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老钱的2012》·第2章 二、中年熟~


    老钱其实并不老,一九七二年农历十一月十二出生,老钱他们县,人们过生日不是按公历而是按照农历,至于公历是哪一天,老钱不想去查,也没有查的必要。

    老钱的大名叫钱照生。以前听母亲说过,这个名字是算命的王瞎子起的。是因为王瞎子算命很准,母亲报了他的生辰八字后,他便立刻断定,这小子命运不算太好,原因就是在降临人世前需要地狱里的阎王盖章,还有一个印章没有盖齐,这小子就急匆匆的赶赴人间了,因此一生中任何事情都不是太完美。

    王瞎子说,如果印章全部盖齐再来到人间的话,这小子长大后至少也要当个县长。王瞎子还说,这小子将来有一大劫难。母亲顿时急了,问有什么补救措施。王瞎子说,满月时让鸡罩把他罩会再让他出来可以罩住劫难。鸡罩是农村圈养鸡鸭的一种蔑制的拱形的顶端有孔的器具。王瞎子说,这孩子就叫罩生吧。罩同照谐音,这就是钱照生名字的由来。


    老钱起初是不太相信王瞎子的胡言乱语的,但在经历了诸多世事后,觉得王瞎子说的还真是那么一回事。中学成绩一直不错的钱照生高考时遭遇了滑铁卢只考了大专,大专毕业后要不是亲戚的帮助也许早在外打工了,公务员考试是在连续经历三次面试失败后通过投机取巧才考取的。也许未来还有更多的不可预测的稍逊一筹。

    四十不到的钱照生为什么被同事称为老钱是有原因的。考录公务员是有年龄限制的,最多三十五周岁。2007年,已经三十五岁的老钱是在经历三次失败后才考上公务员,赶上了这趟末班车。虽然已工作十几年,可在新单位毕竟是新人,新来的同事大都是八0后,去年进来的张琪还是九0年的。不仅新同事比老钱年龄小一大截子,比老钱早到单位的同事也有很多比老钱小。

    在单位如何称呼老钱成了一个难题。他早已过了被人称为小钱的年龄了,当然领导称呼是例外。直呼其名吧,干巴巴的,没有感情。叫钱老,那肯定更不合适,四十五岁以下都算中青年呢。老钱无职无权,有的年轻人尊称他钱科长,老钱就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脸上白一阵红一阵,就像京剧里的变脸表演。在经历三次变脸后,老钱终于坐不住了:我又不是真的科长,各位给我戴的这顶高帽压得我心里发慌,以后干脆叫我老钱吧。


    坐在老钱正前方的是同样来自扬湖市工商局的李婷婷,李婷婷的家乡是江中省南部的一个山区,那里是全国5A级风景名胜区。她具有江南女子的典雅娇小,灵秀精致。三十三岁,已经是一个五岁女孩的妈妈的李婷婷看起来却像个小女孩,身材凹凸有致,恰如江南的山水,皮肤白皙,如同晶莹剔透的珍珠。一双会说话的眼睛风情万种,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老钱初来工商局被分到市行政服务中心工商局窗口时,她就坐在他的对面。李婷婷算不上是个大美女,但绝对有韵味。老钱当初对她是有非分之想的,看到她时就有种莫名的冲动,下身就会变得燥热,有种身体快要燃烧的感觉。可惜,老钱在和她共事不到三个月还没有完全熟识后,李婷婷就调回工商局机关了。

    老钱绝对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老钱的铁哥们、扬湖市公安局政治部的陈同,有一次就直言不讳的说他是锅盖盖马桶——闷骚。上课时老钱不时瞟一眼坐在她右侧的中年美妇。从学员通讯录上老钱知道她是省会中州市工商局综合业务处副处长杜月娥。综合业务处只是工商局的内设机构,级别不是处级,而是正科,杜月娥事实上也只是一副科长而已。为什么县局科室只是股级,市局处室只是科级,老钱怎么也想不明白。


    杜月娥皮肤保养的很好,体态丰腴却并不显得臃肿,手背犹如婴儿般光洁柔嫩,人们很难看出她的实际年龄。老钱猜测:她也就约摸四十岁左右,和自己年龄不相上下吧。她略施粉黛,穿着一身名贵皮草,头发绾成一个发髻堆砌在头顶上形成一座富士山。耳坠、项链、黄金手链、翡翠手镯金碧辉煌的挂满了一身。她面无表情的看着PPT投影仪,老钱很难从她面部表情读出她是在认真听课还是若有所思。她冷峻的面容有一种天然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威严。

    老钱还发现,她指甲上涂了与其身份不太相配的油彩,猩红猩红的,像猪血。老钱似乎闻到一阵沁人心脾的香水味道,他心跳加速,血脉贲张,他感到了下身正在急剧的膨胀,真想立刻把她摁倒在地,扒光她的衣服,把她一阵猛操。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三、撞了下腰”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三、撞了下腰』老钱长着一张无可挑剔的脸,棱角分明,鼻梁~直,~~邃的眼睛像一潭~不可测的湖~,再配~一件黑色风~,浑~散发出一种令异~无法阻挡的成~~的魅~。从侧面看,与~港歌星刘德华颇有几分神似。美中不~的是,老钱~材不算高大,一米七三。 老钱不是那种侃侃而谈的~。相反,有时候语言表达还有些笨拙。当然这并不妨碍从~~中偶尔也会蹦出几句令人捧腹大笑的话语来。 坐在老钱~~
     >> 阅读第3章 三、撞了下腰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