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带刺的时光》·第3章 chapter3


    终于,胃里似乎已经空空的,我拧开水,将那些污秽物冲走。用凉水泼打在自己的脸上,然后抬头审视镜子里的自己。里面的我如此苍白,面临憔悴,颈下的锁骨就像两支弯曲的牛角,显得有些突兀。这就是我,多讽刺的一张面孔啊!双手中已经捧了满满的水,正在往外溢。我勾了勾嘴角,将手中的水往对面的自己狠狠洒去。

    沈悦悦,我恨你,恨你的软弱,恨你的天真。

    踉跄走出卫生间,又窝进了沙发里。窗外的雨下得更密集了,像是要把这个世界洗刷得透彻一样。

    我眯了眯眼睛,看着灰蒙蒙的天。

    脏了的,是洗不干净的。

    四天前,当我终于回到自己的家里,脸上的泪已风干成痕。我发疯一样冲进浴室,任凭温热的水流经自己身体的每一寸。我想要将它洗净,想要将它洗回从前。可是终于,我意识到,脏了的,是洗不干净的。

    我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我,或许,从早上醒来那一刻起,我已经是一个脏兮兮的女孩,一个连自己都唾弃、嫌恶地女孩。

    一个脏到洗不干净的布偶,谁还愿意去碰。他丢弃我,就像一个小孩丢弃一个脏掉的布偶一样,没有怜悯,没有疼惜。唯一留下的,只有满心的厌恶和鄙夷。

    “你怎么变这样,怎么这么··· ····”

    他的声音又在耳旁响起来,似乎每一个字都清晰在侧。

    那天,当我从浴室出来,听到电话震动的声音,屏幕上闪闪发亮的是他的名字。我用颤抖的手接起电话,电话那头是他均匀的呼吸声。

    “喂。”我的声音有些嘶哑。

    ——“要不要见面,我在学校门口等你。”他的声音也有些疲惫。


    “嗯。”我忍住眼泪,他终于肯见我了。

    我突然记起,我今天没去学校。

    等我终于到学校门口,远远便看到他的身影,我赶忙跑上去。他看到我从学校反方向跑来显得有些诧异。我低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怎么没上学?”他口气淡淡的问,却像带刺的锤子一样,重重砸在心口,瞬间千疮百孔,血流不止。

    怎么没来上学啊?

    这个问题忽然间变得那么犀利,像刺一样尖锐。我怎要么回答,我该怎么回答。

    我深深低着头,喉间就像被石头哽住一般,吐不出只字片语。

    “说啊。”他的语气有些不耐烦。

    我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我怕我才开口就会泪流不止。

    “呵,难道你和他已经··· ···”他的语调出奇的平静。

    我能感觉睫毛在剧烈的颤抖,随之而来的,是那不争气的眼泪。就这样,我试图抹去的不堪,被他轻轻一挑,全部浮上心头,像锐刺一样,扎的整个身体生生的疼。

    “我没有猜错对吧。”他用陈述句的语气向我求证。我知道,解释是无用的。

    我猛一抬头,颤抖着声音,用尽全部力气却只说出两个字:“不是。”听到自己的声音,泪水更加汹涌,一颗尚未落地又紧跟下一颗。

    “果然。”他语调依旧平静,却像给我判了死刑。突然间,他提高声音:“你怎么变这样,怎么这么··· ···”


    下贱。

    他最终没有说出那两个字,我却透过了朦胧的泪眼,将他的口型看得分外清楚。

    我下贱?我变成这样拜谁所赐?如果昨天,当你听见我的声音后,可以把我带走,我还会变成这样吗?一股怨恨从心底莫名而生。

    而这些话,我却始终没有说出口。

    他转身要走,只留给了我一个字:滚!

    滚?!滚开你身边,还是滚出你的世界!

    为什么,当你说出这个字时,转身的是你,难道就连最后的离开,也要我看着你的背影。

    我伸手抓住他的衣袖,他偏过头,红着眼睛,一脸愤怒:“解释啊!为什么不解释?”随即嘴角一挑,“无话可说吗?”

    我拼命摇头,努力张开嘴,用尽全力,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我早已泣不成声。

    我怎么解释,难道说因为你无缘由的生疏,我才到酒吧找你。只为见你一面,我便把自己双手奉上吗?

    这是谁的罪过?这究竟是谁的错?

    终于,他抬手将我的手扫落,从此,将我扫出他的世界。

    我从回忆中醒来,轻轻呼了口气。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再也没什么了。

    我曾想过我们的结局,快乐的,悲伤的,却从未想过是这般的痛彻心扉,如此绝望。

    我从冰箱里抬出一些粥,拿到厨房,准备吃饭。

    早已流不出眼泪,那天下午,一个人,我已经掉完了我所认为的此生所有的眼泪。

    锅中的粥散发出阵阵清香,有着小米淳淳的味道。

    也许因为粥太香,所以才把另一个人勾进了脑海。

    曾经,他也在我生病的时候煮过这样的小米粥,而如今却是我一个人站在搅动着手里的勺子,再无另一人的身影。

    舒醇,那个人,那些事,那些时光,似乎已经呼啸而去,离我好远好远。宛如这辈子忽然忆起前生的事。有些陌生,有些真实,却终究只能当做一个回忆,一个幻觉。

    突然,手指一阵刺痛,粥从锅中溢了出来,烫到了锅边的手。我赶忙用凉水冲洗,可痛觉始终太清晰。

    痛,要怎样抚平?如果回到最初的原点,如果我可以选择不爱你,那么,后来的泪如泉涌是不是就不存在。我们仍然可以一起高歌,一起大笑,一起肩并肩一直走下去?

    “白痴!滚!”耳边又响起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我打了一个寒颤,又是幻听。

    我害怕,为什么会这样子?

    如果我真的是一个肮脏的布偶。那么舒醇,你有什么资格讨厌我,嫌弃我?是谁让我变成这个样子!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chapter4”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chapter4』又是一个早晨,窗外又是淅淅沥沥的小雨。我有些不喜欢这种~雨绵绵的天气。我像往常一样,一个人向学校走去。 大街~的人来来往往,三五成群的走在一块儿,而我,宛如一个不合时宜的人被抹~了一层灰黑色的~彩,放在五颜六色的人群中,显得突兀显眼。 “沈悦悦!”走在学校小路~,听见有人~我的名字。 我回头,是一个有几分面~的~生,我确定我见过他,却不记得他是谁。~~
     >> 阅读第4章 chapter4 | 返回小说目录