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孽债:男技师》·第3章 你好棒呀


    简单给女客“开背”后,按着顺序,黎建从颈椎开始,力度均匀给蓝澜按摩起来。

    “舒服,真舒服。”蓝澜刚才被黎建事前“开背”的前奏,已经身心舒畅,现在真正被黎建用手指按摩到穴位,忍不住说出来。

    “您的颈椎和肩椎劳损很厉害,平时坐办公室多一点吧。”黎建一边按摩一边问道。

    “是呀是呀,唉,师傅,你是不是真的是盲……那个呀?”蓝澜问到一半觉得这样没有礼貌,马上换了一个词。

    “您怀疑我是假的吗?等会给你看我的资格证。”黎建知道女客想问什么了,便轻描淡写回答。

    “我有一个疑问,你模样这么帅,怎么会是盲人呢?还有你为什么把脸蒙起来?”蓝澜有问了起来。

    “这个……和按摩没有关系吧。”黎建话锋一转,“这样的力度可以吗?”

    “好好,很合适。”蓝澜知道这样问下去就没有礼貌了,只有停下来,慢慢享受按摩带来的放松和舒适,不一会竟然睡着了。

    黎建以前给客户按摩的时候,很喜欢和客户聊天,既可以增进和客户之间的距离,也可以使他们成为自己的熟客,下一次客人来消费时,保证会点自己的牌。

    然而,当自己成为货真价实的盲人,以前的一切都成了过眼云烟,鲜花、蓝天、白云、人世间的五彩缤纷的生活只能存在记忆的深处。


    眼前大好的**也没有眼福欣赏,心里不由得悲哀起来,这种念头只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眼下这位女客也许在他的按摩下安然加入了梦乡。

    黎建的眼睛虽然看不见女客是啥模样,但他用手还是能感觉到这位女客丰满的身段,手臂、双肩、腰部、大腿的肌肉结实而不松弛,皮肤细滑很有弹性。可以断定,这女客平时的保养很好。

    而此时的蓝澜,睡梦中出现一个梦境:一个年轻英俊的小伙子正轻柔地抚mo她,那只手所到之处,让她有一阵阵触电的感觉,那电流使她全身通泰,整个人轻飘起来,浑身犹如被热火燃烧,胸口闷得难受。

    她受不了了,猛地转过身坐了起来,喊道:“快给我吧,我受不了了!”

    黎建此时正给蓝澜按摩大腿根部,蓝澜一声惊叫并坐起来,那对乳峰结结实实碰到了黎建的手,他感觉到那对乳峰的**,刚才给女客按摩的时候,心里没有存一丝丝的杂念,这会儿,下身一热竟然顶了起来。

    “对……对不起,是不是下手重了?”黎建赶忙说。因为他按摩那个部位离女客的花园处很近了,莫不是女客条件反射,但嘴里说的话不对呀?那是……

    “没有什么,刚才做了个梦,房子起火了,我要水救火!”蓝澜想起了那个梦境,不好意思脸发烧起来,她看了黎建一眼,心里暗暗庆幸这是个盲人,对自己这些变化看不到,还有她还感觉到*裤**。

    “正面要按吗?”黎建听到蓝澜这样说,心里暗笑:救火,还是想让男人的水救吧。黎建已经不是处男了,读大学有一个女朋友,在一个夏日的夜晚,两人在校园的一张长椅上偷吃了禁果。

    说也奇怪,男女没有经历过性关系,那种煎熬还是能顶住的,男生最多自己打手枪,但有了第一次以后,心里就向往第二次、第三次……黎建的女朋友经常主动要他救火,以至一想那事,“救火”成了只有他们之间知道的暗语。

    这位女客那个“救火”的理由撩燃了黎建体内的**,但他还是把这火压住了,人家是第一次上门,还不知道姓什么就动了歪念头,以后的生意还做不做?


    “

    前面不做了,还是刮痧吧。”蓝澜答道,她还担心等会按摩**,惹得她性起,说不准会霸王上弓,把眼前这个盲帅哥给吃了!

    “好的,就刮痧吧。”黎建说完,便叫陈二妹把刮痧板和刮痧油拿了过来。

    “您准备好了吗?”黎建不见蓝澜说话,便问。

    “等会儿。”蓝澜正考虑是不是**服时,她迟疑一下,当她看到黎建的头部一直向着一个方向时,才想起来这个男人是个瞎子,他能看见什么呢?便一下把身上那件按摩服脱了下来。

    这回是光着上身给一个男人刮痧,蓝澜心里没有了什么羞涩感,因为她是过来人,什么没有见过,但刚才那个美妙的梦境,她还是有所回味的。

    黎建心里的感觉不一样,原先的按摩是隔着按摩服的,手感没有那么好,现在刮痧却可以接着抹刮痧油的机会,手掌可大面积触摸这位身材丰腴的女客。

    黎建的力度把握得很好,刮的部位的穴位也准确。蓝澜暗暗感叹,这手法比那些休闲会所的姑娘做得舒服多了,可惜这是个盲人。

    她正想着,觉得有一条小虫从肩上慢慢往腋窝处爬下,她问到:“师傅你看是什么东西爬到我的腋窝下面了……”


    黎建一惊用手往蓝澜的腋窝处摸去,谁知用力过大,一把伸到了蓝澜的**上。“哎呀,你想干什么?”这次蓝澜拱起背来。

    “真对不起,我没有看见,你一说我就紧张了。”黎建也没有想到作出那个动作,是不是女客户故意说来引诱他的,不过,他除了摸到女客的**外,一手也弄得滑溜溜的,他知道那肯定不是人奶,是刮痧油。

    见黎建这么说,蓝澜也觉得人家怎么看得见是什么东西在你的腋窝下面,是你叫人看的,瞎子看不到当然要用手摸了,这怪不了人家。

    “那就继续吧,差不多完了没有?”

    “很快了,麻烦您躺下。”听了女客的这句话,黎建松了一口气。然后小心完成最后的工作。

    整个过程虽然有点小插曲,总的说来,蓝澜还是很满意的,前后一个半小时,蓝澜给了黎建四张钞票,黎建叫陈二妹找五十块给蓝澜。

    她客气说:“不用找了,算是给你的小费吧。”接着又塞了一张纸片到黎建手里说:“这是我的名片,有事可以打我的电话。”

    “好的,谢谢您,欢迎下次再来!”黎建听出来女客对他的评价蛮不错的。

    “你的按摩手法真棒!”这是蓝澜出门时留给黎建的一句话,黎建听得出这句话意味着他的生意将会越来越好!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你敢吃我老婆的豆腐”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你敢吃我老婆的豆腐』也许昨晚~得太晚了,当~钟响了十~,黎建知道起~的时候已经是~午十点钟,像他这样因为事故造成失明的盲人对于先天就失明的人来说,他见过雨后天空出现的美丽彩虹,那七彩的颜色是他最喜欢的,见过蜜蜂在百花丛中采蜜的~影,知道~夏秋冬四季轮换白天黑夜~替的现象和人的喜怒哀乐生老病~等自然规律,如今,所有的一切,他只能在黑暗中去感~了。 他和陈二~住的套房与~~室同在一层,晚~收工就回到~~
     >> 阅读第4章 你敢吃我老婆的豆腐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