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草根被怒放的生命》·第2章 谁离了谁都不会死


    秦寿回到宿舍时,已是晚上七点。

    宿舍虽然地处闹市,却藏匿在一条幽深破败的小巷尽头,周围是脏乱的作坊、小店铺,还有发廊。一个八九平米的单间,里面除了一床一桌一椅便什么都没有了,唯一的家用电器是电灯。因为从不做饭,老鼠、蟑螂都不愿光顾。秦寿平常不是在网吧,就是在三元麻将馆混,极少呆在宿舍,宿舍仅仅是个睡觉的地方,所以再简陋也无所谓。

    秦寿早忘记了下班路上与乞丐的插曲,他现在一心只想着乔欣艳。五年前,镜湖公园,乔欣艳与同学乘船游湖,不慎落水,被刚好经过的秦寿救了起来!俩人这样认识了,但并没有迅速地走到一起。当时的乔欣艳还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大学生,而秦寿已然是混迹江湖多年的老油子,彼此间的差距一望即知。乔欣艳也意识到这种差距,但经不住兼有救命之恩且长相英俊的秦寿变着花的软磨硬泡,才渐渐敞开了心扉。之后很有一段时间,二个人爱得轰轰烈烈,死去活来!

    再去附近的洗浴中心洗个澡,修饰一番,显然已经来不及了,秦寿只好草草地洗了个头,换了身衣服就又出了门。

    青城的夜开始苏醒,霓虹如海,喧闹盈耳。

    秦寿打车来到约定的地点——拉芳舍。

    秦寿走进去,转了一圈后才在昏暗的灯光里看见坐在临窗卡座上欣赏着窗外风景的乔欣艳。乔欣艳穿了一件淡蓝色的风衣,头发高高地束成马尾,优雅而美丽。

    “啧啧,这谁呀,都不敢认了,还好是冬天,不然花都不敢开了!”

    “别贫了,坐吧!”

    “这次出差怎么这么长时间,我都快忘记你长啥样了!”

    “嗯,办完正事,领导带我们顺便去了趟三亚,算是靠劳吧!”

    “还有这等福利,真是让人羡慕呀!”

    “有什么好羡慕的,累都累死了!”


    “这世界真是不公平,有的人干活干到趴下还得被考核扣钱,有的人公家请客玩还嫌玩得累!”

    “你喝什么?”乔欣艳端起咖啡,用金属勺轻轻地搅动咖啡,但并不喝。

    “喝什么,什么都不喝,我都快饿扁了,”秦寿说着扭头朝吧台喊了句,“来份蛋炒饭,快!”

    周围的顾客闻声,都用一种鄙薄眼光朝这里看。

    “你不能小点声音呀,你以为这里是麻将馆、大排档呀!”乔欣艳将咖啡杯用力一搁,语气带着一丝厌恶。

    “呵呵,不好意思,这种地方我不太习惯!”秦寿虽然嘴上道着歉,心里却有点不高兴,但他没有表**来,近几个月来,乔欣艳对他冷淡了许多,秦寿每回暗示想亲热亲热,对方总是委婉拒绝。男女之间一但有一方开始拒绝这种亲密,关系就有了大问题。秦寿不傻,他只是不想点破。

    女服务员闻声走了过来,并不看秦寿,冷冷地说:“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没有蛋炒饭,主食类您可以参看桌上的菜谱。”

    秦寿这才发现桌上一本如时尚杂志般精致的菜谱,翻开找到主食页,却又困惑了——上面的所有食物单从字面上都看不出来是什么做的!没办法,他随便点了一个。

    女服务员离开时,用手指了指桌沿的一个红色按扭,说是呼叫器,如果还有需要可以按。

    秦寿虽然觉得有点尴尬,因为他听得出对方的弦外之音,但也没有办法朝别人发火,毕竟别人也是在尽自己的职责!

    “听说萧亚轩要来青城开演唱会,你不是最喜欢她吗,我们一起去吧!”秦寿边吃边说。

    “你知道票价多高吗,最前排的座位要二千多,你舍得吗?”

    “也有便宜的呀,三百多,我问过了!”


    “那种位置得拿望远镜去看,我还不如上网看呢,有什么意思!”

