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带刺的时光》·第2章 chapter2


    迷迷糊糊,我闭上了眼睛。

    其实··· ···

    如果··· ···

    这么把眼睛一合上,就不用醒过来,那该多好?再也不要醒过来,再也不要睁着眼睛看这个肮脏的世界。
    喧闹声、嘈杂声,闪烁的灯光,还掺杂着酒精的味道。

    有个女孩,一个人趴在桌子边,在一个酒吧里,她喝醉了。那女孩是——沈悦悦。

    是的,是我。

    还是一个星期前,还是那个噩梦般的星期。这是在他挂我电话后的第二天,我记得,我打了一百多通电话,可是,电话中的声音却由陌生到熟悉的演变着。

    关机。

    我是不是想太多,他是在照顾顾允雯啊,我们的朋友,好朋友。而我却生气了。

    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此时我的想法是真的,可偏偏,就在第二天,同桌却问了我一个听不懂的问题:你们分手了吗?

    我们分手?为什么要分手?

    “没有吗?可是,昨天··· ···”她不说话了。

    昨天,他告诉我他在医院。我信,我一直都信。


    “昨天怎么了?”我抓住她的肩膀。

    她睁大眼睛看了看此刻有些失常的我。“那个,昨天,我在‘yomi’酒吧看见他们了,舒醇和顾允雯,他们一起跳舞,还接吻了,后来还手挽手走了,看上去真像一对儿··· ···“她赶紧打住。

    我早已泪流满面。

    其实,我早该知道的,从他看我的眼神里,从他看他的眼神里,从他对我的只字敷衍开始我就应该知道的。

    只是,如今却被轻易捅破,像一张被日光晒得发黄发脆的纸一样,轻轻一碰,便碎的不成样子。

    于是,我去了那个叫‘yomi’的酒吧。我要等到他们,我信他们会出现,因为这种地方,我不曾来过,他们不会避开。

    他不见我,他不接我电话,但我,一定要见到他。

    一杯接一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喝酒了。也许,仅仅是为了缓解这段空白的等待中情绪的焦躁不安。

    “哟,妹妹怎么一个人喝闷酒啊?”一个染着黄头发的男生抬着一杯酒坐在我面前。

    我嫌恶地看了他一眼,他的头发就像他手里的酒一样颜色。我抬起手中的酒杯,仰头喝尽。那液体顺着喉咙滑过,直至胃里,灼热了冰凉的胃。

    “跟哥哥说嘛,别一个人喝闷酒呀。”那只丑陋的爪子伸过来抓住我的手。我快要将胃里的酒液全部吐出来了。我推开他的手,有些害怕。

    这时,我眼里出现了两个身影,是他们,十七年来,我如此熟悉的身影,现在正手挽着手,离我而去。

    “舒醇——”我扔下酒杯,跌跌撞撞追上去,但因为酒精的作用,我重重跌倒在地上。声音太嘈杂,他听不到我的声音。我便泪水决堤,歇斯底里对着他的背影大声喊、拼命喊。我相信他可以听见,他一定能听见。

    可是,我真希望他没有听见我。因为后一秒,他真的转身,他听见我急切的喊声。而此时,我的身边却出现了那个令我恶心的身影,将我从地上拉起。我已经没有力气,任凭那个人将我抱起。


    她踮脚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句什么,他便变了脸色,冷冷看了我一眼,决然走出了我的视线,离开了我的世界。

    说了句什么,我不知道。

    “喂!沈悦悦!醒醒!”迷迷糊糊中,我被猛然推醒。

    睁开眼睛,我依然躺在自己的小沙发里,没有嘈杂声,没有酒精味,只有满房间死一般的沉寂。

    我抬手抹了抹额角渗出的汗珠,又做梦了。这些天来,我不断的被噩梦惊醒,却像一片难缠的烟雾,无论如何挥之不去。

    也许因为,这不只是梦,是事实,活生生、血淋淋的事实。

    “你还好吧?”我想浮游在一个虚拟的时空里,直到一个声音把我唤醒。

    我扭过头,是那个在路上和我搭讪的男生,现在正坐在我旁边。我惊恐的睁大眼睛微微张了张嘴,却只艰难地吐出一句:“你怎么在这儿?”

    他有些尴尬,挠了挠头发,小声地说:“刚才在路上看见你精神恍惚,不放心就跟了过来,你才跌进家门就倒在沙发上,没锁门,我怕你有事,便自己留了下来。”他顿了顿,“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不再说话,看着天花板发呆。

    “你脸色有些差,生病了吗?”他伸过手想要试探我的额头。我本能的躲开,却没有说话。

    “别怕,我想看看你有没有发烧。”他放下手解释道。

    我依旧只是摇头,我不想说话,不敢说话,我怕说多了,眼泪又会不争气地滚下来,像用烂的水龙头一样,不知收敛。


    “呃··· ···那我走了,自己小心一点。”他提起自己的包,起身要走。

    我点点头,等他离开,便用力关上了门,门板和门框撞击,发出巨大的响声,连窗子都不满发出抱怨。

    坐回沙发里,轻轻吁了一口气,又想起刚才。刚才,要不是李子澄,我还醒不过来对吧?若不是他一再说话,我一定又会以为是幻听对吧?

    好像,我又做那个梦了,梦到那流血的事实。那天的事,就像恐怖电影一样,,不停回放,冲击着大脑。

    那个梦是什么?

    那天,我被那个恶心的身影抱着离开,舒醇却没有来救我,我眼睁睁看着他越走越远,直至消失不见。

    第二天当我醒来,却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宛若初生。我慌忙掀开被子,刺入眼睛的就是那苍白的肌肤和床单上晕染开的一大片血迹。

    我将颤抖的手指伸向这朵血红色的玫瑰,粘稠的、**的,带着血味的腥甜,有婴孩新生的气息。

    泪水一颗颗打落在手背,滚滚的烫,剔透的不像话。

    我咬紧牙齿,匆忙穿好衣服,夺门而逃。

    我希望,这只是一个梦,哪怕是一个噩梦也足矣。可它却真实的可怕,真实的每个梦境都异常清晰。

    胃里一阵难受,我扑到卫生间吐了起来。

    事情明明已经过了四天,为何这感觉还如此强烈,难道是身体里真的长出了一根刺,刺痛着某个最易痛的位置。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chapter3”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chapter3』终于,胃里似乎已经空空的,我拧开~,将那些污秽物~走。用凉~泼打在自己的脸~,然后抬头审视镜子里的自己。~的我如此苍白,面临憔悴,颈~的锁骨就像两支弯曲的牛角,显得有些突兀。这就是我,多讽~的一张面孔~!双~中已经捧了~的~,正在往外溢。我勾了勾~角,将~中的~往对面的自己~洒去。 沈悦悦,我恨你,恨你的~弱,恨你的天真。 踉跄走出卫生间,又窝~了沙发里。~~
     >> 阅读第3章 chapter3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