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人民医院》·第2章 技检中心(2)


    陈小华刚走,理化室主任韩建国便进来了。

    “德亮啊,我果然没看走眼,你回来我们理化室搞文检工作真是再合适不过了。”韩建国笑着说。

    张德亮是昨天才从综合室调回理化室的。过年前技检中心举行中层竞岗,他在综合室这几年工作非常出色,原本以为主任的位子是十拿九稳,没想到最后却以微弱的差距输给了竞争对手。虽然这事让他颜面扫地,但他已经坦然接受了这件事,能调回理化室也是好事,省得留在综合室被人笑话。

    “是啊,还是这里适合我。”张德亮点点头说。

    “这次我可是花了大力气才把你挖回来,事先没有征求你的意见,请你原谅。”韩建国说。

    “是你把我调回来的?”张德亮惊讶地问。

    “是啊,我听说你这次竞岗大热倒灶,想想也许给你换个地方先稳一稳更好,再说我们理化室也确实需要你,就找了中心的领导谈了,他们也很同意,就把你调过来了。”韩建国说。

    “我刚参加工作就在这里,离开这么久,早就想回来了,这才是我的老本行。”张德亮赶紧表态。


    “话可不能这么说,综合室是个锻炼人的地方,我想你也已经打磨的差不多了。虽然你这次差一点没有竞聘上,但你的成绩还是留档的,中心把你列为重点培养对象。”韩建国笑了笑突然降低声调神秘地说,“不过这次我把你调回来,确实是为你好,这次竞岗你没上,除了别的原因,你的专业也是个因数,咱们中心一向都偏帮法医出身的人,有时候你再怎么努力也敌不过别人一句话。”

    “那倒也是,主任您请放心,我已经调整好心态了,保证以百分百的状态投入到工作中去。”张德亮严肃地说。

    “你少来这套,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等搬过去新的办公楼,我们理化室就要把文检的业务拆分出来成立一个文检室,你原本就是这方面的专家,又是中心的重点培养对象,现在人又在这,到时候文检室主任的位子你还不稳坐钓鱼台啊。”韩建国满怀喜悦地说,“你来咱们刑警支队技检中心已经好几年了,也是时候提拔重用了。”

    张德亮听了非常感动,眼睛有些**了,韩建国见状也不多说,拉着他到理化室四处参观。进到他熟悉的实验室,质谱仪、气相色谱仪、紫外可见光分光光度计,一台台他曾经使用过的仪器整齐地摆放在实验室显眼的位置,似乎是在列队欢迎这位过去的老朋友。他甚至在一角发现了全新进口的气质联用和原子吸收这些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仪器。

    来到实验室的一角,韩建国指着那些仪器说:“这些显微分光光度仪、比较显微镜、文检仪、多波段光源都是你还在这时就有的,最近我们又新买了红外鉴别仪、薄层扫描仪、静电压痕显示仪,这下咱们文检室的就像模像样了。”

    “请主任放心,我一定尽最大努力把工作做好,不辜负您的期望。”张德亮深情地说。

    “我敢肯定,在你的努力下,文检室的发展一定会蒸蒸日上的。”韩建国笑着说。

    2010年2月24日,星期三。上午十点多,陈小华过来理化室,张德亮看见他便急着问:“怎么样,排查出可疑的人没有?”

    “没有啊,我们把他身边的女人都查了个遍,都没有作案时间,这些人跟死者只不过是逢场作戏,没发现有谁有作案动机的。”陈小华说。


    “要是这么容易就能把凶手找出来,你也不用来找我了。”张德亮说。

    这时综合室主任刘恒斌进来了,笑着说:“在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张德亮竞岗就是输给了刘恒斌,平时和他的关系也不太好,突然看见他还是感觉有些别扭。

    “在聊陈队手里的一个案子。”张德亮说。

    “就是昨天陈队让法医室复检的那个叫付常安的人的案子吧,正好我过来告诉你们结果。”刘恒斌说。

    “怎么样?”陈小华瞪大眼睛问。

    “幸好德亮提醒,我们法医室的人重新再对尸体复检了一遍,有了重大发现,死者确实是死于他杀。”刘恒斌说。

    “你快说说具体的情况。”陈小华说。

    “法医之前对付常安尸体进行解剖时并没有发现疑点,因为在他的胃里发现了大量的地西泮,而在他的血液里也检出超高浓度的地西泮,所以认为他是因为服用大量的地西泮后死亡的。经张德亮的提醒后,法医对付常安进行组织切片,发现他肾组织上的毒物浓度比胃组织上的要高出好几倍,才发现了其中的猫腻。”刘恒斌说。


    “你的意思是说付常安的真正死亡并不是因为服用过量地西泮,而是因为他本来身体上就有超高浓度的地西泮,对吗?”陈小华说。

    “是的,他身体上超高浓度的地西泮肯定是通过静脉注射的方式造成的,而他胃里的大量地西泮确实能迷惑人,更让人惊讶的是,付常安胃里的地西泮竟然浸透、扩散至胃周边组织脏器中,如果不是法医一丝不苟,真的很难发现。”刘恒斌说。

    “也就是说,有人知道付常安有服用少量安眠药入睡的习惯,然后趁他入睡后将很多地西泮片剂经死者口灌入其胃中,又给他注**大量地西泮针剂致使他中毒死亡,伪装成死者服毒自杀。”张德亮说。

    “原来是这样,凶手真是太狡猾了,居然设计了这么复杂的杀人方案。”陈小华说。

    “凶手肯定是非常了解死者付常安,而且作了很长时间的准备,我想经过仔细的排查,应该能找到嫌疑人。”张德亮说。

    “现场什么证据也没给我留下,厕所马桶里的那堆灰烬没准就是他们俩的情书,可惜给她烧了。”陈小华懊恼地说。

    “什么灰烬?”张德亮急着问。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技检中心(3)”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技检中心(3)』“就是在~者家里的厕所马桶里发现了一堆灰烬,现在想起来肯定是凶~把信件什么的烧了。”陈小华无奈地说。 “既然在马桶里烧了她怎么不~走~?”张德亮~很奇怪。 “那个马桶坏了,~不了~,再说都烧成灰了,还能怎么样。”陈小华说。 “那堆灰还在不在?”张德亮急着问。 “还在。”陈小华说。 “你赶快带我去现场看看,没准我能帮你把~~
     >> 阅读第3章 技检中心(3)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