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第1章 第一章


    康熙三十八年。

    若说这世界上没有冥冥注定,柒雅是绝对不相信的。从伊简洛到陶柒雅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说是“翻天覆地”一点也没有夸张,从二十一世纪的私生女变成了大清朝镇国将军的女儿。而这一切都要感谢那个恨她入骨的同父异母的姐姐——伊简含。说到伊简含,柒雅又想起了她穿越的那个傍晚:

    “为什么要害我?你真的就那么恨我?”伊简洛(柒雅)双手抓在悬崖边上,抬头问伊简含。“因为你本来就是一个不该出现的野种!”伊简含的回答再一次深深地刺进了伊简洛的心。伊简洛实在绝望了,面前这个人简直就是个恶魔。从小她就欺负自己,而自己一直忍让,可伊简含越来越猖狂,现在居然还要她死。那好,要死大家一起死。想到这,便伸手抓住了伊简含的脚,狠狠往下一拽。随着“啊”的一声尖叫之后,一切变得寂静。三生石畔,一道印记刚刚起笔。

    对了,伊简含跑哪里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出现在柒雅心中。或许,她没有死掉,没有穿越吧。不过,这样也好。伊家终于摆脱了她,她也终于逃离了伊家。

    一直以来,她都是以一个“错误”的身份活着。她的妈妈,因为伊明诚的一夜风流,拥有了她。她妈妈是个善良的女人,念着她是一个生命生下了她。直到她八岁那年,妈妈生病过逝,贪钱的舅舅把她带到了伊家。伊家的人嫌弃她、不要她,只因伊简含的一句“这个玩具应该比较好玩”她被留了下来,可之后她掉进了无止境的折磨中。那天,不知什么原因,或许只是伊简含的一时兴起。死,解脱了她。还好,老天眷顾让她重生在这位清朝镇国将军的女儿的身体里。

    陶柒雅,九岁,父亲是清朝的一位汉人将军,战功赫赫,却在不久前的一次战争中为国捐躯,被追封为镇国将军。母亲是个格格,伊尔根觉罗氏,镶黄旗,在听闻丈夫战死沙场的消息后,也殉情而死。姐姐,下落不明。全新的身份,却同样凄凉。不过,柒雅还是觉得自己很幸运,她终于彻底的自由了,在还是伊简洛的时候,她梦寐以求的,现在终于实现了。从现在开始,她终于可以做自己,不必再做伊家的仆人,伊简含的影子了。

    “墨痕,把我的琴拿来。”

    “是,二小姐。”

    这墨痕是打小服侍柒雅,与柒雅一同长大的,也是个心灵手巧之人。

    待琴放好,柒雅双手抚上,琴声从指尖泻出,她轻轻吟唱:

    你的瞳是褐色的迷梦

    睫毛像翅膀逆光扑动


    看不透那黑白的漩涡

    愿沉醉在这永恒的虚空

    泪光却是落花的溪流

    杏花春雨温山软水的愁

    眼珠是诅咒褪去的水晶球

    藏着前世三生的疼痛

    谁的爱穿越时空

    **你的眼泛起烟雨般朦胧

    很想凝视你的褐瞳

    让我的心迷失在万古的深邃中

    却又不敢凝视你的褐瞳

    怕爱卷起的飓风


    如海啸般汹涌

    在你的瞳孔看见我的笑容

    蛮荒盘古定下了命运的捉弄

    (此歌选自原?味的专辑——《唐三彩》,名为《褐瞳》)

    琴声缓缓,歌声悠悠。这是柒雅在现代时最喜欢的一首歌。那时,她就如同一个书童整日跟着伊简洛。伊简洛学什么,她就学什么,所以琴棋书画她样样精通。让她学这些并不是为了提高她的个人素养,而是为了衬托伊简含,可偏偏每次她都比伊简含做得好,因此,挨了后妈不少打。想到这些,柒雅不禁流下泪来。

    “啪啪啪,啪啪啪。”

    门外传来一阵拍掌声,柒雅连忙擦掉泪水。可转念一想,现在这将军府就她一个主子,什么人会在门外鼓掌呢?

    这时,墨痕已打开了书房的门。只见一位二十四、五岁的男子走了进来,一身青黄色的袍子,腰间系着一条白玉玉佩和一个金丝香囊,显现出了他高贵的身份。柒雅正在揣测这男子的身份时,被一个尖锐的声音打断:“见了太子爷还不请安?”听到这句话,柒雅与墨痕连忙请安道:“给太子爷请安,太子爷吉祥。”

    “柒雅姑娘,不必多礼。”

    “谢太子爷。”柒雅抬头看他,令柒雅不敢相信的是历史上那不可一世的太子,竟是眉清目秀、一表人才。

    “我今日是奉皇阿玛之命来请柒雅姑娘的,走到院内听见姑娘的琴声与歌声,惊为天人,一时入迷,怕扰了琴声,没有让下人通报,实在冒失,望姑娘不要介意才好。真是没想到,姑娘小小年纪竟有如此才华。”见柒雅一直看他,他笑道。


    柒雅也发觉了自己的失态,忙低下头道:“柒雅雕虫小技,实在担不得太子如此夸奖。”

    “听闻姑娘因伤心过度忘记了从前的一切,逝者已矣,姑娘可要多保重自己的身体才是。”胤礽的举止得当让柒雅十分不适应,历史上的胤礽不应该是蛮横无礼的吗?

    “谢太子爷关心,柒雅谨记。”

    “这是我应做得。不久的将来,你或许会成为我的妹妹。我很期待。”他顿了顿,“说了这么多,倒把正事忘了。皇阿玛让我来请柒雅姑娘入宫居住。姑娘赶紧收拾东西吧,只要随身的就好,宫里一切皆有。我在外厅等姑娘。”说完,转身离去。

    柒雅却一直在回想着胤礽的话,呆呆地愣在了原地。

    “二小姐,二小姐……”在墨痕的唤声中,柒雅回过神来,与墨痕一起回闺房收拾了东西,可一直都是心不在焉的,甚至连自己已入了宫、进了牢笼,都没注意到。

    夜。

    柒雅躺在凝香阁的床塌上,脑海中依旧回想着白天胤礽的话:

    “不久的将来,你或许会成为我的妹妹。我很期待。”

    按胤礽的说法,她将来会成为公主?这怎么可能?她一个汉人将军的遗孤,就算父亲立了再多的功,她也不可能成为格格,更别说公主了。皇上最多赏点东西,安抚一下,就会放她回将军府吧。她不想,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自由就这样被康熙轻而易举的剥夺了;她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那宫中的勾心斗角,那九子夺嫡的战争,她不想加入,也没有资格加入。今日,她已经犯了一个错误,她不该,让胤礽听到她的琴声和歌声;她不该,让胤礽记住任何关于她的事。

    就这样,柒雅忐忑不安中,入睡了。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第二章”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二章』继那日柒雅见过胤礽后,又过了三日。 三日中,凝~阁都是风平~静的。柒雅整日看看书,~~琴,日子过得很是清静,好不悠哉。 申时,柒雅正在院中读着《宋词》,听见外边~~步~,便停~来问道:“墨痕,今日是怎么了?凝~阁外素来宁静,鲜有人往来,今日却这么多人过往?” “二小~忘了吗?今日是中秋节,再有一个月就是您的生辰了呢!”墨痕笑着答道。 ~~
     >> 阅读第2章 第二章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