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祭之琉璃三生》·第1章 第一章 如泪绯红 琉璃三生


    第一世  血泪花  

    半夏灵缘 续三生情

    血泪花

    菱花泪朱砂,此劫不过情关亦难过。

    陡然谀凉,面纱朦胧萌芽笑意

    可谓伊人迷眸乱心,额眉间红斑无奈生。

    枉此生红颜。

第一章 如泪绯红 琉璃三生
    关于你的事,越是试图忘记,越是记得深刻。


    恍然间,她醒了。

    没有任何感觉的感觉让她知道,她沉睡已久。

    稍稍活动手指,惨白的场景搭配着她惨白的脸色。

    她却一点都不惊奇,这个满眼都是白色的地方,寻找不到一点别的色彩,没有人,没有声音,没有任何生灵生存在这里,她想,如果这个地方充满黑暗,或许会更好一点。

    她隐隐约约记得,这条路是自己选的。

    “我可以站起来吗?”我自言自语道。是说给别人听吗?我不知道。我捂着微微刺痛的胸口,竟然想不起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就结束了?

    还是才刚刚开始?

    管他呢,这关我一定要过。


    我颤抖地站了起来,使劲咬破手指,蓝色的血液犹如缤纷的蝴蝶,煽动着翅膀迎接新生的逃窜。我应该痛吗?应该会感觉到痛吧。我蹲了下来,在白色的地面上画了一个大大的箭头。这里,注定会让我迷路,既然,是白色,呵呵,这太单调了,那么就让我用血液上色吧。呵呵,即使血尽命止。

    那一年。

    窗外的阳光照射进来,鸟儿不知疲倦的叫着,我的心情却莫名低落。看着窗外,哥哥颜辰煜在花丛中大跨步的前进,走到那个严肃的人面前说着什么,那个人就是我的父王。

    他们的对话我都猜得到。

    “颜先生,我觉得让颜亦泠不应该过早结婚,她有自己的权利选择,而不是荒唐的指腹为婚。”颜辰煜低着头不敢大声,淡淡的说。

    清晨的阳光照在水上,闪的悲凉,这是一个具有魔法的湖,如此凄美,却为禁区,从来都没有人敢碰触过。父王直视水面,看着悠悠的水波,没有回答。

    “颜缔越先生,别那么固执好么,毕竟她是你的女儿。”对没有回答的父王,哥哥很懊恼,可又有什么办法。一只蝴蝶穿过他们的身影,或许是一抹胡涂乱抹的画,给此时的场景增添了一分隐约的安闲。我拉上了窗帘,环抱双膝,不是我不喜欢阳光,我只是不想看到此时的悲凉。出生在灵族的一个城堡里,一个美丽却让人望而止步的城堡里。

    十三年前,在这个地方诞生了我。


    我的妈妈母后也在这个时候丧生了。家里大大小小的人都不喜欢我,也许因为母后的死,和小时候经常受别人的欺负,直到现在我都不敢去学院,除了哥哥之外,我不跟任何人说话,也没有人主动跟我说话,即使是仆人,也对我冷眼相对,也许我就是个多余的。

    珂弥耶尔湖就是埋葬妈妈和我的眼泪的地方,只要是灵族里的人丢了,其实丢了就是没到寿命已尽的时候不幸去世,就叫丢了,就必须将他放在玻璃箱里搁在珂弥耶尔湖里,三日后再取出玻璃箱,听别人说,那里面已经空空如也了。

    我一直相信母后就住在那个很深很深的湖里,所以每次当忍不住眼泪的时候,我都会跑到那里,让眼泪滴进去,曾经母后把我与另一个城堡的三少爷,也是哥哥的好兄弟南川靖指腹为婚,我清楚的知道明天就是结婚的日子,我想逃出这里,离开这里,可是父王用咒语锁上了房间的门,没有他的允许,我根本就没办法出去,也没有人可以进来。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虽有一头宝石蓝的头发,却很毛糙,脸色苍白发黄,蓝色的瞳孔散发出无力的眼眸,**发紫,穿着最普通不过,浅蓝色的污渍斑斑的连衣裙不到膝盖,外加一个淡粉色的淡薄小外衣,右腿上缠着几层蓝色的布条,连仆人都比我穿的好的衣服。

    最令人无法接受的是额头至眉间一块红色的印记,盖住了一半眼睛,天气一热或生气的时候它就越发明显,常常晒在剧烈的阳光下还会流出蓝色的血,很痛,但是更痒,也许这就是上天给我的惩罚。 

    一道红色的印记留在了脸颊,泪滴挂在下巴上摇摇欲坠

    想起从前,南川靖躲在大树后面,毫无掩饰**厌恶的表情对我说:“讨厌,走开,长得那么丑,好恶心哪。”我本来想找他玩的,可是他这么说我,心里一酸,流下了眼泪,而他看见之后便撒腿就跑还边喊“怪物。”我更加沮丧,跑到珂弥耶尔湖前才发现,我的眼泪原来是红色,别人的眼泪都是晶莹剔透的透明色,而我与他们不一样,从而再也没有当着别人的面哭过。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第二章 旧景斑驳 半夏未央”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二章 旧景斑驳 半夏未央』第二章旧景斑驳半夏未央 心不为之所动,则不为此所~。 可是,这次与我结婚之人,竟是南川靖,其实我从小就~喜欢~,一个梦一般的~生,金褐色的头发微~垂~,蓝色的眼眸泛着点点紫色,睫~如翅膀~闪,白皙的脸颊,独有的那种冷冷的气质,骨子里的霸气。可是自己又怎么配的~他,虽然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可是~样子我从未忘却。 但说不定他现在因为结婚的事正在家里与~~
     >> 阅读第2章 第二章 旧景斑驳 半夏未央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