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艳富婆的贴身保镖》·第2章 雄性气息


    “杨柳山?你是说杨柳村上面的山上?”柳文昊对自己儿时的村落还有依稀的记忆,村子南边就是一座山,有一条上山的路,可是山上光秃秃的,上那里去干嘛?

    “是,你知道杨柳山?”女人觉得身边的男人自己不排斥,尽管自己明白单身出门不要跟陌生人搭讪的铁律,但是这个男的让她有种说不出的好感,他不流气也不轻浮,看上去很稳重,很稳当,应该不是,坏人吧?

    “呵呵,我就是杨柳村的人,当然知道杨柳山,只是我常年在外,不知道杨柳山现在怎么样了。”柳文昊抬头向窗外看去,外面的景色他一点也不熟悉了,变化太大了,也许,七岁,在他的心底并没有留下过怎样深刻的印象,这世界,原本就是这个样子吗?

    女人看到男人的脸上掠过一丝的惆怅,看着他棱角分明的面颊似乎饱经沧桑,他是个什么人呐,常年在外?农民工进城打工的,也不像,看他一身的暗绿色装束,不像军装也不像民工常穿的那种廉价迷彩服,倒是很像那种户外运动的装束,看上去,反正不是什么廉价货。

    女人猜得八九不离十,这女人毕竟是见过市面的,尤其是高档服饰,这种户外服饰更是她的最爱,她喜欢野外宿营郊游,天生就不是温室里的花草,尽管她条件优越,优越得超乎一般人的想象,但是她却是个野性子,从小就是个疯丫头,现在,已过了而立之年,稍有收敛,但是还是我行我素,说走就走的脾气。

    “呵呵,您是杨柳村的啊,你好,我叫俞美霞!”女人听到男人说自己是杨柳村的,似乎一下子有了兴致,竟然主动伸手。


    “你好,柳文昊!”男人伸出自己的大手,谁知刚碰到女人的指尖,女人的手就缩了回去,柳文昊感觉到了自己的唐突,跟知性女人握手,一般就是搭个指尖,自己倒好,很实惠地大手就要攥上去。柳文昊暗自有些自嘲,还是粗人一个哇,这一手爪子攥住人家娇柔的小手,那还不给人家的小骨头都攥碎了!

    “文昊……这名字真大气,能问下你是干什么的吗?”俞美霞听见这样的名字,越发对身边散发这强烈雄性气息的男人产生了兴趣。

    “我是建筑工人,呵呵,一直在各地工地干活!”柳文昊把早就想好的回家后见到父母的说辞先讲了出来,就当演练了。

    “建筑工人!”俞美霞差点笑出来,心说,编吧,我整天看见建筑工人,建筑工人哪有你这样的,“那你是包工头吧?看着挺像的,反正你不可能是搬砖推小车的那种工人。”

    “哦?俞……俞姐,你怎么看出来的?”柳文昊很感兴趣道。

    “你想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俞美霞狡诘地眨了两下睫毛长长的眼睛。

    “呃……”柳文昊正想顺水推舟地问下去,可是,猛然间见听见“吱!”一个急刹车,柳文昊伸手就撑住了前排的座椅背,可是俞美霞却一头撞上了前排靠背,整张脸贴在靠背后面,变成了一张大饼!


    “妈了个巴子的,会不会开车找死啊!”司机骂道,由于急刹车来得太突然,全车的乘客都叫苦连天,身子都疾速向前抛去,要不是座位靠背挡着,一个个都得飞到前面大幅的风挡玻璃上去。

    柳文昊伸头向前面看去,只见一辆五菱面包车斜着卡在了大巴士的车头前,两个光头的汉子从车上下来,指着自己的车叫大巴司机开门。

    柳文昊突然意识到,怕什么来什么,演出开始了!果然,后面座位上炸起一声响雷,一个大嗓门嗷唠一嗓子道:“要钱不要命,要命不要钱,现金手机金银首饰,统统交出来,慢一点立马砍死!”

    大家回头一看,可不得了!四个小子不知道啥前都戴上了黑色头套,电影里特种部队那种,只露双眼和嘴巴的黑色头套。其中两个家伙手里戴着黑手套,一手拿着一尺多长的杀猪刀,一手拿着个黑色皮兜子,从后往前挨个收。另外两个手持两尺长砍刀跟着,一个干部模样的中年人稍一迟疑,一把砍刀就狠狠拍在他的头上!

    前车门也被打开了,两个秃头上来堵在车门口,一个手里拎着一把锯短筒的双管猎枪,另一个手持尖刀上前逼住了司机。

    俞美霞吓得一把抓住了柳文昊的胳膊,哆嗦道:“柳文昊,这是抢劫的?”


    “嗯,没事儿,别怕,把你身上的钱和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给他们就没事儿了。”柳文昊伸手拍拍俞美霞抓紧自己的胳膊的白皙手背道。他注意到,俞美霞的中指上戴着一枚精致的白金戒指。

    这女人还在谈恋爱?戒指戴在无名指表示已婚,中指表示正在恋爱中,柳文昊稍有疑惑,一把尖刀就逼在了他的眼前。

    “你俩,赶紧地!”这小子有些不耐烦道。

    “大哥,俺俩都是农民,没的钱财!”柳文昊一脸无辜抬头道。

    “啥玩意?没钱!那好办,没钱就放血!”这家伙手里的尖刀就举了起来……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劫财劫色”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劫财劫色』“别别!几位老大,别动刀子,我~~就几百块钱,都给你们都给你们,求你们了,刀子拿开点好吗,我瞅着那玩意眼晕。”柳文昊哆哆嗦嗦从~兜~掏钱,他~~着不想出~,他知道自己~~的轻重,在这种情况~,出~必伤人! 他真的不想刚回到家乡就~~自己的~份,不管怎么说,自己的佣兵~份和经历,都是见不得光的,如果可以花钱消灾,就没有必~出~。 “~了个巴子的,就这点钱,还尼玛~~
     >> 阅读第3章 劫财劫色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