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不毒,何以立足》·第1章 手记


    这个冬天似乎特别寒冷。但是,我还是决定伸出手指,弯动苍白的骨节,在键盘上敲击出脑里的故事。

    我试图寻找一个不被**,却能给了我温暖的男子。我于是开始寻找。突然间觉得,男同是个不错的选择。如果幸运,我将来可能会被两个男人一起照顾。我为自己这个想法感到兴奋。并且满脸欢喜的告诉了信得过的人,企图让他们接受并且支持。

    他们为我的决定感到惊讶并且不解。费尽口舌,要将我的念想彻底扼杀。因这,我感觉到暴躁与不安。我什么不想听。将所有人置之门外。

    冷静下来。我庆幸依然有人在意我。并且关心着我的生活状态。可是,我无法从他们那里获得温暖。我感觉到绝望。我的心是冷的。无从化解。我依然试图寻找,并坚信最终会得以结果。

    他们说,我的意识已经很危险!他们以一种上帝的姿态企图拯救。可是,我不需要,我只需要被支持,亦或被认可。可是,没人这么做。我变得更加孤单与落寞。

    我面带着微笑,安静看他们。没有解释。亦不愿告诉这其中的原因。并最终决以尝试。

    我在网上发布信息。并很快得到回应。我被邀请加入同性恋的群。被不同地区的男同聊天。我企图从这里面找到一个完全符合条件的。

    可是,我最终,在一个男同的空间内看到两名男人亲吻的照片时退却。我终究是个平凡的女子。亦无法接受这种不寻常的纠缠。

    做这件事的时候,是2012年的夏天。我经常仰起头,透过阳台的玻璃,看着天空。上面的流云,永远是一副悲伤的姿态,仿佛下一秒就会砸到我的脸上,让我永远消失。浓郁的鳞次栉比的高楼,依然遮挡不住烈焰般的太阳投设到眼皮上面的滚烫。

    我经常蜷缩在洁白的棉布床单上,睡得像个小动物。下午斜进房间的光线,饱满的停留在我的额头。然后将我唤醒。


    我端着咖啡,站在阳台上,像一颗沉在湖底的鹅卵石,透过湖面望向蓝色的天空。

    这一年的初冬,我认识一个男人。洋槐,马路,车流。我看到他穿黑色外套,黑色棉布衬衫。温和洁净的笑容。我听到内心碎裂的声音。如同一面挂在墙上的落地镜子,被什么东西重重一砸,整洁的心,便轰然碎裂。一地狼籍。

    他不是男同。亦与寻常男子有些不同。

    我钻进他的怀里。闻到爸爸甚或妈妈的味道。我已经无法从记忆里找到这种感觉。亦或者,我被爸爸妈妈这样爱着的时候,我还没有记忆。等我可以记忆东西的时候,已经变成一个不再贪恋父母怀抱的孩子。亦与父母有着疼痛般的距离感。

    我最终得以清楚,贪恋着的怀抱不是永远属于我的。他有他的归属。我又有了重新寻找同性恋男人的冲动。

    当他得知,远在异地,给我打来电话。我固执的不愿接起。知道他会阻止。不想给他这个机会。我在留言里说,你可参与意见,但无从反对!因反对无效!

    如此决绝的态度。

    我亦不想去听他如同我的那些朋友样跟我的说教。

    最终还是因他电话里的一句话,彻底将这行为扼杀在最初的萌动。

    就是这样一个男人的一句话,说服了打算固执到底的我,将决定好了的事情最终得以放弃。且心甘情愿。胜过所有朋友的千言万语。

    突然间觉得,自己仿佛他手里的一只猫,洁白干净,他的声音里,我变得安宁和乖顺。


    但是,我的骨子里面,始终还是流淌着一些不安份的血,我听到血液里面某种东西的蠢蠢欲动。

    他说,你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

    我沉默的看他,没有任何言语。

    我在这里消寂了很长一段时间。不知道还会有谁记得我的存在。去看了眼以前写下的东西。里面充满了成长的疼痛和幼稚。希望着它们可以自行消失。知道这不可能。但会被人遗忘。如同清晨醒来,那些刚做了没多久的梦。

