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易碎》·第3章 第三章 又老又色也来~ 看清也好


    接连三天的客勤在最后一天有了一点小收获,那就是上了两个班。刚好是喃喃请假的这天,可她又说如果生意好就打电话叫她,这人请假都不忘赚钱,实在是高。这晚我和珍熙两个班都是在一个包厢,两个包厢都是她做服务我做客勤。

    第一个客人是年过花甲的老头,一坐下就被他猝不及防的大手摸了一把,之后就很小心翼翼了,一直抱着双手于胸前,生怕小静又回去告诉梁经理,就配合着她和老头左左右右的摇手,然后为唱歌的人拍手叫好。老头似乎不满意我,我能感觉到他不太高兴,因为我有意不让他靠近,于是就学着小静给他拿块西瓜或是爆米花,时不时的敬他酒,敬了两次之后他就不喝了,叫我敬他的朋友,敬了一遍又一遍。丫的,他朋友回敬,又不得不喝,和小静在一个包厢就是倒霉,稍不注意就会被她告密,我战战兢兢的“伺候”了老头近两小时,总算撤了。真想骂人,丫的,都老成这样了还这么色这么可恶,珍熙也觉恶心,真是令人可气之至。

    出来的时候头已经有一点点晕,又被沈总叫去8888上班。第二个客人是被带小姐的妈咪拉过去客人面前坐下的,当时那客人一直在打电话,正眼看了我几眼后,打着电话一走就是半个来小时。他来时我已喝了不少酒,有个矮个老是过来吹瓶,怎么拒绝就是硬要喝,最后被逼着和他吹瓶,一吹吹了两瓶,好在我的客人回来了,帮我挡了半瓶,一时觉得客人好好,因为第一次有客人帮我挡酒,于是就把他手机拿过来拨了我号码并保存在他手机上,我也存了他的,他说他姓张,第一次这么主动的把号码给了他。他说要去朋友那边看下,我说陪他去,他答应了,我晕乎乎的挽着他的手跟他去了6666。


    他一去就拿起洋酒和他的朋友一一喝了起来,还叫我也敬他们,说喝一口就好,我一人敬了一口,大概喝了两三杯我们就出去了。他说要去场子收款,我都搞不清楚状况,也不知道什么场子居然就说和他去,而他也答应了,我又挽着他的手和他下楼穿过大厅走出大门坐上他的车。我是晕,可我明显清醒的感觉他不会对我怎么样,事实证明确实如此。目的地在AA大厦附近,应该是赌场吧,他一个人去的,他让我在车上等他。我觉得头越来越沉,越来越难受,还有晕车的缘故,我忍不住吐了,刚吐完喃喃的电话打来,忘了说我打电话叫她过来上班,结果客人看不上她,好在被妈咪拉到另一个包厢上了。我告诉她,我被客人带出来了,还说这个客人很好,叫她不用担心。

    没过一会他来了,在坐回去的路上我又吐了,好不争气,酒量太差,尤其喝了啤酒和洋酒,不得不承认这洋酒后劲十足。回到包房,喃喃刚好到8888门口找我,一口一个军哥,说我被军哥带走她放心,原来是看到了熟客,看来这姓张的人真的不错。一进去我就坐在沙发上好想睡觉,坐着坐着就真的睡着了,后来喃喃把我叫醒,姓张的给了我三百让我先回去睡觉,我谢完他又道歉,最后被喃喃带着回家。可珍熙还在上班,我只记得要给珍妹打电话叫她来接姐姐,后来她告诉我,我说话语无伦次,什么珍妹来接珍妹,一个劲儿的取笑我。下次不能再这么喝了,没事逞什么能嘛。

