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草根被怒放的生命》·第1章 神奇乞丐


    天使在云端抖了抖翅膀,喷香的馅饼便砸向人间!

    但不是所有人都会去抢着挨砸,有的甚至躲得远远的连瞄都不瞄一眼,因为那些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往往长得像牛屎、铁饼,甚至炸弹!

    人生的际遇充满了玄妙,秦寿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平凡的脑袋会被一块如此神奇的馅饼砸中,而且慢慢地就晕了……

    傍晚,郊区公交站。公交车渺无踪影,等车之人却越聚越多。一辆打黑的的面包车趴在路边,不时揿响喇叭,巴望着有人改变主意。

    秦寿夹在人群里,虽然穿一身脏兮兮的工作服,且灰头土面,但精神奕奕,眼角眉稍流露的全是喜悦之情——女朋友乔欣艳从外地回来,约他晚上见面!

    公交车没来,却来了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老乞丐!来者眯缝着眼,伸出一只手,嘴里念念有词地‘招呼’起每个等车的人。

    人群中有视而不见的,有避之如疫的,也有喝叱的,但就是没有给钱的!

    及到秦寿跟前,他下意识地掏出钱包,本想给几块零钱,却发现最小面额十元!钱包都掏出来了,总不能再放回去吧,为了不让旁人笑话,也不让老乞丐失望有,他一咬牙,给了对方十块钱。

    对方接过钱,定睛看了看,又抬头瞅瞅秦寿,忙道了声谢,便见好就收地离开了!

    “得,晚班费4块6,这一出手就是十块,真阔呀!”一同等车的同事赵五阴阳怪气地说。

    “咋,妒忌了,要不也给你十块钱平衡一下?”秦寿并不友善地回道。

    “你吃错药了吧,在老子面前充什么大款,老子一个月的烟钱比你工资都高!”赵五怒了,不过他说的是实情。他和秦寿虽然都是卸煤车间的工人,但因为他姐夫是厂人事科科长,他在车间也就是挂个名、点个卯,玩,没人敢管,工资奖金分文不少,还有外快。赵五长得五大三粗的,还欺善怕恶,厂里人都对他敬而远之。


    “是,你是有钱,可有钱有个屁用,还不是跟我一样挤公交,小心留着钱买药!”秦寿自恃一身健子肉,并不怕他!

    “你——”赵五刚想发飙,人群中突然有人喊‘那老头摔倒了’!

    只见刚才那个老乞丐一动不动地躺在了不远处的马路边。人们议论纷纷,有焦虑的,有叹息的,也有幸灾乐祸的,但就是没有肯过去探个究竟、帮忙救助的!这年头,谁都不想揽事上身!

    而就在此时,那姗姗来迟的公交车却晃悠悠地开了过来。人们仿佛找到了一个台阶,争先恐后地挤起了公交,合情合理地忘记了那个躺在冰冷的地上不醒人世的老乞丐。

    乱遭遭,闹轰轰,秦寿心牵老乞丐,一犹豫,公交站台上转瞬间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公交上虽挤,但仍有空间,赵五却故意堵在车门口撅着屁股不肯往里去,一边还朝司机嚷嚷‘快关门、开车,挤死了!’那司机见状,也不罗嗦,关门,发动引擎。

    门关的瞬间,赵五别过头隔着玻璃门冲秦寿贱贱地一笑:“救人一命,胜造七座长城,你就好人做到底,送那个乞丐去医院吧!”

    秦寿望着扬长而去的公交车,气得牙根痒。空荡的马路一时冷冷清清,只剩下呆立的秦寿和躺在不远处生死不明的乞丐。

    如果上了公交,走便走了,心里也就不会有负疚感;如果不是与那乞丐有目光的交流,眼不见心静,自己也许不会有恻隐之心;如果没有赵五最后那句话……或许做善事也是要讲缘分的,撞上了,想赖都赖不掉!

    秦寿缓缓走到老乞丐身边,蹲下,轻轻推了推对方,见没反应,又下意识地探了探对方的鼻息——正常,一颗悬着的心这才落了地!人命关天,得赶紧送医院,可这条马路偏僻,往来车辆稀少,再说即便有车经过,车主也不一定愿趟这混水!秦寿想着,不由得将目光落在了那辆黑面包上。

    秦寿起身朝黑面包跑过去,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还没等他靠近,那车主却透过车窗边瞅他边启动了车子,黑面包一溜烟逃了!

