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三十》·第2章 美丽的~校医


    2.美丽的女校医

    卢天佑从六岁起就没有了母亲,一场车祸夺走了他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

    再婚的父亲老牛吃嫩草,天天与那个狐狸精似的娇妻打情骂俏,有时候甚至在天佑面前都不避讳,他们认为天佑小屁孩儿一个,哪里懂得这些。

    那个年代还很少有稍微**的电影电视剧,天佑却无师自通,又自幼受到熏陶,所以到了十几岁就略懂风月之事。归根结底,是父亲在他的骨子里撒上了风流的种子。

    他渴望母爱,对那些青涩懵懂、只会发嗲撒娇的小女生兴趣全无,倒是对年纪比他大的,事业独立的单身女人充满了向往与热爱。

    相对那些无知的小女生来说,成熟女性更会宽容人、关怀人,喜欢担任姐姐与母亲的角色,极大地弥补了他们这些从小缺乏母爱的男人先天不足的心理缺陷。

    说实在的,天佑长得的确不赖,还真能配得上他的名字。白皙的一张脸,面如冠玉    目若朗星,男生女相。貌似潘安、宋玉,不亚于三国的周郎、吕布,便吸引了不少年轻的和不年轻的女子的目光。


    天佑十五岁那年,还是一个初中生的时候,就差点儿被一位漂亮的女校医给那个了。

    女校医姓毛,和毛**一个姓。在那个年代,如果一个人姓毛,那还是不得了。所有的师生,包括天佑,就对她特崇拜,真是另眼看待。

    女校医30来岁年纪,风华正茂,脸蛋俊俏,身段苗条,小蛮腰如春天刚长出嫩芽的小杨树,细细的,即使肥大的白大褂也不能掩盖优美的曲线,那一股风流是挡也挡不住的。特别是她那一双会说话的杏眼,扑扑闪闪的,让年轻的老师和一帮情窦初开的男生羡慕不已。

    羡慕归羡慕,偷想归偷想,但都是有贼心没贼胆儿,所以就没有一个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来骚扰毛校医。

    有一次,天佑觉得嗓子极为不舒服,像是什么东西挡住了一样。说话都很费力,声音嘶哑。一连好几天,他猛喝水也无济于事,就想起去医务室来。

    毛校医听他说了一句话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天佑还傻乎乎地问,怎么啦俺的嗓子,吃点什么药才能好?

    毛校医笑笑说,“什么药都别吃,多喝点水就好了,这是变声。”


    天佑还问,“变声是什么意思?”

    “变声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呀,一般从十四五岁开始,人的声音都要由童音变为成人的声音。这就说明你已经是个男子汉啦。”毛校医说着,睁着好看的大眼睛使劲儿瞅着天佑,弄得天佑心里突突地跳。

    我成男子汉啦,我成真正的男人啦,天佑在心里说,既兴奋又激动,还有点说不清的感觉。

    女校医仔细看了看他,“哎呦,你**也长毛了,让我摸摸。”说着,就伸出手摸天佑的嘴巴下面绒绒乎乎的细毛。

    “嗯,不光是**,我裤裆里也长毛了。你摸摸不?”天佑不假思索地说。这都是他父亲无意中传授给他的,天佑骨子里就带有三分风流。

    “你这个小坏蛋!”女校医白了他一眼,脸蛋微微有些发热。

    其实,天佑并不知道那些毛到底意味着什么,只是感觉说出这些话来,心里有一种难以言状的快感。


    见屋里没别人,毛校医又问,“哎,我知道你,你叫天佑是吧?听说你老调皮了,还给老师起外号呢?你是不是管生物老师叫‘比塞毛’呀?”说‘比塞毛’的时候,女人笑得前仰后合,像雨打芭蕉,一点儿没脸红。

    不知道怎么回事,天不怕地不怕的天佑却在好看的女人面前脸红了。真有这么回事,生物老师姓毕,烫一头卷发,学生们感到新鲜,所以就有了这么个雅号。

    一连好几天,天佑心里就总想起女校医的样子来,她说过的每句话都在他心里翻来覆去地想好几遍。

    怎么一个外号就让她那么乐呢?‘比塞毛’到底是啥意思?

    睡觉的时候,闭上眼睛,女校医好看的身段、娇美的脸蛋就浮现出来,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就一直眨呀眨。

    这样一想,弄的他心里火烧火燎的,下面的小鸡鸡涨得难受,没办法,他只好用手揉,越揉越涨,也越来越粗,最后竟流出好多白色的液体来,好久才软下来。他躺在**,身子像散了架,心里害怕极了,这次真的得了什么病吧?是不是快要死了?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异样的~”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异样的~』3.异样的~ 每当夜~人静,卢天佑一个人的时候,他一闭~眼睛,就会想起十几年前的情景,那时候他还在~初 二,大约十四五岁的样子。 天佑因为那件事情,~得心里很不~,又非常忐忑不安。他以为自己得了啥~病,是不是快~~了 ?这些天电视里在演日本电视~《血疑》,大岛幸子就是得了这种病~的,他就联想到了自己,难道 自己也得了~~
     >> 阅读第3章 异样的~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