    接着下一晚第一次到美丽人生主题包厢,做的是服务,全是中年男人和女人,除了我一个公主没有任何一个小姐,这是我最喜欢上的班,工作了两个小时,对我来说是最轻松的工作。这天以后我又接着做了四天的客勤,第五天做了一次服务,一直到月底最后一天我每天都在做客勤。这中间我遇见着不同的男人,应该说不同的坏男人,因为大家都公认来这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今天下午,我正在珍熙家里化妆准备上班,突然姓厉的电话打来,让我给他定一个包厢,我很自然的问他多少个人,他也如实说了,还叫我定好后告诉他,挂完电话我立刻找欧阳组长订房,定好后把房间号发给了他。应该很高兴的,毕竟是第一个订房,可内心竟是不安的情绪,他来肯定是为去香港那事,如果他真的叫我跟他去那我要不要去?我情愿他不要来找我,内心的纠结在八点半后开始转变成担心,因为他还没来,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过了好久才回了一条“在开会”的信息,问他还要不要来,他没回答,直说开完会电话联系。这时我已经预感他是在耍我了,他分明就是报复我不跟他去香港,这男人真恶心,最终我取消了订房删除了他的手机号。我和珍熙十点半下班回家了,有班上也似乎没有了心情,不赚这三百也无所谓,于是我们决定去夜市吃东西去。

    520好好的日子却不是为我,我和珍熙都没上到班,只有喃喃在上。在去夜市的路上我给姓张的发了一条信息问他在干什么,他立刻打了电话过来,一听我和珍熙去夜市吃东西就要过来,说他朋友喜欢珍熙,要请我们吃饭。我们原本打算吃酸辣粉的,可没有了,他们就开车带我们去一个小餐馆吃炒菜,连炒菜的老板以前都是和他们一起赌博的,现在金盆洗手开餐馆了,一年可以赚好几十万。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店,真看不出来,不过味道还真是不错。喜欢珍熙那人一句话不说,一直是姓张的在和我们聊,我感觉他也喜欢珍熙,说到订房都很开心的说给珍熙订,临下车还叫我要订房直接打他电话,但似乎是对珍熙,我只说好的。


    珍熙挺幸运,说订房第二天就真的打来电话要订房,当然是那个喜欢他而不说话的客人,我们一直称呼他姓许的。因为我们第一个月没有任务,梁经理把订房给了喃喃,珍熙叫我给姓张的发信息,其实我内心有些复杂,因为我看出他喜欢珍熙,所以不大愿再纠缠他,可珍熙的催促让我在犹豫过后最终决定发了过去,我问他要不要来,他也回了,说是要来,我心里竟也有一点点喜悦。

    没多久,珍熙的客人来了,她叫我和她一起进去,说是到包厢等,喃喃跟着去服务了,我半推半就被珍熙也拉着向6666走去。等了好久,姓张的迟迟未到,发信息也不回了,我想又是赌输了,一直到凌晨我不再期待,我发誓以后不会再这样等一个人,也不会再主动给他信息。最后他还是来了,我敬他酒,他回绝了之后,我大概明白他意思,原来真的是我死气摆列缠着跟他要那三百块,呵呵,我真是杞人忧天,不等他我会上不到班拿不到这三百?等他,是觉得他人不错,感激他那晚为我挡酒,可是今晚反倒成了我的不对,是啊,人家只说要来又没说要我等,我感觉到无地自容。最后我们三的小费都是珍熙的客人给的,听说姓张的买了酒水和包房的单,买完坐了一会就走了,我没看到他走,已经不重要了。早点看清也好,人生若只如初见!只能如此说。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第四章 史无前例 不知不觉恶梦开始”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四章 史无前例 不知不觉恶梦开始』5月22号这天,我遇到了我在美丽人生生涯的第一个所谓真正的色鬼,他就是大家~~能详的黄~。~~~班,他一来就让每个公主小~喝两瓶酒,不喝的不知会有什么后果,但他那气势不喝肯定是不行的,怎么办?能怎么办?~着头皮喝,两瓶~去头开始有点~。他坐到我的旁边顺~就~~,我惯~的闪躲,他不高兴了,拿起一瓶~我喝~去,我忙~释是新来的,希望~这样,他完全不理会,直说我们老总都~让他三分,说~~
     >> 阅读第4章 第四章 史无前例 不知不觉恶梦开始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