    奶奶的,秦寿脱口骂道。

    秦寿回到老乞丐身边,正琢磨该怎么办,看见一辆白色奥迪缓缓开了过来,秦寿本想拦拦试试,但一见是这么好的车,便打消了念头。可谁知那车却主动停了下来!


    “师傅,这个人晕倒了,得赶紧送医院,你帮帮忙?”秦寿透过半开的车窗用试探的口气对车主说。

    “上车吧!”车主戴了副墨镜,头也不偏地说。

    秦寿本想让车主帮忙一起将老乞丐抬上车,但又怕对方拒绝,于是就自己独自将老乞丐抱上了车,幸好那老乞丐虽然看起来邋遢,但身上的气味并不是想像中那么难闻。

    奥迪车朝市区飞驰,车内的秦寿心里忐忑不安。他想,刚才那辆不起眼的面包车的车主都不愿拉这乞丐,不趟这混水,可这辆价值不菲的奥迪车主却如此大度,且不问缘由,不嫌乞丐肮脏,真是怪事一桩!秦寿看了看边上依旧昏迷的老乞丐,替他庆幸之余,又不得不替自己忧虑起来:到医院后怎么办,现在看病多贵呀,尤其这种昏迷的病人,都没个底的!如果花个二三百,自己还能承受,就当打麻将输了,可要是三五千的,怎么办?再说也不值呀,自己跟乞丐又没有一毛钱关系!自己做好事可以不留名,也可以不要好处,但也不能亏大发呀!再说这老乞丐要是醒来后讹上自己不是玩的!这种事情报纸上可是屡见不鲜的呀!

    就在秦寿左思右想不知如何是好甚至有点小后悔之际,那老乞丐却突然奇迹般地醒了过来!

    秦寿巴巴地望着对方,小心翼翼地说:“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老乞丐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秦寿,神情却是出奇地淡定、从容,平静地说:“我怎么会在车上,发生什么事了?”

    “你昏倒了,我们现在送你去医院!”

    “是吗?我怎么想不起来了,你是谁?”

    “真想不起来了,你刚才不是在公交站讨钱吗,我还给了你十块钱嘞!后来你昏倒了,就在马路边上,记起来了吗?”

    “我又不认识你,你干嘛对我这么好,还送我上医院?”


    “你该不会怀疑是我把你弄昏的吧!”秦寿急了,担心真碰上了个讹子。

    “不会,我还没有老糊涂!”

    “那就好,那就好,”秦寿长出了口气,“那你现在没事了吧,没事我们就下车吧!也不好意思再麻烦别人。”

    “下车干嘛,你不住市里吗?现在离市区还有好一段路呢?”老乞丐伸展开手脚,一副怡然自得的神情。

    “不是吧,别人不嫌你脏,好心拿这么好的车送你上医院,你现在没事了,还赖上别人呀!”秦寿感到对方有点不可理喻,忍不住为奥迪车主报不平。

    “那坐都坐了,该脏的地方也弄脏了,你们就好事做到底干脆送我回家吧,我家就在花鸟市场附近。”老乞丐此时不但跷起了二郎腿,一只手还在真皮坐垫上打起了拍子。

    秦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感觉眼前这个人比赵五还要无耻,比凤姐还让他想吐。

    “大哥,”秦寿对一直沉默不语的奥迪车主说:“事情你都清楚了,我也不知道这是个无赖,你停车吧,我下车坐公交,谢谢你了!”

    奥迪车主依旧没作声,甚至头也没回,但车子是停了下来。

    秦寿打开门,下车便走,也没关车门,心想那老乞丐必定被车主赶下来。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还没走几步,那辆奥迪却飞速从他身边开了过去,而他身后也没有了那个老乞丐的身影,马路上就孤零零剩他一个人!

    秦寿彻底懵了!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谁离了谁都不会死”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谁离了谁都不会死』秦寿回到宿舍时,已是晚~七点。 宿舍虽然地~闹市,却藏匿在一条幽~~败的小巷尽头,周围是脏~的作坊、小店铺,还有发廊。一个八九平米的单间,~除了一~一桌一椅便什么都没有了,唯一的家用电~是电灯。因为从不~饭,老鼠、蟑螂都不愿光顾。秦寿平常不是在网吧,就是在三元~将馆混,极少呆在宿舍,宿舍仅仅是个~觉的地方,所以再简陋也无所谓。 秦寿早忘记了~班路~与乞丐的~曲~~
     >> 阅读第2章 谁离了谁都不会死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