    “照你这么说,那三百多的位置就没人要了,不就是图个热闹吗,现场气氛好呀!”

    “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秦寿不知再说什么,这时乔欣艳的手机响了,她没接而是按掉了发信息回去。秦寿这才发现对方换手机了,但他不知道的是那是苹果的最新款,市场价得6000多。

    “怎么不接电话,谁呀?”秦寿轻描淡写地问。

    “一个客户。”鲁悠萍边发信息边说,语气更是轻描淡写得很。

    乔欣艳的美,能摄人心魂!走在街头,她绝对是那种大多数男人只敢用余光去瞄,而不敢正视的类型。她天生丽质,瓜子脸,薄薄的嘴,皮肤很白也很嫩,像婴儿般,仿佛用力一拧都能拧出水来,她身材高挑,且凹凸有致,性感迷人,穿什么衣服都能成为一道风景。秦寿每每看着她,都会觉得上苍对他真不薄——这得修几世才能找到的一个女孩呀!因为有了乔欣艳,秦寿对生活的种种不满都能在看见她的一瞬灰飞烟灭。然而这或许也是秦寿缺乏上进心的原因,如果生活已经给了你最想要的,你还会去努力奋斗吗?

    “秦寿,我们分手吧!”乔欣艳突然抬起头,冷冷地说。

    “开玩笑?”

    “不,认真的!”

    “这是我们今天见面的主题?”秦寿地脸像断了电的暖灯,一点点褪去光热。

    “对!”


    “话说一只小麻雀失恋后来到水塘边,一闭眼,扑通跳了下去,这时——”

    “秦寿!”乔欣艳打断对方,正色道:“收起你的玩世不恭,我没心情跟你开玩笑!”

    秦寿如梦方醒般怔怔地望着那张曾经熟悉而轻切此刻陌生而冷艳的脸,幽幽地说:“昨天晚上,我兴奋得一夜没睡,我设计了许多今天与你见面的版本,我甚至编好了一个笑话想来取悦你,可我没想到的是这个笑话的笑点竟然是我没有机会将它说完!艳,我们在一起四年了,你情绪上的细微变动我都能敏感地察觉,最近一段时间你对我的冷嘲热讽已然不是情人间的逗嘴,我知道你对我的不满,我也在努力改变,但我没想到竟到了分手这一步,其实——”

    “别说了,你改变,你变了吗,你变得了吗!你天天除了打牌就是喝酒,再不然就是跟那帮狐朋狗友瞎混,你有为我们的将来打算过吗?”

    “我过惯了那种生活,改变需要时间呀!”

    “可我没有时间了,我等不了!”乔欣艳虽然说得绝决,但眼里还是溢出了泪水,毕竟彼此深爱过。

    “为什么等不了,怎么就等不了,我们都还年轻。”

    “年轻?十八岁又怎样,你还不是日复一日过着你现在的生活,如果真心要变五十岁也来得及,这不是年不年轻的问题,这是态度问题,你懂不懂?”

    乔欣艳一针见血,秦寿哑口无言。乔欣艳的手机又响了,这次她没有按掉,接通后却也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嗯’了几声。

    “我还有事,先走了!”乔欣艳接完电话冷冷地说。

    “敢情你今天就是来宣判一下的呀!态度,我看你的态度才真有问题!刚才是谁的电话?”秦寿听对方说要走,情绪有点激动。

    乔欣艳懒得理会,只冷冷地扫了对方一眼,抓起座位上的挎包起身疾步离开了拉芳舍。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你的青~几个钱”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你的青~几个钱』青城迎来了~冬后的第一场雪,南方的雪细碎、疏落,落地即融。 东郊焦化厂卸煤车间调度室,调度员刘梅芳一个人坐在电脑前玩游戏。刘梅芳二十出头,正是~花带~的年纪,笑起来两酒窝~~人。她是厂里公认的一枝花,也是许多~同事暗恋追求的对象。 秦寿~来问晚班计划。 “~~呀,一~不响地冒出来吓我一跳!”刘梅芳太专注游戏,没察觉有人~来。 “什么~~~
     >> 阅读第3章 你的青~几个钱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