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哭了》·第1章 输入章节标题,20字节以内


    第一章 爸!我们走了

    在偏远的山里住着一些人家,他们靠种地为生,那田里的稻苗,长得绿意葱葱可爱极了,这就是他们的食物——大米。

    “岩磊哥,我们的事昨天我和家里人说了,他们不同意。”此时有个姑娘和一个小伙坐在树底下唠嗑。

    “他们咋说的?我爸不同意,说要打折我的腿。”岩磊询问身旁的王丽丽。

    “还能咋说,也要打折我的腿呗!”王丽丽叹了口气,俩人沉默起来。

    话说岩磊和王丽丽从小长大,相互喜欢,父母都是看在眼里的。但去年的一件事,导致双方家长关系恶劣。要说农村有什么,无非是王丽丽家生了老鼠,王老汉下的鼠药毒死了岩磊家的牛,岩家找王家索赔。

    王老汉说:“药是我下的,可谁让你们家的牛跑到咱园子里来啃草的?”

    岩父听到这话没吭声,岩母坐在炕上和气的道:“他王叔,咱家的牛不绑着,平时在附近啃草你也知道,来你家吃不对,但这么大的牛说死就死了,你多少给点,牛归你们还不成!”

    王老汉脖子一梗道:“吃了鼠药的牛,谁敢买肉,你把死牛给我有什么用?”

    岩父忍不下去说:“国清啊,两个孩子好着呢,将来咱们是要做庆家的,你给我1000块,让岩平上高中用,我提亲的时候再补回来,你看咋样?”

    王丽丽的父亲叫王国清,家里养着三个孩子,王丽丽是老大,因为穷,只念到中学,就没敢考。底下还有两个弟弟,一个正要高考,另一个也上了小学,王父不想赖,但没办法,又一想,将来我闺女都给你了,死头牛算啥,于是摆谱道:“谁家姑娘要给你了?”

    岩父是个倔皮气,说是死头牛没啥,但那牛是带了崽的,平时割草喂,岩父还真合计着等生下来送给王国清,顺便把孩子们的事儿提一提,看到王父不讲理,来了真气,一声不响往外走。

    岩母追上来拉住岩父道:“咱家大磊的事儿你就不管了?!”

    岩父背着手,闷着头,心里正气,于是说“不管了!”然后出了王家。

    当天晚上王丽丽知道事后来给岩家赔礼,岩父倔上了,将其赶走,至此两家矛盾升级,岩父见了王父怒目而视,王父见了岩父也是吹胡子瞪眼,可苦的却是他们的儿女。

    “岩磊哥,你说咋办?要不咱俩离家出走吧!”王丽丽沉默半天,犹豫的说了个法子。

    “离家出走!”岩磊深思,其实自己早想出去了,但舍不得王丽丽,也就没像别的年轻人一样出去打工,想到这,岩磊扭头问王丽丽;“你说,咱们去哪儿?”


    “去S市,找我表姐,我们可亲了,她一定帮我!”王丽丽早就想好了,马上说出一个地方。

    岩磊想了想,觉得自己有亲戚、有同学,到附近县里安顿才是好方法,正要说出看法时迎来了王丽丽兴奋的脸,于是道“好!”

    王丽丽看岩磊点头,忐忑的心终于放回肚子,自然的把头搭在男人肩上,仿佛找到了依靠,他们曲着腿,坐在草丛中,对未来充满幻想,边上“知了”鸣叫,微风浮动,吹得沙沙作响,这一刻是幸福的,两个年轻人为自己的人生做了决定。

    天上的太阳慢慢偏西,王丽丽和岩磊商量了细节才牵手回家,王丽丽边走边嘱咐:“岩磊哥,出来的时候别忘了带户口本!”

    岩磊觉得奇怪问:“带身份证不就行了吗,那个家里有用?”

    王丽丽扑哧笑了:“叫你带你就带,万一身份证丢了呢~!”

    岩磊道:“好吧。”其实岩磊猜到了王丽丽的打算,但总认为那是以后的事,等俩人出去赚些钱回来,再和父母商量结婚问题。就这样,两个人顺田埂走着,临别王丽丽对岩磊道:“亲我一下!”岩磊害羞,看王丽丽闭上眼睛才轻啄一口。王丽丽觉得不够,回头吻了岩磊的脸夹:“傻样儿!”岩磊笑了,消叟的脸上洋溢出满足。

    王丽丽和岩磊在叉道口分手,各自回家收拾行李,王丽丽走时提醒:“晚上11点,

    这个地方,别忘了、、、、!”

    “知道,我在这儿等你!”岩磊朝王丽丽挥手,目送她远去。岩磊和王丽丽家很近,只隔500米,中间没有邻居。岩磊等了一阵子,才从另一个方向往回走。

    “大磊,地里的草都拔了没?”一进门,岩母问道。

    “都拔了!”岩磊低头往屋里走。

    “这孩子!跟丽丽唠嗑就唠嗑呗,竞撒谎。”岩母絮叨。

    “妈——!”岩磊喊了一声,然后从屋里出来做到母亲对面说:您就帮帮我,让这事成了,不行吗?”。

    “唉!”岩母叹了口气,接着说:“你这孩子,妈能不帮你!可你爸倔的像驴,我能咋样儿。”岩母无奈,手里忙乎着活计,脑袋里想着办法。

    “唉!”岩磊微微叹气,心想,等自己和王丽丽出去了,到时候家里不同意也会同意的,于是从凳子上起来对他妈道:“妈,二奎家杀猪,咱也去凑个热闹,正好我喰了!”

