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草根被怒放的生命》·第3章 你的青~几个钱


    青城迎来了入冬后的第一场雪,南方的雪细碎、疏落,落地即融。

    东郊焦化厂卸煤车间调度室,调度员刘梅芳一个人坐在电脑前玩游戏。刘梅芳二十出头,正是顶花带刺的年纪,笑起来两酒窝迷死人。她是厂里公认的一枝花,也是许多男同事暗恋追求的对象。

    秦寿进来问晚班计划。

    “要死呀,一声不响地冒出来吓我一跳!”刘梅芳太专注游戏,没察觉有人进来。

    “什么叫冒出来?我又不是笋,就算是,季节也不对呀,只听过雨后春笋往外冒,我这雪中冬笋想冒也冒不出来呀!”中午的时候,乔欣艳主动发信息解释自己昨晚之所以那样是因为工作上出了点状况,但自己所说的问题也希望秦寿能好好考虑。秦寿顿觉雨过天晴,所以又恢复了往日的贫劲。

    “你还真贫!”

    “瞧你这话说得,我平,我要是用力挤挤,别说那些练健美的,就算是主任老婆也自愧不如呀!”秦寿边说边做了两个经典的挤胸动作,秀他的胸肌。

    刘梅芳被逗得前仰后合,狂笑一阵后,突然想起什么一本正经地说:“唉,听说主任的儿子这个月19号结婚,你去不去?”

    “我跟他又没什么交情,再说别人也没请我,我去干嘛!”


    “你这个人就是死脑筋,不得转。主任不叫你,你就不去呀,这种事情要自觉,你都快三十了吧,难不成你想一辈子抗着铁钎卸煤呀。你就不想往上走?听说厂里准备再建一条生产线,比现在的规模还要大,你巴结好主任,到时候让你当个工长也不错呀!”

    “噢,你想得简单,你打份礼,去吃他儿子的喜酒,人家就对你另眼相看了,人家就让你当工长了,你没见车间里那几个先进为了当工长的事明争暗斗、剑拔弩张的样吗?竟争太激烈了呀!”

    “事在人为嘛,你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行不行呢?再说跟领导把关系处好了,也不是什么坏事情嘛!”刘梅芳看着秦寿,眼神中流**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无奈。

    “不说了,你把晚班的计划调出来我看看!”秦寿不耐烦地摆摆手。

    “今天晚上到五十个车,而且都是下半夜哟,够你们折腾的了!”刘梅芳从电脑里调出班计划,扭头瞅着秦寿,表情有幸灾乐祸,还有一丝怜惜。

    秦寿看了看计划,恨恨地骂道:“毛**他老人家要是还在世,不带这么玩的,这还让不让工人活了!”

    秦寿走的时候,刘梅从抽屉里取出一个苹果让他带上,秦寿说下雪天,看着就冷,不吃!

    刘梅芳说,不吃拉倒,冷死活该!

    秦寿并不是看不出对方对自己的情意,但他眼里心里只有一个乔欣艳。沾上了毒品的人,会觉得烟草索然无味!


    雪早停了,但雨没歇过,借着风钻进人领子里,像钢针扎。

    卸煤坑灯火通明,卷扬机带动钢丝绳拽着火车皮缓缓移动,发出吱吱如跑电的怪声。秦寿和同事用钢钎撬开火车皮下端的蝴蝶门,卸煤机立马**来,伴着刺耳的轰鸣,乌黑的煤块从蝴蝶门里逼迫出来,源源不断地落入幽深的煤坑。

    “工长,从接班到现在打仗似地干了快5个钟头了,牲口也得歇歇添口料了吧!”秦寿边用钢钎戳堵在坑口的煤块边朝在一旁指挥生产的杨工长喊!

    “是呀,是呀,这天冷得,人都成冰棍了,吃个夜宵暖暖再干吧!”煤坑另一头的猴子和**闻声附和。

    杨工长撸起袖子看了看表,抬头大声命令道:“现在是三点二十,四点准时开工,到时那个没回到岗位上,别怪老子扣他奖金!”

    秦寿他们邀工长一道去宵夜,工长说他带了,嘱咐他们早点回来。杨工长原先也爱和大家打个拼伙什么的,但自从小孩上了大学,老婆又病了,手头上不宽裕,也就没了这个兴头。平时夜班,也就带盒方便面对付一下。工作上更是勤勤恳恳,兢兢业业,说白了也就是为了能多拿点奖金,补贴家用。生活都不容易,尤其他这个年纪。

    秦寿和**坐猴子的摩托去吃夜宵。然而秦寿没想到的是,那根他刚才随手丢在过道边他用了十年的钢钎,那根手柄处被煤灰、汗水和青春打磨浸泡得锃亮的钢钎,那根他用来与人干过仗,打过野狗,捅过土蜂窝的吃饭家什,从此他再也没有拿起来了!多年后,他还在梦里见过它,以及它泛出的幽幽冷光!

    天冷,三个人喝了点白酒,回来晚了几分钟,照平常这也是正常不过的事,可今天奇了怪了,卸煤坑冷冷清清,一个人影都没有,难不成非等他们回来才开工?

    三个人满腹狐疑地往休息室走,进门看见开卸煤机的老李靠在暖气片上打瞌睡,老李听见响声,支开眼旋即又闭上,一幅爱理不理人的样。


    “人呢,都上哪去了,不干活了?”

    “干个屁,钢丝绳断了!”老李仍闭着眼,有气无力地说。

    “接起来不完了,不是还有十多个车没卸吗?”

    “怎么接,开卷扬机的赵五,上半夜就没了影子,打电话也没人接,工具箱锁着,钥匙在他那呢!”

    “工长呢,这煤卸不完,空车排不走,外面的煤也进不来!”

    “工长去铁路上交涉了,请他们的调机来帮忙,也不知道请不请得动。我们还是抓紧休息一会吧,万一请来了,还有得忙一阵!”老李把帽檐往下一撸,不再说话。

    三个人本来就累了半夜,加上又喝了点酒,听老李这么说,都各自打开柜子搬出破衣烂袄,围着暖气睡下了。不一会,休息室内鼾声如雷。

    谁都没想到这一觉竟然睡到了交班,中间没有人来叫醒他们干活!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亮把小刀吓唬谁”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亮把小刀吓唬谁』青城花鸟市场附近的一幢别墅里,一位老者与一名中年~子对坐饮茶。 老者须发皆白,骨瘦~薄,但双目炯炯,不怒而威,举~投~间~~出一种王 者风范。 相反,那中年人虽长得健壮,面~孔武,但在老者面前却毕恭毕敬,俨然一只 ~驯的羊羔,甚至没有老者的示意都不敢随便端起几~的茶盏。 “查得怎么样了,说说吧!” “嗯,都~~
     >> 阅读第4章 亮把小刀吓唬谁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