    我常常孤独的望着窗外,想象着那些被遗忘在角落里的空气,它们的委屈和落寞。亦会常常在走路的时候,仰起头,眯起眼睛,以一种非常悲伤的姿态望向天空。我并不是在寻找着什么。我只是寂寞。我企图从那里找到一些我想要的东西,可是,我发现,那里根本什么都没有。除了那些寂寞的,永远无法捉摸的蓝。如同永远令人无法确定的未来。

    越来越不愿意谈恋爱。一个踩在三十岁尾巴上的女子。过了做梦的年纪。希望有个可以不用我花费任何大的代价,就能得到足够疼爱,且能不被我讨厌的男人的呵护。

    我是一个懒的女人,不愿意花太多时间和精力去为某个我喜欢的男人。

    亦是一个需要疼爱的女子。不相信爱情,但从不拒绝。悲伤着,忧郁着,快乐着,同时也孤单着。依然不愿意跟某个男人最终确定关系。

    喜欢一切简单的,纯粹的东西。不愿承担太大的责任。因为会累。会让人迅速老去。我希望自己永远年轻。虽然这不可能。

    我拿起镜子,仔细看自己的脸,发现眼角的细微的小小的痕迹。这是人的脸部最脆弱的地方。亦是这岁月最残酷的埋葬方式。这里面充满苍凉。


    感情的世界里,谁比谁清醒,谁就比谁残酷。但是,清醒的人不代表能够控制自己。他们在问题里挣扎的剧烈。失去方向。

    我常常看到无数的人带着面具,隐忍努力的生活,企图着一些不可及的东西,到头来,终于还是一场空。

    宿命里一些不可捉摸的东西。死亡。它是上天赋予万物的最最好的礼物。不可阻挡,亦不可变更。这是这个世间唯一让人觉得平等的。从不会因你活着的时候的任何而有所停止。

    劫难过后,我终于明白,爱情里面,并不是不掏心掏肺就不会不受伤害。

    很久没有看过电视剧。觉得是件浪费时间的事。最近却一直在看一部叫做《姐姐立正向前走》的带着点偶像色彩的剧。并且一直为它掉着眼泪。并不是为着里面的剧情,而是每当剧里面**迭起,背景音乐响起时,我的眼泪就会不由自主,无法控制。后来我最终得到这首歌的名字,是汪东城唱的《我应该去爱你》。大概因为太长时间不运动,体内积蓄了太**份的原因,总需要一个出口的。

    我就在想,我应该去爱谁呢?去爱谁呢?

    最终,我拿起手机。给母亲发了短信。我说:“买了好的牙刷没?一定记得晚间刷牙!牙龈上火没人替!”

    我的失眠越来越严重。清晨会很早的醒来。并且常常看到枕上的脱落了的头发。有时,甚至会清晰看到头发从我的身体脱离,掉到地面上的整个过程。我知道,将来的某一天,我会如同它们样寂寞的死掉。

    朋友告诉我,我应该出去走一走,多晒晒太阳。可是,我还是一如既往的闷在屋子里,成日的不见天日的生活,因此越来越害怕太阳的热度与紫外线的照射。我知道,我病了。我应该出去走一走。经历新的人,新的事物。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少年般的莽撞”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少年般的莽撞』沈汐儿站在七星期连锁酒店旁边,淡淡的向着马路的方向,神情悠远、安静而又落漠。她总能在喧嚣中独自寻找安静,仿佛可以即刻与世界隔离独~,~喧嚣之外的片刻安宁。 酒店宽大的落地玻璃~映衬着她落落的窈窕~影。她轻轻的蹙了~眉。将吹在眼睛~的发丝拨~来。她讨厌风吹得这么大。这会令~头发变得凌~和不甚。虽然这样会令她看起来更加风姿卓~。因为她有一头美丽的长发,乌黑而又亮丽。可是,她就~~
     >> 阅读第2章 少年般的莽撞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