    “你就吃,也不和别的孩子出去赚钱。”岩母放下活准备起身。


    “妈!”岩磊叫住母亲,从兜里掏出200块钱塞进她手里说:“你儿大了,等过些时候出去闯,赚多多的钱给你。”

    “这才像话,等赚了钱,还怕老王家不把闺女给你!”岩母高兴了,把钱揣进兜里往外走。

    “妈!”岩磊看到母亲的背影满脸含泪。

    “啥事儿?”岩母回头,看见自个儿子进了屋。

    “没事,就是想让你多买些肉。”岩磊压着嗓子,不想被母亲发现。

    “这孩子!”母亲出了门。

    见母亲远去,岩磊从门后出来,瞅瞅住了20年的家,收拾起来。其实屋里没啥,桌、椅、凳、三个房间,母亲那头摆着电视,自己房里有张床,中间放着录音机,角上是衣柜,还有妹妹的屋。岩磊从枕头底下翻出1700块钱,这些都是帮工赚的,然后从床下拽出皮箱,把书倒空,再放进去衣服。其实岩磊上过高中,他把毕业证出取出来,又想起王丽丽的话,到父母屋里翻出户口本,连着一起塞的满满登登。干完这一切,岩磊冲着窗户往外瞅,在焦虑中没看到母亲,便提着箱子往外走。

    “大磊啊,你这是嘎哈去?”岩磊刚出栅栏,冷不叮听到背后有声音,吓得一抖瑟。

    “三叔啊!没啥,包里的书旧了,拿出去换钱。”岩磊看到是村里的刘三汉,悬着的心放下一半,脸色蜡黄的说。

    “这孩子,书是能卖得吗,校完了,给你妹妹用,卖啥!”

    “三叔,岩平都高考了,这书没用!”岩磊一面解释一面拎包往外走。

    “挨~!你这孩儿没出息。”刘三汉瞅瞅岩磊,扛起锄头从他身边经过。岩磊不搭话,扯着箱子跟在后头,且走且停,像是拿着吃力。刘三汉觉得岩磊不是好孩子,也不帮忙,逐渐远去。这正好随了岩磊心思。只见他拖着行李,来到自家柴堆,把箱子一藏,盖上浮草,像王丽丽说的那样。完了后拍拍手回家。

    “大磊啊,妈给你炖红烧肉吃,火再大点!”像所有人一样,母亲为孩子做饭,并没有发现他的异常。当炊烟升起,顺着烟筒成了立柱,可能是灶坑爷饿了,也可能是岩磊肚子发出咕噜噜声音,总之那香味传来,勾引食欲。

    “啊!”岩磊答应一声,继续添柴。

    现在的时间来到晚上6点,屋外发出动静,一声推门“吱嘎~!”岩磊台头。“爸,你回来了!”

    “孩她妈~!”岩父没搭理岩磊,和岩母说了一句。

    “他爸啊~!快开饭了!”岩母回答。之后岩父进屋,坐到凳子上等。


    “嗯!”岩父像往常一样,卷起旱烟抽起来。

    岩磊见父亲不和自说话,心里委屈,耷拉着脑袋干活,直到晚饭摆好后放,一家人才开动筷子。

    农村的生活很是清苦,土豆、萝卜、白菜,凡是地里能出,都是吃的。像现在,桌上摆着大块肉,并不多。这时候岩父拿起筷子给岩磊夹了一块,放到他碗里。

    “爸~!您吃,您多吃点!”说着岩磊为父亲夹肉,完了又夹鸡蛋。

    “你吃吧!”岩父平淡回着,一口口咀嚼。

    “妈!您也多吃。”岩磊给为亲碗里夹满菜后又为母亲夹菜。

    “这孩子!”母亲叹道,心里宽慰。

    这顿饭吃的很好。一家人其乐融融,桌上不但有红烧肉,还有一盘鸡蛋炒韭菜,三个人都挺饱,完了岩磊减碗、刷筷子,岩母乏,由着儿子收拾,一起和岩父进屋睡觉去了。岩磊忙完一切,开始趴在**写:

    爸:您保重!母亲保重,儿子不孝,想和丽丽出去闯一闯。

    爸!儿子长大了,当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和丽丽已经远去,请您不要挂念,也不必寻找。我们不孝,也知道不对,但我们想再一起,请您成全。

    在临别之际,儿子有话想和您说。感谢父母将儿子抚养成人,供儿子读书,儿子早想出去闯闯,妹妹正在高考,相信一定能取得好成绩,考上心仪大学。这是喜事,也是哥的责任,儿今出门,会赚些钱来寄给二老,以缓解压力。

    爸、妈!儿子20,早该出去,但担心念丽丽,一直没有作为。这次与丽丽出走可能会影响你们,希望二老与王家和睦相处,将来做了庆家能相互走动,儿会常常写信——勿念!

    儿:岩磊(叩拜)

    2009年4月5日

    与此同时,兴奋不以的王丽丽收拾完毕,也写下字条:

    爸,我要和岩磊哥结婚!丽丽留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输入章节标题,20字节以内”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输入章节标题,20字节以内』第二章逃! 不知不觉西边的日头沉了~去,月儿高高升起,天~的星辰眨着可爱的眼睛,述说着~夜的到来。此刻岩磊~在~~,翻来覆去的数着时间。9点10分。一~、两~、三~,~着心跳,~张的煎熬。 “铛!”过了好久,墙~的~钟敲了个响,终于来到9点半,岩磊~地。 “大磊~!~什么呢?”岩~听到动静,问了一句: “~!晚~吃的多,拉屎去。”岩~~
     >> 阅读第2章 输入章节标题,20字节以内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