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乱》·第1章 叫我宋萱


    这是我到宋府后过的第十三个年了,往年的这时候宋夫人就该打赏下人们了,忙了一年,我们这些下人们也能有几日的清闲,府外有亲人的都回家探亲,没有的就聚在一起守岁,大家围着火炉,边说话边搓着自己粗糙的双手。

    每年我都是留在府中的那些人中的一个,因为宋府就是我的家,我是一个弃婴,十三年前的大年初一,家丁早上推开大门,便发现了门外躺在襁褓中的我。宋夫人心善,留我在府中,厨房帮厨的师大娘当年刚生完孩子,便顺带着喂我一口奶喝,就这样,我长到六七岁上便帮着师大娘干活了。师大娘待我不算好也不算坏,没有打骂过我,但毕竟不是亲生总是有差别的,她会帮小嫚洗头发,我只能用小嫚洗剩的水洗头,就算是这样,我也知足了。哦忘了说,小嫚是她的亲生女儿。

    宋夫人的爹爹是当朝丞相,弟弟是兵部侍郎,大家私下里说,宋大人是沾了宋夫人的光才升为礼部侍郎的,虽说不掌管实权,但仰仗着老丈人和小舅子,在朝中也混的不错。宋夫人是个心善的人,我很喜欢她,她也很喜欢我,当年就是她抱我回府的,在心里我总是拿她当娘亲看待的,当然这话我从没有和别人说过,这可是大不敬的话。

    宋家有两位少爷和三位小姐,大少爷麒皓、大小姐麒碧和二小姐麒欢是宋夫人所生,其它两位是王姨娘所生。这在京中已属罕见,哪家的大人不是三妻四妾,儿女成群,唯独宋府例外,统共一妻一妾,那妾也是为了作面子才娶的,并不得宠,连带着小少爷和三小姐也被人忽视,只是尊着少爷小姐的身份罢了,其实有时候连下人们都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在宋府的日子里,我干过很多活,刚开始是帮师大娘打下手,后来宋夫人见我太小也帮不上多大忙,便让我给少爷小姐们做伴读,他们坐着,我站着,渴了,我要端茶倒水,热了,我要扇扇子,累了,我要捏肩捶腰,虽然一堂课下来腿脚发麻,但我还是很知足了,比起帮厨和洗衣,这份活计更有吸引力,因为可以识字。在这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时代,能识得几个字便很不错了,小姐们读了两年书便不读了,我也重新回到后堂帮厨。

    明天就是大年初一了,也是我十三岁的生日,我不知生辰,便以进府的那日为生日。我和洗衣做饭的下人们挤在一起取暖,等待着大年初一的到来。心里有些落寞,一个连生日都不知道的人,又有谁会记得帮你过生日呢?

    正想着,门轻敲了两声,大家都不情愿去开门,一开门冷风就要进来,而且谁也不愿离开温暖的火炉。我也装作没有听见敲门声,低着头做思考状。

    门执着地又响了两声,终于,坐在离门最近的秀秀猛地站起,一把拉开了门,正待出口责骂,话到嘴边却生生卡在嗓子里。秀秀满脸惶恐,战战兢兢地说:“大少爷,奴婢不知道是大少爷。”

    门外一人越过秀秀,进屋来,我抬头,是他!


    “梅梅,你出来一下。”他的声音那么好听,在我听来,却像是命令,也对,他是大少爷,对我,当然是用命令的口气了。哦,我又忘了说,我叫梅梅,是师大娘给我起的名字,说我当年被抱来时,百花凋谢,唯有梅花开的正好,便唤我梅梅。

    可是我讨厌这两个字,它让我与府中的秀秀、灵灵等人没有任何差别,它让我觉得自己只不过泯然众人而已。

    我皱眉,口中道:“做什么?”腿上却听话地跟了出去。

    一出门,冷风一吹,我猛地打了个寒颤。

    “梅梅,你还在生我的气?”他转身问我。


    “不要叫我梅梅,叫我宋萱”我赌气道。我怎能不生气呢,早已许诺要娶我的人却要和别人定亲了。宋萱是我给自己起的名字,从一本书上看过,萱草是一种能使人忘掉忧伤的草,我这十几年,活的不明不白,连自己的爹娘都没见过,唯一依赖的人也要弃我而娶别人,突然觉得没有了希望,这世间真有忘忧草该多好!

    “你这气生的好没来由,你也知道,那门亲事是外公定下的,由得了我做主吗?”

    我沉默,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看,鞋子破了,里面的棉花翻到外面,脚趾头凉飕飕的,是该做双新鞋了,可是,哪有钱呢,我白吃白喝宋府的已经不错了,怎么敢奢望有工钱呢?宋夫人赏下的都由师大娘替我保管着,明天一定去要点,一点点就够了,我还有一件破衣裳可以做鞋面子……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讽刺与挖苦”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讽刺与挖苦』“你在想什么?”他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心里冷笑一~,他还在~释,让我~谅他,说我无理取闹,看着他一张一合的~巴,盯着他~~~的簇新的貂皮大~,我心里想的却是~~问题。 “别气了,你也知道,于大人家子~虽多,但只有一位千金,~宠的不象样子,~不是外公发话,我怎么可能愿意娶她?你放心,我还是会娶你的,虽然不能给你名分,但我保证这辈子只爱你一个,好不好?” ~~
     >> 阅读第2章 讽刺与挖苦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