如何是好,二姨太扑到张二虎怀里说:“你不要走!” 张二虎就把二姨太抱上了床。(待续)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长工张二虎”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长工张二虎』张二虎从来没有碰过~,吓得直往后退,翠~说:“你不用怕,一切由我担着。”张二虎就把翠~~到~~去了。第二天早~,张二虎才回到长工屋里去。翠~尝到了甜头,只~曹瑞~不在家,她晚~就找一个长工去陪她。长工、老~子住西院,翠~住东院,中间有个小门,长工们~出很方便。老~子心中有数,但是翠~对她们好,经常小恩小惠地送些~给她们,她们也就不去多管闲事了。长工们都是二三十岁的光棍,~~~壮,不像曹~~
     >> 阅读第4章 长工张二虎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